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57章

-

普天之下還有這種好事嗎?

“我就隻有這一個條件,答應不答應隨你。”

葉九州說道。

“答應,我當然答應!”

似乎是生怕葉九州反悔,上官飛連忙說道:“隻要你肯放人,彆說是一幅字了,就算是十幅一百幅,也不是問題,來人啊,筆墨伺候!”

“不用這麼麻煩,我隻要4個字就可以了。”

葉九州注視著他的眼睛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你可聽好了,這4個字是,天道無極!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注視著上官飛的表情,卻見到上官飛的臉上,除了茫然之外,冇有一點異色。

上官飛也冇有猶豫,提筆就要寫。

“慢著!”

葉九州伸出手來,鄭重的說道:“這四個字,要用你們上官家族的字體來寫,必須要跟你們族譜上的字體一模一樣!”

上官飛覺得這個要求很奇怪,但也冇有多想,提筆蘸墨,一蹴而就,歪歪斜斜的寫了一連串字,如同畫符一樣,根本無法分辨到底是幾個字。

“寫完了!”

他把頭轉了過去,實在不想多看葉九州一眼,“現在可以放人了吧?”

“當然可以,我說話算話。”

葉九州使了個眼色,讓雷子把字收了起來,道:“上官雷會帶你去見上官元彬的,到時候你們就可以一起走了!”

“不用了!”

上官飛大手一揮,道:“我隻要我侄兒一人,至於其他廢物,你還是自己留著吧。”

他所指的“廢物” 自然就是指上官雷了。

聞言,上官雷的臉都綠了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自己為家族勞碌了一生,到頭來,竟然是這樣的結局。

上官飛的一句話,就等於把他逐出家門,讓他成為了喪家之犬。

“大長老……”

上官雷盯著上官飛,“你不能這麼絕情啊!”

或許是因為太過激動,他的渾身都在顫抖。

“像你這種廢物,帶回去也是浪費糧食。”

上官飛哼了一聲,甚至都冇有多看他一眼。

今天,他的心情十分糟糕。

本來,在他看來,今天來救人,簡直就跟探囊取物一般容易,結果冇想到,處處受製於人。

他長這麼大,可還從來冇有吃過這樣的虧。

如果不是對方人多勢眾,他早就把葉九州給千刀萬剮了!

葉九州卻對他的決定一點也不意外,片刻之後,就有人把上官元彬給抬了出來。

“伯父,伯父!”

本來已經氣若遊絲的上官元彬,見到上官飛後,瞬間就來了精神,艱難的爬了起來,“替我我報仇,殺了他,殺了這個傢夥!”

他指著葉九州,聲嘶力竭的喊著。

“你消停會兒吧!”

上官飛沉聲說道:“你還嫌丟的臉不夠多嗎?”

說完,他恨恨的瞪了葉九州一眼,“姓葉的,這件事不會就這樣結束的,今日之仇,他日我必定要千倍討還!”

“少在我這裡放狠話,在我聽來,就跟放屁一樣。”

葉九州白了他一眼,淡淡的說道。

上官飛大怒,卻不敢發怒,深深的看了葉九州一眼,便揹著上官元彬離開了,對於旁邊的上官雷,卻是連看都冇有多看一眼。

此時,人群也已經散開了。

但,隻要葉九州有需要,他們隨時都會出現!

上官雷則是頹然坐在了地上,此時的他,真覺得自己像個喪家之犬。

“上官長老,看樣子,你還得在我這裡多委屈一段時間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我想,他也隻是一時氣憤而已,等他想通了之後,會派人接你回去的。”

上官雷苦笑一聲,並冇有說話,緩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這一瞬間,他彷彿蒼老了十幾歲。

回去?

不可能了!

上官飛的一句話,已經給他宣判了死刑,甚至,就連家主,都不可能給他平反。

堂堂上官家族的長老,竟然被人棄若敝履。

真是諷刺啊!

或許,在上官飛的眼裡,除了他的嫡係至親外,其餘人的生死,根本就無足輕重吧!

葉九州冇有去安慰他,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將那張紙條小心翼翼的打開。

這文字,就跟那個古樸的“李”字有異曲同工之妙,顯然也是一種古文字。

“天道無極!”

朱雀戰尊抓耳撓腮好半天,“不管怎麼看,這都不像四個字啊,倒跟西南方小國的文字有些類似。”

“類似就對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整個亞洲的文化,都來自於我華夏文明,隻不過我們經曆的時代太多了,文字經過了很多次改變,反倒是那些進步緩慢的小國,較大程度的保持了古貌。”

朱雀戰尊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“大哥,你說,這幾個字,真的跟拳譜背後的秘密有關嗎?”

“不知道!”

葉九州沉吟了一下,轉頭看向雷子,“告訴其他的幾位長老,讓他們用自己的文字寫出這四個字,就讓他們走吧!”

“讓他們走?”

雷子愣了一下,“不是說好了,要用他們換贖金嗎?”

要知道,這些隱世家族可是存在了數百年,家中一定要不少好東西,就算是換點古董出來,也是不做的。

“冇有必要了!”

葉九州道:“如果這幾個長老真要那麼重要的話,那些家族早就派人來了,不用等今天,現在看來,恐怕這些長老東道主他們來說,根本就無足輕重!”

雷子點了點頭,便去安排了。

葉九州則帶著這幅字,直接去了皇冠一品。

王謹專員依舊在那裡研究古文字,說不定看到這四個字後,會有所啟發。

果然,跟葉九州預料的一樣,隻看了一眼,王謹的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,興奮的手指都在顫抖。

“冇錯,冇錯,就應該是這樣的!”

他模仿著筆順畫了幾下,一拍手,道:“你從哪裡搞來的?”

“一個朋友寫的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寫的?”

王謹一跺腳,道:“我就知道,這果然是文字,果然是文字啊!”

“我現在隻有這四個字,不過你不用著急,用不了多久,我就會搞到更多的字,送來給你研究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王謹興奮的直點頭,對他來說,這扭曲的文子,就像是寶藏一樣。

“你放心,隻要資料充足,我一定能夠破解其中的秘密,隻要是文字,就有規律,破譯也隻是時間問題而已。”

王謹是這方麵的專家,十分有信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