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59章

-

另一邊,上官元彬跟上官飛也已經回到了棋盤山。

“伯父,這個仇,我們可不能忘記啊!”

上官元彬雙手殘廢,膝蓋被打碎,可以說是遍體鱗傷。

想到過去幾天的經曆,好像自己做了個噩夢一樣。

尤其是雷子……

一想到那張臉,他還會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。

見到上官飛冇有說話,他更加急了,幾乎是哭著說道:“伯父,你跟我父親可是親兄弟,他去世之前,是怎麼囑咐你的?難道您忘記了嗎?如今我成了這副模樣,將來你怎麼向我九泉之下的父母解釋?”

“不用再說了!”

上官飛一拍桌子,道:“此恥不雪,我誓不為人!”

侄子的仇,隻是一方麵,真正讓他氣憤的,是此次去濱海,被葉九州狠狠壓了一頭。

這口氣如果不出,他這輩子都不會再睡一個好覺了。

竟然仗著人多勢眾,逼著自己低頭!

實在是豈有此理!

上官飛深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你一五一十的告訴我,究竟是怎麼回事,你們明知道濱海有貓膩,為什麼還主動送上門去!”

八大世家的人全部折戟!

這亙古未有之事啊!

“是李家!”

上官元彬道:“是古槐放出來的訊息,說葉九州的手上至少有五頁拳譜,讓我聯合其他家族,一起去登門奪譜!”

他越說越是生氣,自己之所以落到今天這般田地,卻是古槐一句話給害的。

“李古槐!”

上官飛瞳孔一縮……

“冇錯,不止是李古槐,還有李元。”

上官元彬道:“我們七大世家的人全部被囚禁,唯有李元一人被放了,難道您不覺得奇怪嗎?這口氣,咱們可不能就這麼嚥下去啊!”

此時向來,最近發生的每一件事,都跟李家有關。

如果不是有古槐牽頭,他們這幫人,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自投羅網。

更加不會被葉九州按在地上狠狠摩擦。

“這李家,肚子裡的壞水,憋了可不是一天兩天了!”

上官元彬道:“我想,李元也未必真的跟葉九州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,多半是想借住他的勢力,打壓我們其他的七大世家!”

恨屋及烏,他痛恨葉九州,順帶著連李家也恨上了。

見到上官飛半天說話,他急了,連忙說道:“伯父,您就算不為我報仇,也該為葉九州手上的拳譜想想啊,據我所知,手上至少還有五頁!”

“閉嘴!”

上官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對於八大世家來說,拳譜固然重要,但是臉麵同樣重要啊。

而他,上官飛,身為上官家族的大長老,親自出馬,還在濱海吃了虧,可以說丟臉丟到家了。

彆人每提一句葉九州,他都感覺像是在扇自己一個耳光。

“你先休息吧,這筆賬,我會找葉九州還有李家算的!”

上官飛說完,便離開了。

休息?

談何容易啊!

上官元彬感覺自己身上的每一個傷口都在痛,每痛一下,他對葉九州的恨意就會濃上一些。

“葉九州葉九州!李元李元!”

他狠狠握拳,目光彷彿要吃人一樣。

另一邊。

李家,後山。

這裡是一塊禁地,方圓數十裡都是參天的古木,向來人跡罕至。

中央一顆梧桐樹,遠比其他樹木要粗壯,十幾個的漢手拉手,都未必能夠將其抱住。

樹心已經空了,正有兩位頭髮稀疏的老者,麵朝裡而坐,就像兩座泥雕一樣一動不動,不知道在這裡坐了多久。

李元就跪在樹前不遠的地方,神態拘謹。

“這件事都怪我不好,冇有處理妥當。”

李元道:“現在我回來了,但其他世家的人還留在濱海,我不敢擅自做主,還請老祖宗示下!”

“你纔是李家之主,怎麼連這點小事都無法做主嗎?”

右邊之人率先開口,聲音十分古怪,彷彿幾十年都不曾張過嘴一樣。

李元冇有說話,而是望向了左邊一人。

左邊的老者卻根本冇有留心二人的對話,一門心思全都放在了手上的那頁拳譜上。

“老祖……”

“不用再說了,你自己看著辦吧,如果這點小事都要打擾我們坐禪,那你這個家主之位,恐怕也就不你長遠了。”

聞言,李元的心裡也是一哆嗦。

冇錯,他的確是李家之主,可是如果老祖宗發話,隨時都能換掉他。

沉吟了一下,他這才說道:“老祖,這可不是小事啊,其他的七家,已經對我有見疑之心,都懷疑我跟葉九州有什麼勾結,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的話,我擔心他們七家興師動眾的來找麻煩。”

李家固然厲害,但也絕對不是其餘七家聯手的對手。

這是他眼下最擔心的事情。

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陷李家於萬劫不複之境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他纔來請示兩位老祖。

兩位老祖,是李元的叔叔輩,分為太上長老,在李家有著絕對的話語權。

退一步想,就算是其餘七家不跟李家為難,隻要聯手排擠,李家的未來也不好過。

說不定,還會被擠出八大世家的行列。

“你太杞人憂天了!”

兩位太上長老互相看了一眼,都是忍不住一笑,“給他們一百個膽子,他們也不敢。”

“這可未必啊。”

李元憂心道:“他們如果真想跟我們作對,可以找出一百個理由,當初,青鬆就曾私自下山尋找拳譜,這可是違反規定的事情啊!”

一想到青鬆,他就怒不可遏!

“青山,嘿嘿!”

第一太上長老大笑一聲,道:“他不是私自辦事,而是我授意的。”

聞言,李元顯然吃了一驚。

青鬆是二位太上長老的人?

他私自下山尋找拳譜,也是二位太上長老安排的?

“這……”

李元張了張嘴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有些事,不方便明做,卻不能不做,包括徐禪師,也是我們有意而為。”

太上長老道:“這個徐禪師的確有些本事,似乎是洞察到了什麼,還好,他已經死了,否則的話,我也不會放過他的。”

他的語氣很輕,但殺意凜然。

李元抿了抿嘴唇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