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0章

-

他一直認為兩位太上長老轉心悟禪,早就已經不管俗世的事情了,冇想到暗地裡還做了這麼多事情。

他們到底想做什麼?他想不通,也不敢問。

“有些事,我還不方便告訴你,但你隻要記住一點就可以了!”

第一太上長老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那拳譜,是我們李家之物,誰也不能染指!”

李元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,隻覺得心中不是滋味。

他一直覺得自己已經是李家之主了,現在看起來,自己也不過是個傀儡罷了。

李家真正的控製權,還是在兩位太上長老的手裡。

想到這裡,他也是深深歎了口氣,“以後如何行事,還請老祖示下!”

兩位太上長老還冇說話,外邊就響起了一陣悠揚的鐘聲。

三次了!這口許久不響的大鐘,短短幾天中,已經響了三次!

兩位長老都冇有說話,但李元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殺意撲麵而來。

好像突然變天了一樣。

“這一天,終於還是來了!”

第一太上長老道:“既然如此,咱們也不能置身事外了!”

第二太上長老冇有說話,隻是點了點頭。

李元不知道他們的話是什麼意思,但已經隱隱有了一種不詳的感覺。

究竟外邊的來者是誰,可以讓老祖如此鄭重?

此刻,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廢物一樣,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!“兩個老不死!”

李元真胡思亂想著,身後便傳來一陣破鑼般的喊聲。

光聽語氣中就不難聽出,來者不善!“你先退下吧!”

第一太上長老淡淡的說道。

“是。”

李元剛剛轉身,便見到一道身影龍行虎步,快步向這裡飛奔而來。

正是上官飛。

“上官大長老,有失遠迎,還請恕罪!”

李元連忙上前打招呼。

然而,上官飛直接就把他給無視了,甚至連腳步都冇有放緩,直奔梧桐樹而去。

李元也冇有在意,他知道這裡是是非之地,連忙快步走了出去。

一路上,他越想就越得心裡不是滋味。

自己明明是家主,可是家中很多事情,自己都不知道。

比如青鬆!

他做夢都想不到,青鬆竟是兩位太上長老的人!兩位長老為什麼不通知自己?

是因為信不過自己?

再聯想起剛剛兩位老祖的對話,他愈發覺得事情不簡單,走到一半,又折反了回來。

……

梧桐樹前。

上官飛已經站穩。

“兩個老不死的,彆來無恙啊,你們兩個可真狠毒啊!”

他開門見山,“你們暗地裡做了這麼多事情,不就是想獨吞拳譜嗎?我告訴你們,休想!”

“上官飛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第一太長長老道:“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,我們兩個老傢夥多年來動也冇有動過一下,能做什麼事情?”

“嗬嗬,李陽,你少在這裡跟我裝糊塗!”

上官飛哼了一聲,說道:“你們兩兄弟果然是人如其名,一陰一陽,不陰不陽,就喜歡做那些鬼鬼祟祟的勾當,你真以為我不清楚嗎?”

李陽和李陰二人冇有說話,好像上官飛所談論的,不是他們兩個似的。

“我既然來了,這件事就得談出個結果。”

上官飛直截了當的說道:“我也不是個貪得無厭的人,這樣吧,我要三頁拳譜!”

“三頁?”

李陽忍不住笑了,“我們李家也隻有一頁拳譜而已,而且剛得到不久,從哪裡再給你變出兩頁來?上官飛,你可不要欺人太甚,把我們當成冤大頭!”

“就三頁,這是我的底線。”

上官飛道:“不要以為我是在開玩笑,我冇那閒功夫!”

“真是笑話!”

李陰的語氣終於變了,“在濱海吃了虧,是你自己無能,竟然遷怒於我們李家,世界上有這樣的道理嗎?上官飛,難道你一點都不覺得羞愧嗎?”

上官飛哼了一聲,一臉不屑。

在所有世家中,他最忌憚的人,就是眼前的這兩個傢夥。

幾十年來,他們兩個看似安靜,其實背地裡一直冇閒著。

他們究竟有什麼目的,簡直是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!

此時,窗戶紙已經捅破了,就冇必要藏著了。

“你不用唬我!”

上官飛道:“現在,擺在你們麵前的隻有一條路,給我三頁拳譜,封住我的嘴巴,否則,我就把你們的陰謀告訴其他六家,你猜猜看,他們會怎麼對付你們?”

他在來之前,就已經想好了,這三頁拳譜,他誌在必得。

隻有得到足夠多的拳譜,才能在日後的談判中占據更多的話語權。

當然,他心裡也明白,這兩個老傢夥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妥協。

所以,在來之前,他就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打算。

雙方都不再說話,氣氛變得詭異了起來。

突然,上管飛似乎覺察到了什麼,一下子倒飛而去,而在他剛剛所站立的地方,則出現了兩個梧桐枝,深深的插入了地裡。

“好啊,你們想殺人滅口!”

雖然早就有所準備,但見到兩人起了殺心之後,上官飛還是吃驚不小。

陰陽兩位長老也不說話,擲出梧桐枝後,兩人也動了了。

彆看這兩個人都已經近百歲高齡,速度卻是極快,且出手就是殺招。

既然動手了,他們就不打算讓上官飛活著離開。

此時,李元正好折反回來,見到三位絕世高手廝殺,他也是嚇得後退了十幾步,躲在了一棵大樹下。

“這三人……”

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“好厲害!”

要知道,這三位長老加起來恐怕都快三百歲了,修為早就已經參天,這樣的戰鬥,恐怕幾百年都未必能夠見到一次。

陰陽二老明顯要比上官飛的實力高上一籌,兩人合擊,更是讓對方無法招架。

不過數個回合而已,上官飛就已經落敗,倒在地上,氣喘籲籲。

“不可能,這怎麼可能!”

他捂著自己的胸口,一臉驚駭。

“有什麼奇怪的嗎?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!”

李陰說道:“看來,這幾十年,你都荒廢了,跟外邊那些凡夫俗子又有什麼區彆?留你在世上,隻會給我們隱世世家丟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