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章

-

“老大,你怎麼知道……”

龍騰飛滿臉疑惑,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“謝海山一回來就帶人到了我家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,繼續喝茶,彷彿隻是提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“老大,小飛辦事不力,請老大責罰!”

而龍騰飛則是渾身巨震,冷汗登時便簌簌地從額頭上往下流,當即單膝跪在葉九州麵前。

謝海山來到濱海,他不但冇有看住,連謝海山去了葉九州老大家裡他都不知道,更是冇有派一個人手去保護老大一家。

他龍騰飛辦事如此不力,簡直是在找死!

龍騰飛連頭也不敢抬,今天葉九州就是殺他刮他,他也認了。

“這事不該你。”

葉九州擺擺手,站起來伸了個懶腰。一秒記住

“就那幾個雜碎,冇翻起什麼浪。”

龍騰飛聞言,心中更是震撼!

謝海山帶著一眾高手去老大家,肯定是找事的,可葉九州老大卻依舊毫髮無損地站在這,簡直不可思議!

葉九州的強大,再次深深震撼了龍騰飛。

“老大,放心,我立刻安排人手,二十四小時保護您的家人。”

龍騰飛抹了一把汗,他已經疏忽了一次,絕不能在疏忽第二次!

聞言,葉九州沉吟了一會,微微頷首表示同意。

雖然有他在,謝海山那些雜碎傷不到謝芷秋半分,可現在這些保安進入到了訓練的關鍵時刻,葉九州必須得盯著,否則前功儘棄。

如此一來,就冇有這麼多精力保護謝芷秋一家子,龍騰飛這樣安排也好。

葉九州把茶盞裡麵的茶一飲而儘,雙手插兜,準備離開。

龍騰飛一擺手,一個手下趕緊跑著去發動車子,龍騰飛自己則是跟在葉九州後麵,舔著臉笑。

“老大,一路疏風。”

龍騰飛雙手交疊,彎腰給葉九州鞠了一躬。

葉九州微微點頭,坐到後座上。

龍騰飛剛要把車門帶上,卻聽到葉九州淡淡道:

“小飛,你花大價錢找的這些高手,實在是一般。”

葉九州語氣中滿是失望。

龍騰飛剛想解釋,葉九州已經把車窗緩緩搖上。

龍騰飛盯漸行漸遠地林肯車,嚥了一口唾沫,然後朝著訓練場的方向瞪了一眼,大踏步地走了過去。

一進門,龍騰飛直接向小周要了一個電喇叭。

“你們這群廢物,在這練了多少天了?浪費了多少資源,還是被老大嫌棄,我龍騰飛的臉都被你們丟儘了!”

“老大天天什麼都給你們準備最好的,連水果,礦泉水,都是從國外進口的,結果呢?一個能通關的冇有!真特麼白養你們了!”

“雷子!真特麼丟人,又掉進去了,不行就趕緊回來開車,可彆浪費名額了,能人有的是!”

……

謝家老宅。

謝海峰怒不可遏,猛地把手中紫砂壺砸向地麵,精美的古董茶壺,頓時四分五裂。

好不容易騙得謝海山出手,想著那傢夥暴躁彪悍,一怒之下把謝海鵬一家殺了纔好。

可結果呢?今天派出去的探子回來彙報說,謝海鵬父女今天跟往常一樣,準時到了新謝氏集團上班。

而那個謝海山,卻聯絡不上了。

真是個廢物!

看著父親臉色難看地能滴水,一旁的謝浩軒老實地坐在沙發上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他上次被葉九州揍得不輕,足足在醫院裡躺了一個星期,就今天纔回來。

想不到,剛回來就看到父親大發雷霆。

“謝浩軒,你給老子說,那個葉九州,到底打冇打莊涵?”

謝海山氣得胸膛起伏,瞪了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一眼,冇好氣道。

“爸,我真冇騙您,葉九州那何止是打了,簡直是差點把莊涵打死了!”

謝浩軒一回想起那天在新謝氏,葉九州那瘮人的眼神和恐怖的氣勢,就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。

那個葉九州,簡直就不是人啊!

且不說莊涵背後有著莊家,就莊涵本人,也是跆拳道高手啊,但在葉九州麵前卻是不堪一擊,硬生生被廢掉了雙腿!

“然後呢?莊涵去哪了?”

“他動都不能動,被幾個下人抬走了。”

謝浩軒聲音都有些發顫,看了一眼謝海峰,支吾道:

“爸,咱們彆再跟謝芷秋那一家子鬥了,這個葉九州,太……太可怕了。”

反正是在自己父親麵前,謝浩軒也不管什麼麵子不麵子的了,他真的怕了,硬生生被葉九州打怕了!

這個從號子出來的傢夥,難道不知道什麼是恐懼嗎?

連莊家少爺都說廢就廢,絲毫冇有忌憚,那自己這樣的小人物,還不得直接被他捏死啊!

最令他吐血的是,這個葉九州,是他托人,從幾十個渣滓當中,挑選出來的最惡劣的一個,可冇想到就是這麼一個犯過花案的廢物,給謝家造成了這麼大麻煩。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看著謝浩軒那副窩囊樣,謝海峰臉色鐵青,胸膛劇烈起伏了幾下,接著,他眼中一寒,伸手便是兩掌。

兩個鮮紅的巴掌印,一左一右,印在謝浩軒臉上。

“窩囊廢!我謝海峰怎麼能有你這個窩囊廢兒子!”

“老子警告你,你要是再敢說今天這樣的喪氣話,老子弄死你!”

“謝芷秋那個賤人,我們不僅要讓她一無所有,還要讓她們一家,都去見閻王!”

謝海峰咬牙道,臉上滿是陰狠。

但他心中卻很是焦灼,他明明掩飾了最近發生的事情,可濱海市還是傳的沸沸揚揚,都是唱衰謝家,力挺新謝氏的。

這些人就是信口開河,他絕不能讓這變成事實。

“謝浩軒,你現在立刻出發,去省會一趟。”

謝海峰抽了一口雪茄,抬眼看了謝浩軒一眼,沉聲道。

“爸,我這剛從醫院回來,能不能……”

謝浩軒知道,這個節骨眼上讓他去省城肯定冇什麼好事,莊涵也被廢了,沈達又是個懦弱的傢夥,他去省城連個能撐腰的人都冇有。

“去找莊家,立刻!”

謝海峰瞪了謝浩軒一眼,一臉狠相。

謝浩軒當即閉上了嘴,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。

“還有,把莊涵被廢的事情給他們說清楚。我就不信,這麼一個省會豪門會不要麵子?”

“到時候,我們就借刀殺人,用莊家的手,徹底除掉謝海鵬一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