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2章

-

拳古中,氣氛有些古怪,所有弟子都在交頭接耳。

“師父,你總算來了!”

李鐸連忙迎了過來,道:“你看,昨天才離開的幾位長老,回來了三個,一個個垂頭喪氣的,問他們什麼話,誰都不說,好像是有什麼心事。”

他覺得有些奇妙,這些人明明已經恢複自由了,不回家好好享福,無端的,怎麼又來到濱海了?

難道是這裡的日子太好,有點樂不思蜀了?“館主來了!”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剛纔還垂頭喪氣的幾位長老瞬間來了精神,連忙湧了過來,二話不說,就整齊的跪在了葉九州麵前。

此時,他們的樣子哪裡還像是一位長老了,分明就是就個做錯了事的小孩!

拳館中的所有人都吃一驚。

因為知道,這幾位可都是隱世世家的長老啊,位高權重,怎麼會突然下跪呢?

男兒膝下有黃金啊,更何況他是他們了。

這一跪,豈不是讓八大世家顏麵掃地?

“幾位長老。”

葉九州向旁邊一閃,不受這一拜,淡淡的問道:“你們這是何意,如此大禮,我擔當不起啊!”

他也有些吃驚。

經過幾天的相處之後,他已經看出了這幾位的為人,雖然食古不化,但絕對是硬骨頭,就算是把刀子架在脖子上,他們也未必會服輸。

此時怎麼會突然下跪呢?

“葉先生,救命啊!”

諸葛長老率先張口,“請你救我們一命。”

說著,他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看起來十分委屈。

其他幾個人的聲音也都哽嚥了。

此言一出,眾人更是覺得莫名其妙。

讓葉九州救他們?這從何說起啊?

他們就算是求人幫忙,也不應該來求葉九州啊。

更何況,這幾位都是八大世家的中流砥柱,還有什麼事情,能夠讓他們害怕嗎?

“你們先站起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有什麼事情,慢慢說,不用行如此大禮。”

“是棋盤山。”

諸葛長老歎了口氣,道:“棋盤山已經大亂了,我諸葛家……”

“我諸葛家已經被滅族了!”

轟隆——

聽了這話,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腦袋裡更是嗡嗡作響。

諸葛家!八大世家之一,會被人給滅了?怎麼可能啊!“我宮良家也被滅了,我是唯一一個活口。”

“還有我楚家,我離開的時候,整個家族已經變成了白地,除了屍體,還是屍體,已經冇有一個活口了!”

楚家長老一把鼻涕一把淚,早就已經泣不成聲。

原來,他們回到家的時候,家族就已經被人給襲擊過了,幾乎冇有留下活口,倖存的人,也不知道去了哪裡。

他們在路上,也受到了襲擊,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傷。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李鐸道:“誰有這麼大膽子,敢到棋盤山惹事?而且以八大世家的能力,還被人弄得滅族?”

“不知道!不知道啊!”

諸葛長老渾身顫抖,“我回家的時候,家中已經冇有一個活口了,我尚在繈褓中的孫兒,也……也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他仔細查詢過四周,一個活口都冇有發現,也不家中的人是被人殺光了,還是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。

不止諸葛家族,其他的幾個家族也是一樣。

他們回到家後,第一眼見到的,都是滿目瘡痍,還有遍地屍體。

現在回想起來,他們依舊感覺到後背發涼。

那場麵,簡直如同人間煉獄一樣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聽到外邊的聲音,上官雷來不及穿衣服,便慌忙跑了出來。

“我上官家怎麼樣了?我上官家呢?”

他一把抓住諸葛長老,焦急的問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諸葛長老頹然搖了搖頭,喃喃道:“屍體,到處都是屍體!”

他連自己家族都顧不上,哪裡還有工夫,去上官家看看。

上官雷覺得大腦嗡的一聲,差點暈倒在地。

其餘的幾家都出了事,他上官家族自然也不可能獨善其身。

定了定神,他便快步向門外走去。

“你要去哪裡。”

李鐸攔住了他。

“我要回家。”

上官雷雙目通紅,“我要回家,我要查清楚怎麼回事,我要弄清楚。”

他的神智已經不太正常了。

“現在回去的話,你什麼也做不了,隻能做枉死鬼!”

諸葛長老道:“你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,現在回去又有什麼用?”

說罷,他轉頭望向葉九州,“葉先生,現在,隻有你我們了。”

“你們放心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們就暫時住下來吧,還住之前的房間。”

“不!”

幾位長老異口同聲的說道:“我們不想置身事外,隻求葉先生幫忙,替我們尋找家人,如果說世界上有一個人能夠做到,也隻有您了!”

說完,幾個人又跪了下去。

此時,葉九州是他們唯一的指望。

葉九州皺了皺眉,並冇有說話。

棋盤山外的確有他的眼線,有任何風吹草動他都能夠知曉,可是世家內部的事情,他就無從知道了。

更何況,八大世家每個都有自己的地盤,其中有幾個,葉九州甚至都不知道具體地點。

就算是讓他上山找人,也找不到啊。

“幾位長老快快請起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我是個外人,對你們的情況也不瞭解,你讓我去哪裡找人啊?”

他可不是爛好人,不會聽了彆人的兩句好話,就大包大攬。

隱世世家的高手多如牛毛,能夠在一夜之間將其全部滅掉,敵人的來頭一定不小,葉九州雖然不怕事,但也冇必要多樹強敵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幾位長老有些為難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是啊,葉九州跟他們非親非故,憑什麼要幫他們?他們也是病急亂投醫。

“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?”

諸葛長老似乎想到了什麼,鄭重的說道:“隻要葉先生不袖手旁觀,我願意把諸葛家世代相傳的手劄雙手奉手!”

“我楚家也願意!”

“還有我!”

……

幾位長老紛紛表態。

家族都冇了,要祖宗流傳下來的手劄還有什麼用?

得到那拳譜還有什麼用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