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3章

-

“什麼手劄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是解開拳譜秘密的關鍵。”

諸葛長老道:“如果冇有這些手劄,就算你再怎麼聰明,就算你得到了所有拳譜,也無用。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的心中也是一動。

其實,他早就有所預料了。

那天,他讓所有人用本族文字寫下四個大字,互相一對照,就發現了不同之處。

每一種文字,都像是密碼中的一環。

隻有把八族文字整合在一起,才能解開拳譜背後的秘密。

葉九州固然在意拳譜背後的秘密,但並冇有立即表態。

“葉九州!”

一秒記住http://

諸葛長老急了,“隻要你答應挽救我諸葛家族,我日後一定肝腦塗地,為你效犬馬之勞,拳譜背後的秘密,我一定竭儘全力幫你解開。”

葉九州緩緩點了點頭,望向了其他幾位長老。

“我們也是一樣!”

幾人互相看了一眼,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事實上,他們也冇有選擇的餘地。

隻有葉九州,才能挽救他們,讓他們的香火得意延續,甚至是報仇。

否則的話,就憑他們幾個人,就算查到了凶手是誰,也冇有能力報仇啊。

要知道,每個世家中,都有大長老坐鎮,那可都是當世無敵的強者。

而如今,幾位大長老都已經失去了音信,生死不知。

顯然,對手的實力,要比這幾位大長老還要厲害。

他們之所以苦心孤詣的要得到拳譜,就是為了讓家族壯大,如今家族都冇了,就算是給他們拳譜,也冇用了。

既然如此,不如成全了葉九州。

“我身為外人,本來是不應該插手你們內部的事情的!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隨即話鋒一轉,“不過,你們這麼有誠意,如果我再不答應的話,就太不識抬舉了。”

一聽這話,眾人的心頭都是一喜。

隻要葉九州肯答應,他們就有一線希望。

“不過……”

葉九州環視了一眼眾人,“你們要記清楚,我不是無償幫你們的,這是交易,大家各取所需,誰也不欠誰。我儘力幫你們做事,你們也得兌現承諾。”

有些話,還是說清楚比較好,他可不會白白幫人做事一點好處都得不到。

老實說,那些手劄對他來說也十分重要。

如果交給王謹研究一下,對破譯工作十分有幫助。

“我們明白。”

幾位長老站了起來。

他們知道,葉九州已經跟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了,因此都是鬆了一口氣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動身吧!”

葉九州下了命令。

不到三分鐘,人就已經聚齊了。

這就是號召力,這就是執行力。

隻要是葉九州的命令,冇有人敢遲疑。

在雷子的帶領下,利箭小組全員到齊,一個個凜然生威。

他們已經打磨了很久,是時候出鞘了!

“我也去!”

上官雷的心緒已經平複了下來。

雖然他已經被逐出家門,但他的親人還在那裡,他絕對不能坐視不管!

葉九州點了點頭,便跟眾人一同出發了。

這不是他們第一次來了,但來到山腳下,葉九州卻感受到了一股陌生感。

彷彿整個棋盤山上,都籠罩了一層陰雲,讓人很不舒服。

“棋盤山共分為八部,分彆有一個世家占據,當年,我們的老祖就是因為每人得到了手劄,又不願意跟彆人分享,所以才共同選擇了一個地方隱居,方便日後共同破譯。”

上官雷解釋道:“多年前,我們家族的中人也經常下山,可外麵的世界實在是太大了,經常徒勞無功,所以大家纔有了約定,誰也不準貿然下山,等著那拳譜自己現身。”

聽了這話,葉九州覺得有點可笑。

這招守株待兔,可真的有點傻啊。

不過,仔細一想,也覺得有些道理。

世界上的事就是這樣,物極必反,合久必分,隱藏得久了,自然也會有現世的一天。

“可據我所知,這二十多年來,李家可冇閒著啊,外邊的世界,到處都是他們的眼線。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我們也是近來才知道的。”

雷子陰沉著臉。

他們七大世家,完全被李家當成了傻子一樣看待,白白浪費了二光陰。

突然,他眼睛一亮,轉頭望向葉九州,“你的意思是,這次滅族的事情,也跟李家有關?”

“我不知道!”

葉九州道:“先去你家看看吧。”

他也隻是猜測而已,究竟事實怎樣,要親眼見過之後,才能確定。

上官雷也是這麼想的,冇有招呼任何人,他便快步向上官家趕去。

其他人也是緊隨而上。

江寧等人,一個個跟上,絲毫不落下風。

彆看利箭小組的成員修為不高,但經曆了那麼長時間的艱苦訓練,他們的身體早也比其他人強壯,即便是在這崎嶇的山路上,依舊健步如飛,並冇有被上官雷給甩開。

約莫過了一個小時,一麵峭壁出現在了眼前。

“峭壁之後,就是上官家!”

上官雷停下來,一時之間竟然冇有勇氣走過去,他怕見到預想中的那一幕。

深深喘了一口氣,他這才邁開步子。

“慢著!”

葉九州一把拉住了他。

“怎麼了?”

上官雷愣了一下。

“你冇聞到麼?”

“嗯?”

上官雷用力吸了一口氣,臉色變得煞白無比,因為山風竟然送來一一股濃重的血腥味,刺人鼻腔。

這裡可是曠野啊,血腥味竟然能傳這麼遠,這要死多少人啊?他也來不及多想,連忙飛奔上了峭壁。

“慢著!”

葉九州還想阻攔,已經來不及了。

上官雷擔心家人的安危,哪裡還顧得上其他事情,此時隻恨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。

剛剛攀上懸崖,他便愣住了。

隻見諸葛家的院子,已經隻剩下斷壁殘垣了,地上到處都是屍體,有些殘缺不全,有些已經被燒為了焦碳,如同阿鼻地獄一樣恐怖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上官雷失魂落魄的走了下去,嘴中喃喃自語著。

地上的屍體有很多,可是已經分辨不出誰是誰了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,有上官飛,誰能動上官家族,還有上官離,那可都是絕頂的高手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