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4章

-

他一路走過去,心也越沉越低,因為一路走來,他竟然冇有見到一個活口。

“咻!”

“咻!”

突然,兩道破風聲,沖天而起。

上官雷雖然失魂落魄,但依舊耳聽八方,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,連忙把頭一低。

幾乎是在同事,便有兩枚飛鏢擦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,其中一枚,劃破了他的皮膚。

他轉頭一看,隻見一道黑影正邁過高牆,遠遁而去。

“給我站住!”

上官雷大吼一聲,也顧不上身體的傷痛,便急追而去。

可等他翻上高牆,舉目四望,哪裡有半個人影!

“可惡!可惡啊!”

他用力扇了自己一個耳光。

那個人,明顯就是凶手,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,竟然把他們給放走了!

他跪在了地上,恨不得以死謝罪。

就在這時,頭頂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。

他愣了一下,連忙後退一般,幾乎是在同時,便有一個黑影落在了他的腳下,雙腿已經被人打斷了,此時正在地上打過一段。

“這人就交給你審問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上官雷一喜,馬上扼住了其中一人的喉嚨,“你們是什麼人?為何要殺我一家老小?”

“嘿嘿,嘿嘿!”

那人也不說話,隻是不停的冷笑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上官雷心情煩躁,哪有時間跟他磨蹭,拳頭如同雨點一樣打在了他的胸口,肋骨不知道被捶斷了多少根。

似乎是被他暴怒的樣子給嚇到了,那黑衣人的臉色也是一變。

“你最好從實招來,否則的話,我連自殺的機會都不會留給你。”

上官雷雙目通紅,幾乎要滴下血來。

“李……是李家!”

黑衣人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李家!

果然是李家!

雖然早就有預感,但上官雷的手還是顫抖了一下。

“是古槐上人,他說……”

“哢嚓!”

不等他說完,上官雷就捏斷了他的喉嚨。

不管是古槐還是李元,隻要知道是李家人,就足夠了。

“好你個李元,好你個李家!”

其他的幾位長老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一個個都快氣炸了。

他們做夢都想不到,這一切竟全部是李家下的毒手。

“同樣是八代世家,實力不是應該相當吧?李家哪來這麼大本事,可以一舉滅掉其餘七家?”

雷子問道。

“如果……”

李鐸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如果是陰陽二老同時出手,就有這個可能。”

“陰陽二老?”

“就是李家的二位太上長老。”

上官雷似乎想到了什麼,頓時一握拳。

“是啊,李陰,李陽,一個擅長橫練功夫,一個擅長機關銷器,而且二人的實力,都是不俗。”

他們所設計的極關銷器可跟尋常的陷井不一樣,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火柴合,李陰都能在裡邊佈置二十種機關,一旦觸發,任你修為再高,也無法躲避。

而且,每種機關上,必有中毒,沾者即死!

“無恥!”

諸葛長老狠聲說道:“李家淨是一些卑鄙無恥的傢夥。”

他恨李家的人,順帶著把李鐸也恨上了,而他,也冇有掩飾自己的殺意。

“注意你的目光!”

雷子直接擋在了李鐸麵前,冷冷的說道:“這是我的兄弟,你想對他下手,先掂量一下自己。”

聞言,李鐸心中一暖。

以前在李家,可從來冇有人像雷子這樣挺他啊。

諸葛長老冇有說話,不過恨意卻冇有意思減少,一拳下去,直接將旁邊的高牆打出了一個窟窿。

“李元!”

上官雷一言不發,舔了舔嘴唇,便向李家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不用他招呼,其他幾位長老也緊隨其後。

既然知道了凶手,他們自然不可能就這樣作罷。

“大哥。”

雷子回頭看了葉九州一眼,“他們這樣去,不是白白送死嗎?我們怎麼辦?”

在他看來,為了自己的兄弟,當然可以赴湯蹈火,可是八大世家的事情,跟濱海無關啊,不值得去冒險。

更何況,如果陰陽二老真要那麼厲害,就算他們去了,恐怕也於事無補。

“既然來了,當然要去湊一湊熱鬨了,更何況,我也想看一看,這個世界上究竟還有多少奇人!”

葉九州很平靜,拍了拍李鐸道:“你的機會來了!”

說罷,葉九州就跟了上去,李鐸更加是熱血沸騰。

機會來了!

他自然不會錯過。

雷子等人自然也冇有二話,隻要是葉九州的決定,他們都會無條件服從。

李家。

此刻被圍得密不透風,每個角落中都有人把守。

甚至就連必經之路上都有不少人放哨。

顯然,李家知道現在是多事之秋,所以不敢有一點大意。

見到這樣的景象,一切都不需要多說了。

如果不是心裡有鬼,李家為什麼要用這麼嚴密的安保措施呢?

“李元!”

上官雷怒不可遏,朗聲說道:“你這個反覆無常的陰險小人,快快出來送死!”

他底氣充沛,這番話也是遠有傳了出去,在山間久久迴盪。

唰!

唰!

唰!

幾乎是在瞬間,就有幾十號人衝了出來,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砍刀。

刀上藍光摧殘,顯然是沾了巨毒。

“讓李元出來見我,你們不配我動手!”

上官雷哼了一聲。

諸葛長老等人,也都站在了他的身後。

今天,有死無生,血債,終究需要用血來償還。

“跟他們有什麼可說的?李元不出來,那我們就進去找他!”

葉九州懶得廢話,一馬當先就衝入了人群,所到之處,人仰馬翻。

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就倒在了地上,其中有幾個,胸膛都被撞塌了,就像出了車禍一樣。

李鐸緊隨其後,譚腿開路,冇人敢攖其鋒芒。

利箭小組則是兵合一處,將打一家,在雷子的指揮下,從容推進,如同戰車一樣碾壓過去。

那幾位長老就更加不用說了,他們本來就是萬中無一的強者,想到滅足之恨,更是個個奮勇當先,凡是敢當他們者,全都被撕成了碎片。

似乎隻有鮮血,才能澆滅他們心頭的怒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