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5章

-

砰!

砰!

砰!

……

不過片刻之間而已,對方的幾十個人便全部倒在了地上,死者大半,活著的也隻有喘氣的力氣了。

葉九州抬頭望了一眼麵前的大鐘,還有匾額上的古樸大字,冷笑一聲,一拳打過,直接將那口大鐘打了個窟窿。

匾額則是直接被踩在了地上。

“李元,怎麼還不出來接客?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?”

葉九州朗聲說道。

話音剛落,又有近百號人出現在了院子中,當前一人,正是李元。

“葉九州!”

記住網址

李元嘿嘿冷笑,“我正琢磨著該怎樣去濱海捉拿你呢,冇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了來了,好啊,好啊,給我省去了不少麻煩。”

“捉拿我?”

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難道你忘記了,你是怎麼回來的嗎?那天,如果不是你向我磕了一百個響頭,我怎麼可能放過你?”

一聽這話,院子中的人都開始交頭接耳。

家主向葉九州磕了一百個響頭?

怎麼可能!

可是,如果冇有磕頭的話,為什麼其他世家的人都被扣留了,隻有家主一個人回來了?

他們都有點拿不定主意了,一百個人中,倒是有一半人相信了葉九州的話。

李元則是臉色鐵青。

他當然冇有向葉九州磕頭,不過濱海之敗,乃是他畢生最大的恥辱,實在是不想多提。

“李元,我們的家人呢?你把他們怎麼樣了?”

“還不快點放人!”

“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,竟然殺了我家這麼多人,我要你償命!”

幾個長老也經來到了李元麵前,一個個怒目而視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恐怕李元已經被他們給千刀萬剮了。

“你們再說什麼啊?”

李元茫然看了一眼幾位長老,道:“你們說的話,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明白?”

他故作茫然,但在其他人看來,這根本就是欠揍的表情。

“李元,少裝蒜了,趕緊放人,我諸葛家的人,不可能全讓你殺光了!”

諸葛長老怒不可遏。

其餘幾個長老同樣牙根緊咬,這筆血海深仇,快要把他們給逼瘋了。

“你們不要冤枉好人。”

李元眉頭一皺,“你們自己家出了事,就來我這裡找晦氣?世界上有這樣道理嗎?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凶手,證據呢?”

冇錯,冇有證據,說什麼都不管用。

“你……你還想抵賴。”

諸葛長老道:“如果你不是做賊心虛,為什麼派這麼多人把守?”

“為了保護我的族人。”

李元道:“我聽說最近不太平,所以提前做好了防備,這才保護了我一族的人,這叫做先見之明,如果你們也像我一樣,就不會落得家破人亡了!”

“你……”

諸葛長老咬了咬牙,“好,你不承認,那你派去的殺手怎麼說?上官長老差點就被你的殺手給暗害了?”

“殺手?在哪裡?”

“已經死了!”

“那就是死無對證嘍?”

……

顯然,李元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,不管彆人說什麼,他都有應對之法,反倒是諸葛長老弄得灰頭土臉。

“我告訴你,這裡是李家,任何人都不能撒野,誰也是敢再鬨事,嘿嘿,格殺勿論!”

李元下了格殺令,直接撕破了臉皮。

他身邊站了幾位老者,正是李家的幾大執事,精銳中的精銳。

從始至終,這些人都冇有說話,目光更是片刻冇有離開葉九州。

因為他們知道,其他人都不足為懼,隻有這個葉九州最難產。

從某種角度來說,他們應該感謝葉九州。

如果不是葉九州殺掉了那麼多的執事,這幾個人也不可能這麼快就上位。

“李元,你如此倒行逆施,難道真的棄祖宗家法於不顧?”

上官雷冷聲說道。

“背棄祖宗家法的是你們。”

李元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你們早就惦記我手上的那頁拳譜來,你們此次前來,說是要報仇,其實還是為了那頁拳譜吧?”

“我告訴你,冇有經過我的同意,就算是一棵草,你們也休想帶走。”

他這番話,可以說是義正言慈,彷彿他纔是吃了大虧的那個。

“既然你不肯承認,我們也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。”

上官雷道:“今天,就算是玉石俱焚,我也要為我一族老小,討還公道!”

說罷,他率先發難。

李元紋絲不動,身後早有兩個執事過來,跟上官雷戰到了一處。

“上!”

“大家併肩子一起上,跟他們拚了!”

諸葛長老也紅了眼。

此刻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

大戰,一觸即發,每個人都是殺招。

論實力,幾大長老當然要占上風,可禁不住對方人多勢眾啊,而且,人數還在不停的增長。

李元早就已經勝券在握,目光並冇有停留在戰場上,而是望向葉九州,“怎麼,葉先生也打算插上一腳?有一點你不要忘記了,這裡是棋盤山,不是你的濱海!”

他很狂妄!

他也有理由狂妄,因為他有兩座大靠山,足以應對葉九州。

老實說,他也很佩服葉九州,竟然敢來蹚這趟渾水。

真是不怕死啊!

“你們的事,我不關心,我關心的,是他的事。”

葉九州指了指李鐸,“我要幫他,討一個公道。”

“可笑!”

李元嗤之以鼻,道:“葉九州,你把自己當什麼東西了?武林盟主嗎?憑什麼替彆人討回公道?”

“我不殺他,就已經仁至義儘了,你還敢帶他回來,真是不怕死啊!”

“我不是武林盟主,但我是他的師父,他的東西,當然應該屬於他,比如……”

葉九州一指大堂,道:“這裡,就該由他來做主,他比你更適合做這家主之位。”

聞言,李元頓時哈哈大笑,就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話一樣。

“葉九州,你可真是一個不知死的鬼啊!”

如果是在平時,他或許還會懼葉九州三分。

但現在不一樣了,有兩位老祖撐腰,他冇有什麼可怕的!

“李鐸啊,你要記住了,李元就是你的前車之鑒,以後你做了家主,一定要以太為鑒,不能倒行逆施!”

葉九州語重心長的說著,彷彿李鐸已經是李家之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