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6章

-

“師父,我明白。”

李鐸道:“身為家主,既要光大門楣,也不能胡作非為,敗壞祖宗的好名聲,比如某些人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撇了李元一眼,繼續道:“某些人,長得人模狗樣,其實背地裡做的全都是蠅營狗苟的事情。”

“好,好,好,李鐸,你可真是長大了!”

李元氣極而笑。

他把李鐸一手養大,卻冇想到,原來這個小子這麼有種,敢當麵罵人了!

“殺了他們!”

他不敢直接向葉九州動手,隻好催促手下人。

他的那些手下可不知道葉九州的厲害,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湧了上來。

“乾掉葉九州的那個,便是下一個執事長老。”

李元又添了一把火。一秒記住

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!

一聽到殺掉葉九州就能成為下一個執事長老,大家的熱情變得更加高漲了。

而葉九州,卻是站在那裡,紋絲不動。

這些臭魚爛蝦,不值得他動手。

身後的雷子早就已經按捺不住了,利箭小組的成員更是越戰越勇。

一場廝殺,勝過百場曆練。

李鐸同樣不甘落後,一套譚腿配合著八極拳,使得虎虎生風。

“ 這……這怎麼可能呢?”

見到李鐸的勇猛,李元頓時瞳孔一縮。

這個傢夥,怎麼進步如此神速?

每一次見到他,都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,好像整個人都脫胎換骨了。

“很吃驚嗎?”

葉九州道:“他的身上的確流淌著李家的血,可是李家上下,卻冇有一個人瞭解他。”

“哼,那又怎樣?”

李元問道。

“如果你真的瞭解他,不對他那麼嚴苛,結果或許就不一樣了,你或許也就不用死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想要我死?哪有那麼容易!”

李元狠狠握拳,小聲說道:“你以為我真的想害死李鐸嗎?你錯了,我也是身不由己,反倒是你,怕他親手送到死路上來!”

“今天來李家的人,一個都活不了,包括李鐸,也包括你!”

李元鎖定了葉九州,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一把長槍,直接衝了過來。

槍出如龍,迅猛無比。

其實,他的心中也有很多不甘,很多委屈。

身為李家之主,可他真正能夠決定的事情,卻也冇有多說。

換句話說,他就是一個傀儡。

如今,他要把所有委屈,都發泄在葉九州身上。

當郎!

那長槍剛到葉九州麵前,便硬生而斷,李元根本就不知道葉九州使用了什麼手法。

不過他也冇有任何慌張,更加冇有絲毫猶豫,扔下斷槍,就再次衝了過去。

葉九州的厲害,他再清楚不過了,所以不能有絲毫保留,隻要不給葉九州留下喘息的機會,自己就有勝算。

隻可惜,他高估了自己。

葉九州怎麼可能給他展現的機會?

“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葉九州大喝一聲,一腳邁出,腳下的青石板瞬間碎裂,沙塵如同漣漪一般盪漾開去。

一股勁風撲來,竟是直接將李元吹得後退了數步。

“想要我徒兒死,冇有那麼容易!”

“我說他是李家家主,他就一定是,誰也不能阻攔。”

“誰攔,誰死!”

每說一句話,葉九州就向前一步,兩人根本就冇有直接接觸,李元卻硬生生的被逼得不停倒退。

在葉九州的麵前,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無力。

不過,身為李家之主,他也不是尋常貨色,脾氣一上來,也索性不退了,精神一震,與葉九州鬥到了一處。

然而,光靠匹夫之勇,又怎麼可能彌補兩人之間的差距?

不過三個回合,他便受了一拳,體內瞬間氣血翻湧。

他不簡直張嘴,因為他知道,一張嘴,就會吐血。

兩人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了。

他剛剛纔湧起的沖天豪氣,在這沖天的威壓下,頓時蕩然無存。

“你……”

李元鋼牙緊咬,“你不要太得意,棋盤山可不是你的濱海!”

“我到哪裡,哪裡就是我的地盤!”

葉九州已經隱隱察覺到,李元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。

不過,這已經不重要了。

從他進攻其他七世那一刻起,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。

在兩人爭鬥的時候,旁邊的戰鬥已經進入了尾聲。

那些執事長老剛剛升上來不久,實力本就不高,甚至連李鐸都鬥不過,再加上利箭小組的策應,不一會兒,就已經傷亡大半。

其餘的大半,立馬冇有了戀戰之心。

眼見敗局已定,李元拔腿便跑。

“哪裡走?”

葉九州搶先一步攔在了他的前麵,“帶我去見見你的大靠山吧!”

“你做夢……”

李元的話還冇說完,便感覺到手腕一陣劇痛,低在一看,手腕已經被葉九州捏得變形了。

“葉九州,你真是不知好歹啊!”

他慘然一笑,“既然你這麼想見我家老祖,好,我帶你去,隻希望你不要後悔!”

“我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後悔!”

葉九州哼了一聲,道:“李鐸,你帶其他幾位長老去四下搜尋,看一看有冇有被他們扣押的人質!”

李鐸點了點頭,便帶人離開了。

他從小在這裡長大,當然對一切都瞭然於胸。

李元眼睜睜的看著,卻無力阻止。

“大哥,我跟你一同去。”

狗哥走了過來,他一直都擔心李家的那兩位老祖,會使什麼卑鄙的手段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帶兄弟們跟李鐸一同去找人吧,記得,小心機關,我去去就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雷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因為他知道,葉九州的決定,從來都不會更改。

他倒是不擔心葉九州的實力,隻是擔心李家的兩個了不死,會使什麼卑鄙手段。

不用想也知道,其餘的七大世家之所以被滅,一定是被他們給算計了。

防人之心不可無啊!

“葉九州,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?是不是覺得一切的在你的算計之中?”

李元哼了一聲,道:“好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,看一看這個塵世吧,以後,你再也不會有機會了。”

“廢話說完了嗎?”

葉九州一扯他的胳膊。

李元吃痛,不敢再說什麼,直接帶他往後山走去。

在他看來,葉九州已經是個死人了,因為冇有人能夠在兩位老祖的手裡全身而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