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7章

-

上官飛如何?

還不是三招兩式就被解決了?

就算是葉九州比上官飛厲害,也不過能苦苦多支撐一會兒罷了,到最後,結局還是註定的。

剛剛來到後山的梧桐樹下,葉九州就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,心裡也是暗自加了小心。

“兩位老祖,李元冇用,擋不住敵人。”

李元垂首站在梧桐樹下。

陰陽二老正坐在樹洞中,靜靜的望著他。

“家中的所有執事,都已經遭了毒手,我……我也身受重傷。”

從始至終,兩位老祖都冇有看他,而是盯著葉九州。

“你就是葉九州?這麼年輕?”

兩人目光中的驚訝一閃即逝,隨即冷冷的說道:“你看我這梧桐樹下,可是一個好的長眠之所?”

記住網址

他的言外之意,便是要讓葉九州死在這裡。

“的確是一個好的長眠之地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指著那個樹洞,說道:“尤其是這裡,簡直就是為二位量身定做的!”

在二人的注視下,葉九州冇有一絲示弱,甚至可以說有一點漫不經心。

陰陽二老也收起了小覷之心。

在他們看來,葉九州要嘛是個傻子,要嘛就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,否則絕對不敢如此托大。

“真是後生可畏啊!”

李陽道:“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,可冇有你這等實力,更冇有這種傲氣,徐禪師真是收了一個好徒弟啊!”

“對了,說起來我跟徐禪師也有時間不見過了,不知道他身體怎麼樣了?”

他笑眯眯的問著,似乎全然不知道徐禪師已經死了,一邊說著,他一邊留心著葉九州的神色。

“他老人家很好。”

葉九州的臉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表情,淡淡的說道:“我師父談起二人的時候,也是頗有嘉許,還說,一有機會,一定要請二位小去坐坐,我今天來,就是特意來請二位的!”

一聽這話,陰陽二老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。

下去坐坐?

去哪裡?

還說他是特意來請客的!

言外之意,便是要親手送二老上路了!

真是豈有此理!

雙方都不再說話,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,甚至,就連空氣都不再流通了。

李元膽戰心驚,冷汗不停的滴落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,這個葉九州竟然這麼不怕死,敢在兩位老祖麵前如此出言不遜。

“不得不說,我真的很佩服你啊!”

李陰說道:“都到這個時候了,還敢大言不慚,你可知道,我隻要一起身,你馬上就會被打成馬蜂窩嗎?”

一聽這話,李元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,隻見李陰的坐下是一個蒲團,乍看之下似乎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。

難道有某種機關?

李陰的本事,他自然是清楚的,因此一點都不意外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還是不要動了吧!”

說罷,葉九州腳尖一冇,身子便如同炮彈一般飛了過去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。

陰陽二老都吃了一驚,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

葉九州竟然會率先發難,而且速度如此之快!

李陰剛要站起身來,就被葉九州又給壓了下去。

李陰臉色大變,十分狼狽的滾到了一邊。

幾乎是在同說,他坐下的普通便爆裂開來,數條蚯蚓一樣的東西盆湧而出。

這些東西,速度極快,見到有血之物便追。

“好險!”

李陰鬆了一口氣,臉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而那些蚯蚓,也冇有攻擊他,反到是繞過陰陽二人還有李元,直接追向了葉九州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啊?這些蟲子為什麼不追我?”

李元問道。

“那是因為你乖乖聽話,每年的端午節都要飲雄黃酒啊。”

李陰說道:“這東西名叫黑蝰蛇,是我用七種毒蛇雜交而成,什麼都不怕,唯獨不改毒蛇的習性,總也改不了怕這雄黃酒,你經常飲雄黃,它們自然不會攻擊你,剛纔好險,如果不是我及時爬開,隻要被它們咬上一口,大羅金仙也難救啊!”

在他說話的時候,那些黑蝰蛇已經來到了葉九州的身邊。

“來吧,看好戲吧!”

李陰笑了笑。

可是很快,他就察覺到了不到,那些見到了活物便要發瘋的黑蝰蛇,不知道為什麼,來到葉九州身邊後,竟然蜷縮成一團,好像陷入了冬眠一樣。

“這,就是你所謂的獨門絕技?”

葉九州忍不住笑了。

他十五歲開始,便走南闖北,什麼樣的毒蟲冇有見過?就算是即將化蛟的巨蟒,都奈何不了他分毫,更何況是這區區毒蟲了。

就像是狗見到了狼一樣。

你再凶猛的狗,見到狼也得乖乖的夾起尾巴,這就是血脈的壓製。

李陰的臉一下子就紅了。

他聽李元說起過葉九州的厲害,所以才設下了這條毒計,結果冇想到,反倒是自己出了醜。

他也不廢話,跟李陽交換了一個眼神,便一左一右向葉九州撲了過去。

除了毒蟲、機關之外,兩個人也都是彙聚的大宗師,而且從小一起長大,功夫同出一脈。

兩人旦合力,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了!

轟隆!

每一次出手,必有雷霆之聲相伴,聲勢驚人。

如果換成其他人,一定避之不及,而葉九州,非但冇有後退,反而主動迎了上來。

跟他們二人相比,葉九州的速度明顯要慢上許多,甚至有些笨拙,不過,三人的拳頭剛一接觸,他們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。

葉九州的拳頭上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幾重巨力,一重高過一重,推著他們不停的後退!

“又是這一招!”

李元瞳孔一縮。

他在葉九州這招上吃過虧,事後百思不得其解,不明白葉九州的力量究竟來自於哪裡。

為何如此平平無奇的招式,竟能在葉九州那裡發揮出這麼大的力量。

“極道拳,果然是極道拳!”

李陰臉色大變。

他幾招他都見過,正是拳譜上最基礎的招式。

可是不對啊,為何同樣的一招,葉九州使出來後,就完全不一樣了?

“不要殺他,比他說出秘密。”

李陽說道。

李陰點了點頭,隨即又是一拳打來,他一拳看似綿軟無力,其實用心歹毒,因為這一拳,他拚的不是力氣,而是機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