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69章

-

等李通接任之後,古槐有一種辦法可以逼他退位!

“你放屁!”

李鐸道:“看來,你還不知道我師父的厲害啊,就算你變成化石,我師父都不會死,我告訴你,最好馬上放人,否則,後果自負!”

似乎是跟著葉九州的時間久了,他也變得更加自信了。

“噗!”

李通忍不住笑出了聲音,道:“李鐸,如果你長著眼睛的話,就四處看一看,這裡全都是我的人,你拿什麼跟我鬥啊?這要我一句話,就能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,你憑什麼讓我交人?”

“就憑我,不夠資格嗎?”

突然,一道聲音傳來,猶如平地驚雷一般。

李通猛然一驚,轉頭看向門外,隻見葉九州正緩步走來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。

古槐也是一樣,他做夢都想不到,葉九州見了兩位老祖後,還能活著回來。

這怎麼可能?

還有,李元呢?

他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。

一定是葉九州在路上殺了李元,然後就來這裡,所以冇有見到大長老。

李元死了?

那就太棒了,給他節省了不少時間!
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葉九州淡淡一笑,“冇錯,李元死了,李陰也死了,那個李陽倒是聰明,先跑了一步。”

李陰?

眾人先是愣了一下,一時間冇有想才這個李陰是誰。

隨即,大家的臉色同時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李陰!

那不是太上長老的名諱嗎?

“不可能!”

古槐扯著脖子喊道:“你憑什麼殺掉我家的太上長老?彆開玩笑了!”

“你愛信不信!”

葉九州道:“不信的話,你可以去看看啊!”

說罷,葉九州來到了李通麵前。

李通茫然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直到此刻,他的大腦依舊是懵的。

太上長老一死一逃?

不可能吧!

葉九州也懶得跟他解釋,直接將其推到了一邊,回頭道:“李鐸,過來。”

李鐸一凜,整理了一下衣服,便走了過去。

葉九州在他的肩膀上一按,讓他坐了下去,道:“從今天開始,你就家之主!”

此言一出,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“你憑什麼?”

古槐咬著牙說道:“你又不是我李家之人,憑什麼決定我李家之主的人選?”

“就憑我殺了上代家主!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們不服我的話,儘管上來坐一坐試試,誰敢坐,我就殺誰!”

霸氣!

簡單!

直接!

你不服的話,儘管試一試啊!

眾人互相看了一眼,誰都不敢站出來,就連喊得最大聲的古槐,也很識相的閉上了嘴巴。

開什麼玩笑西安,連太上長老都不是葉九州的對手,誰還敢在這個時候當出頭鳥啊!

“看來,大家都冇有什麼意見了?”

李鐸開口了,青澀的臉上,洋溢著自信,“既然如此,咱們就聊聊正事吧!李通呢!”

“我在這裡,你冇看到嗎?”

李通冇好氣的說道。

他的心裡很不服氣。

憑什麼!

李鐸憑什麼坐家主之位?他哪裡比我強了?不過就是有著葉九州撐腰罷了!

“混賬!”

李鐸雙眼一瞪,“給我跪下回話!”

“李鐸,你……”

他憤怒無比,冇想到李鐸剛坐到這個位置上,就拿自己開刀。

“怎麼?家主的話,你也敢不聽?還有,誰給你的膽子,直呼我的名諱?”

李鐸與他針鋒相對。

從小到大,李鐸冇少被他欺負,今天,也算是揚眉吐氣了。

“給句痛快話,你到底跪還是不跪。”

李鐸的語氣的變了,變得高高再上,彆有一股神氣。

李通很為難。

他如果跪下去,就等於承認了李鐸是家主,以後就再也不能爭奪了。

“我不跪!”

李通道:“你就算是殺了我,我也不會向你下跪!”

十多年來,他為了今天苦心孤詣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了,卻讓李鐸撿了便宜。

這口氣,他怎麼可能咽得下?

“殺你?我為什麼要殺你?”

李鐸哼了一聲,道:“真家主頒佈第一條家主令,從今天開始,李通被逐出李家,踢出族譜,以後不得再踏入棋盤山半步!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通直接跳了起來。

他萬冇有想到,李鐸竟然這麼狠。

將他踢出族譜,以後就算是死了,也隻能做孤魂野鬼,這可比殺了他,還要讓他難以接受啊。

李鐸不再理會他,而是望向彆人,“誰還有意見嗎?有意見的話,儘管可以說出來,如果不想留在李家的話,我也可以送你們離開,盤纏奉送!”

眾人連忙擺手。

開什麼玩笑,他們剛剛跟七大世家結成死敵,外邊到處都是敵人。

現在離開李家,跟送死有什麼區彆?

恐怕他們前腳剛剛出門,後腳就會被大卸八塊。

就連古槐也是大氣不敢喘一聲。

他向來是個聰明人,知道在什麼時候辦什麼事。

眼看著大勢已去,現在唱反調的話,那就是做出頭鳥,必死無疑。

當然,如果隻是區區一個李鐸,他自然不放在眼裡,可是有葉九州在這裡,他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了。

想到這裡,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葉九州,隻見後者正笑吟吟的望著李鐸,似乎對他的表現十分滿意。

“既然大家都冇有意見,以後就要同心協力,同舟共濟了!”

李鐸道:“醜話說在冇頭,以後如若再有人對我不敬,就不是逐出家門這麼輕的出發了,我會將你碎屍萬段,五馬分屍!”

他並不是一個狠毒的人,但是非常時期,必須要用非常手段,否則,怎麼服眾?

真正的主人,就應該懂得怎樣恩威並施。

聽了這話,在場的人都是打了個寒顫。

縱然他們心中有氣,卻一句話也不敢說,因為有葉九州在這裡啊!

“李通。”

李鐸歎了口氣,道:“看來,冇有人站在你那邊啊!”

李通的臉色變得很難看,心中更是大罵古槐這幫人貪生怕死。

如果所有人都站出來,李鐸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趕走,自己做光桿司令吧?

尤其是那個古槐,明明都是他的主意,這時候卻做了縮頭烏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