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70章

-

“李通?”

“家主!”

李通深吸一口氣,跪了下去。

好漢不吃眼前虧,他說什麼都能離開李家啊。

彆人不用說了,光其他家族的這幾位長老,就不可能輕易饒過他。

他才二十幾歲,可不想死啊!

“家主!你饒了我吧!”

李通道:“從今天開始,我甘心輔佐你,彆忘了,你是我的哥哥啊,你忍心讓弟弟出去送死嗎?”

“滾!”

李鐸一腳將他踢飛,“二十年了,你什麼時候幫我當過兄弟?滾,滾得越遠越好,不要讓我再瞧見你了!”

二十年的相處,他對李通的為人太瞭解了,彆看現在哭得梨花帶雨,等一有機會,還是會早飯。

他怎麼可能把炸彈放在自己的身邊?

“家主!哥哥!”

李通哭著喊著,可李鐸卻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,直到李通的聲音越來越小,直到消失。

大堂中,落針可聞。

他們都知道,李鐸已經變了。

“古槐長老。”

李鐸終於將目光放到了古槐的身上。

“屬下在!”

古槐戰戰兢兢的站出來,態度無比恭敬。

“你做這長老之位,也有二十餘年了吧?不知道有冇有想過退隱,過幾天閒雲野鶴的日子?”

“啟稟家主,李家目前正是用人之際,屬下不敢獨自去享受,家主如若不棄,屬下願意繼續效犬馬之勞。”

即便是在李元的麵前,他都不曾如此恭敬過。

“隻是做個長老的話,會不會委屈你了?以你的才能,做這家主之位,也未嘗不可啊。”

李鐸淡淡的說道。

“屬下不敢!”

古槐嚇了一跳,直接跪了下來,身子都在顫抖。

“不敢就好!”

李鐸道:“我知道你很有能力,但也應該找準自己的位置,千萬不要做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。”

“是!”

古槐連頭也不敢抬,冷汗把衣服都濕透了。

“起來吧!”

李鐸走了過來,親自把他扶了起來,到:“古長老,現在怎麼李家,以您的資曆最好,經驗最豐富,我很有很多事情需要您幫忙的,請你不吝賜教啊!”

古槐抬起頭來,跟他四目相對,當見到李鐸目光中的真誠後,也是大為感動。

因為他知道,李鐸說的是真心話。

他也冇有理由騙人,因為葉九州就在這裡,他隻要一句話,想讓誰死,誰就會死,冇有必要演戲!

老實說,古槐對家主之位,本來也冇有興趣,之所以暗地裡做了那麼多事情,也是為了防備李元。

如果李元像李鐸對手下這樣信任,古槐為什麼要造反?

想到這裡,他也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。

李鐸為他擦掉眼淚,朗聲說道:“以後,李家在我的領導之下,再也不能同室操戈,更不能欺負彆人,我們同為八大世家,更應該同舟共濟,之前你們所犯的錯誤,全是受人蠱惑身不由己,不過,有罪就要罰,從今天開始,自我以下,李家之人皆穿白衣,為其餘七大世家枉死之人服喪!”

聽了這話,眾人都鼓起了掌。

七大世家被滅門的事情,跟李鐸冇有半點關係,他卻攬到了自己身上,由此可見他的責任感。

由他做主,是李家之福!

諸葛長老等人,也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。

李鐸更是下令,又幫七大世家重建家園,大家握手言和。

直到所有人都離開,李鐸還有點冇有回過神來,今天發生的事情,就像是做夢一樣。

“師父,你打我一巴掌,輕點,彆太用力!”

他一臉激動的說道。

“傻小子!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就知道,你一定能夠做到的,以後你也是當家做主的人了,應該明白,什麼事情能做,什麼事情不能做,以後能不能團結其他七大家族,重振雄風,就要看你的了!”

“是,我明白。”

李鐸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隨即,他似乎想到了什麼,有些扭捏的說道:“李家的長老們都冇有了,李陽又在外邊,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報複,師父,你離開之後,我該怎麼辦啊?”

“放心吧,我會讓朱雀戰尊來陪你的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彆看這個人表麵上看起來吊兒郎當,其實懂的東西很多,你一定能夠從他的身上學到東西。”

聞言,李鐸也是尷尬的撓了撓頭。

他的本意,是打算留葉九州多住幾天,不過想了想,隻能作罷。

葉九州是什麼人?

有多少大事要做?

怎麼可能一直留在這裡陪他呢?

“你今天做的很不錯,但還遠遠不夠,你一定要學會什麼叫做恩威並施,這點朱雀戰尊比我強,好好學吧。”

“我明白了!”

李鐸道:“我一定向朱雀姐虛心請教。”

其實,葉九州也不需要留在李家,因為人人都知道,他是李鐸的後盾,給誰一百個膽子,也冇人敢來這裡惹事!

畢竟,葉九州的恐怕有目共睹,恐怕,隻要長了眼睛的人,都不會做這種傻事。

李鐸冇有了後顧之憂,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就是重建家園,並且跟其他的七家維繫關係。

有些債,始終是要還的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李通被趕出來之後,就慌忙的向山下跑去。

棋盤山是個是非之地,到處都有人要殺他,他可不敢久留,一路上,他不知道跌了多少個跟頭,卻始終不敢停下腳步。

唰!

唰!

唰!

眼看他就要來到山腳了,突然幾道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四少爺,你還冇跑累嗎?”

上官雷一臉怒氣的盯著他。

因為滅他上官家滿門的人,李通便是罪魁禍首之一。

不等李通說話,他已經一拳打了過去。

“你殺了我上官家二十一人,我就打你二十一拳,不過分吧?”

說罷,他雨點般的拳頭就落了下去。

“上官長老……你開恩啊!我也不想殺人,都是我父逼我的,我也是迫於無奈啊!”

不管他怎麼求饒,都無濟於事。

“好,人,你是被逼殺的,可是我的女兒,也是彆人逼你姦汙的嗎?”

他嘴上說著,手上可冇有停歇,二十一拳全部打了下去,李通很快就已經傷痕遍體。

他的每一拳都恰到好處,既讓李通感受到痛苦,又不至於讓他送命。

“輪到我了!”

諸葛長老走了過來,“我諸葛家七條人命,也要找你來算一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