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72章

-

如今,七大世家都已經答應把手劄交出來,隻有李家的手劄不見了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是被李陽給偷偷帶走了。

隻要時機成熟,就算不去找,李陽也會自己冒出來的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吳管家答應一聲,連忙出去準備。

……

棋盤山,李陽脫下一身,從樹上摘了幾個野果,便連滾帶爬的鑽到一處山洞中,狼狽不堪。

與葉九州的交手中,他數度受傷,剛開始還冇發現,都離開李家之後,才感覺到那深入骨髓他痛苦。

尤其是在他的丹田之中,時常有一股狂暴的勁力流動,每次發作的時候,都會讓他痛不欲生。

多虧他有數十年的修為,定力極強,否則的話,恐怕早就自己把自己的肚皮給剖開了。

“葉九州!”

他臉上青筋爆起,如同剛剛從修羅地獄中逃出來的厲鬼一樣,“你壞了我的事,是要付出代價的!”

他如同野獸一般低吼著,其心中的憤怒可見一斑。

咒罵了好一會兒之後,他這才盤膝而坐,腦海中開始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葉九州的動作。

越想,他就越是覺得恐怖。

因為葉九州的一招一式,全在來自於那拳譜。

數百年來,隱世世家的祖訓都說,拳譜的秘密全在背後的地圖上,根本就冇有人去在意上邊的招式。

隻有小道小息傳聞,那簡單的招式中,其實隱藏著極深的拳意,不過從來冇有得到過證實。

直到見識了葉九州的手段,李陽才知道傳聞都是真的。

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,葉九州纔在如此年輕的年紀,就有了這等恐怖的實力,就連金銀二老聯手,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“葉九州,此仇不報,我誓不為人!”

心中怨氣一生,他體內的勁力又開始躁動不安,他在地上瘋狂著扭動著身子,如果蟒蛇蛻皮一樣。

突然,他的臉蹭到了一旁的樹枝,結果,整張臉都被撕了下來。

原來,這竟是一張人皮麵具!

麵具下的臉,青澀,稚嫩,吹彈可破,哪裡還向是一個耄耋老人了,簡直比嬰兒的皮膚還要嫩滑。

如果李元還活著,見到這一幕,肯定得被嚇死不可。

打死他,他都不會相信,李家的老祖竟然如此年輕。

過了好一會兒,李陽體內躁動的勁氣這才消散不少,他摸了摸自己的臉,冷哼一聲,說道:“罷了,這幅皮囊不要也罷,反正也冇有利用價值了,葉九州,下次見麵,你應該就認不出我來了吧?”

“任何知道我秘密的人,都不能活,任何對我有威脅的人,必須得死,當初徐禪師是這樣,你,葉九州,也必須得死!誰也不能阻攔我!誰也不能!”

他仰天長嘯,聲音在山穀中久久迴盪,驚得鳥獸四散。

……

濱海。

謝氏集團的生意已經步入了正規,但謝芷秋依舊片刻不敢放鬆,除了回家睡覺之外,她幾乎所有時間都在辦公室中度過。

葉九州冇有辦法,隻好每天來這裡陪她。

當然,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,尤其是當開會的時候,他更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。

此時,他正在沙發上尋找一個舒服的睡姿,辦公室外突然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,緊接著大門突然被推開了。

幾乎是在同時,笑聲也戛然而止。

門外站著一個妙齡女子,此時正一臉錯愕的盯著沙發上歪躺著的男人。

什麼情況?

竟然有人敢在總經理辦公室睡覺?

葉九州也愣了一下,他冇想到,除了謝芷秋的秘書之外,還有人敢不敲門,就進辦公室。

就在兩人瞠目相對的時候,秘書終於匆匆趕來,“孫小姐,這裡不是接待室。”

說著,她對葉九州歉意一笑,道:“不好意思葉哥,這是我們的合作商,進錯房間了。”

說完,她就連忙將孫小姐拉了出去,順手將門關好。

“這位葉哥是誰啊?”

孫小姐一臉好奇。

她在謝氏集團參觀了半天,發現所有人都在有條不紊的忙碌,看起來十分正式,結果冇想到,竟然有人敢在總經理的辦公室睡覺。

實在太不專業了。

“他是……是我大哥!”

秘書笑了那些。

“大哥?”

孫小姐更好奇了。

她對自己的相貌向來自信,不管走到哪裡,不管是誰見到她,都會多看幾眼,而這位秘書的大哥,卻隻是掃了她一眼而已。

彷彿她隻是一個普通人,跟其他人並冇有什麼兩樣。

這對她來說,很難以接受。

她哪裡知道,除了謝芷秋之外,其餘女人在葉九州的眼中,幾乎都是一個模樣,毫無分彆,並不是有意針對她。

而葉九州,也壓根冇有將她放在心上,躺在沙發上後,便開始重新推演拳譜上的招式。

在她的腦海中,那些平平淡淡的招式彷彿注入了靈魂一樣,漸漸化作了幾個小人,彼此對打。

葉九州就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,冷眼旁觀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某一刻,他突然坐了起來,平平揮出一拳。

哢!

哢!

……

連續六聲脆響,他的手臂竟然爆漲數寸,鼻子中更是呼呼不聽。

這叫擤氣。

每次擤氣,都會讓力量爆增,據說修為高深之後,能發出虎嘯龍吟之音。

葉九州自然冇有那麼高深的修為,但聲音同樣震耳欲聾。

“這拳法,很古怪啊!”

他眉頭深鎖,臉色十分鄭重。

這些年來,葉九州走南闖北,見識了不少厲害的拳法、招式,但從來冇有見過像極道拳法這樣詭異的招式。

看似簡單,實則奧妙無窮,似乎正印證了大道至簡的真理。

其中必然隱藏著重大的秘密。

這個秘密,徐禪師或許知道,不過他到死都冇有透露一句。

“師父啊師父,你究竟有什麼難言之隱?”

正想著……

“當——”

辦公室的門又開了。

謝芷秋走了進來,見到葉九州在那裡望著拳頭髮呆,也不禁樂出了聲音,“老公,你乾嘛呢?”

“冇事。”

葉九州回過神來,說道:“我正在鍛鍊身體,咱們加油,多生幾個胖小子。”

一聽這話,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,佯怒道:“為什麼要胖小子,丫頭就不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