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77章

-

醉翁之意不在酒!

孫氏集團假以跟謝氏集團合作,其實在醞釀著其他的計劃。

否則的話,就不用專門派代表團來了。

“他們的葫蘆裡,究竟在賣什麼藥啊?”

即便是謝芷秋,也有些看不懂了。

“要有耐心,狐狸尾巴遲早會露出來的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剛剛在樓下的燒烤攤,他一眼就認出了孫敏,之所以裝作不認識,就是想試探一下。

結果,也顯而易見。

她一定有所圖謀。

“抓緊時間,好好休息一下吧,有一場硬仗等著我們呢。”

葉九州打了個哈欠,躺在了沙發裡。

他表麵上看似漫不經心,其實心裡也在暗暗盤算,該怎樣利用這個計劃,讓吳管家把情報網佈置到高麗去。

孫氏集團,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,如果能利用好這次機會,絕對能夠給他省去不少麻煩。

這樣一來,距離找到拳譜,也就更近了一步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謝芷秋點了點頭。

這種事情,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那些大財團,仗著手裡有幾個錢,就不把其他企業放在眼裡,就算是合作,也總是要開出霸王條款。

如果對方不答應,他們就想儘辦法的搞破壞,最後甚至吞併對方。

他們做這種事情很有經驗,往往在一年前,就開始做準備,所有機會製定了推翻,推翻了再製定,把每一個細節都考慮在內。

資本的遊戲,就是這麼來的。

如今,孫氏集團既然看中了謝氏集團,就一定不會輕易放手,剛開始的孫敏,這是試探而已,現在的代表團,就是真正的第一次交鋒。

如果是在以前的話,謝芷秋或許還會忌憚他們三分。

但是現在不一樣了,以目前謝氏集團的規模、影響力,不需要看人何人的臉色。

當初,謝氏集團剛剛走出濱海的時候,就敢跟新竹集團正麵交鋒,現在,更不會畏懼孫氏集團。

她給葉九州蓋了一條毛毯,馬上就又準備開會了。

她知道,這次的危機可大可小,所以不敢有一點馬虎,必須要做出充足的準備。

第二天。

孫敏一大早起來,就開始梳洗打扮,足足用了兩個半小時,然而等待孫玉賢的電話。

當孫玉賢到了之後,她馬上就迎了出去,出門前,還照了好幾次鏡子。

剛剛來到酒店門口,便見到一輛加長凱迪拉克停了下來,十餘人陸續下車。

當前一人,四十歲出頭的樣子,大腹便便,四方臉。

“課長!”

孫敏一鞠躬,態度十分恭敬。

孫玉賢點了點頭,隨即回頭對同伴說道:“大家坐飛機這麼長時間,也累了,抓緊時間休息一下吧,明天就是你們大展拳腳的時候,我跟孫敏顧問,很有一點事情要商談。冇有什麼重要的事,就不要來打擾我們了。”

“是!”

幾人答應一聲,在服務員的帶領下,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這十幾個人,全都衣冠楚楚,手上拎著皮箱,看起來十分乾練,而且從始至終麵無表情,給人一種十分嚴肅的感覺。

孫玉賢也冇有說話,直接進了電梯。

孫敏緊跟其後,望著自己的腳尖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現在的她,十分慌亂,不知道課長會用什麼嚴苛的手段來懲罰她。

來到房間,孫玉賢一抖胳膊,外套就落了下來,孫敏似乎早就知道了,搶先一步將外套抓在了手上,細心疊好後,放在了一旁。

而後,又跪在了地上,給孫玉賢換上了妥協。

此時的她,哪裡還有初見謝芷秋時那乾練的模樣,分明就是一個奴隸,竭儘全力的討好著自己的主人。

做完一切後,她也冇有站起來,依舊跪在那裡,甚至都不敢看一眼孫玉賢的臉。

“你真的讓我很失望。”

孫玉賢麵無表情,十分冷酷的說道:“就因為你,要我大老遠的飛到了濱海。”

“我知錯了,課長。”

孫敏把雙手摺疊著放在地上,腦袋也低了下去,十分虔誠,“是我們低估了對手,那個謝芷秋十分老辣,還有……還有一個叫葉九州的,對女色根本不感興趣,我已經用儘了……”

“啪!”

冇等他說完,孫玉賢就一巴掌打了過去,

“以前,比這個更棘手的事情你也辦好過,為什麼唯獨這次失敗了?”

孫玉賢道:“你知道,你壞了我多大的事嗎?”

“課長,對不起!”

孫玉賢的臉已經腫了起來,可她就像冇有感覺到疼痛似的,甚至連表情都冇有發生變化。

顯然,這種毒打,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了。

三十七!

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特彆的數字,因為她已經幫孫玉賢對付過三十七個對手,每一次都是用美人計。

直到現在,孫敏都記得他們每個人的樣子,還有身上的味道。

“對不起有什麼用?”

孫玉賢道:“這個謝氏集團,可不像想象中那麼簡單,隻要能完成這個任務,就算是讓我死了,也值得。”

聞言,孫敏也愣了一下。

比課長的性命還重要?

那是什麼事情?

要知道,孫玉賢可是孫家的嫡係血親,雖然冇能進入核心管理層,但在集團中層中,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啊。

竟然還有比他性命更重要事情?

剛開始,她還以為謝氏集團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合作夥伴罷了,直到此刻,她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
“課長,我……”

她聲音顫抖著,因為她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課長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在乎,更不用說她這件工具了。

孫玉賢冇有理會她,而是望著窗外,喃喃自語著,“謝氏集團、謝芷秋、極道拳館……”

片刻之後,他也是歎了口氣,“罷了,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你,如果連你都能夠應付,我也就不用提心吊膽了。”

說完,他便去了臥室。

孫敏心中一喜,連忙跟了上去,因為她知道,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。

如果能夠把課長哄開心,那她就還有機會,否則的話,就會像垃圾一樣,被人隨手丟掉。

她不行當垃圾!

儘管,現在的她,處境比垃圾也好不了多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