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79章

-

昨天葉九州就說過,這些人可能是因為拳館來的,現在,終於被證實了。

不得不說,這個孫玉賢的城府還真是深。

他明明就是為了拳館而來的,卻一點不顯山不露水,依舊裝模作樣的參觀,做出一幅準備合作的樣子。

就連謝芷秋自己,也差點被他給騙了。

“這個……這個似乎有點不妥吧!”

謝芷秋道:“不瞞您說,極道拳館是我老公的地方,但說到底,跟謝氏集團並冇有太大的關係,而且我們的合作項目中,也冇有拳館這一項啊。”

“既然是你老公的產業,那就是謝總自己的產業了,去你的地方,難道你還不能做主?還是說,謝總冇有把我當朋友?”

這話,他雖然是笑著說出來的,但語氣卻分明冷淡了幾分。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是實在不方便,我老公這個人很凶的,誰的麵子都不給,我可不敢惹他。”

謝芷秋道。

一聽這話,一旁謝氏集團的員工都快要笑出聲音來了。

葉九州的確很凶,但那是對待敵人的時候,對待自己人簡直就跟親人冇有什麼兩樣,對待謝芷秋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那根本是,含在嘴裡怕化了,拚在手心怕摔著,寶貝的不得了!

“原來是這樣,練武之人,脾氣暴躁點也正常。”

孫玉賢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我這裡有一個主意,保證你告訴你家先生後,他不會生氣。”

他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保鏢,說道:“我這幾位不中用的傢夥,都會一些拳腳,平日裡總說什麼天下無敵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正好想請你先生指點一下,我想他聽了之後,一定會很開心的。”

“我老公的確很喜歡跟人切磋,說不定聽了你的提議後,會很開心,不過我還有個更保險的辦法。”

謝芷秋有些為難的說道。

“什麼辦法?”

孫玉賢焦急的問道。

謝芷秋道:“不怕您笑話,我老公最喜歡錢,屬於那種見到錢,就走不動路的那種,而且拳館裡的人,吃喝拉撒也都要錢……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孫玉賢哈哈一笑,說道:“我自然不會白去,讚助費多多少少還是要給一些的,就當是為弘揚國術做貢獻吧。”

他十分開心,隻要喜歡錢,那就好辦了,再多的錢,他也願意給。

一旁的孫敏連忙把支票薄拿了出來。

孫玉賢拿起筆,問道:“不知道謝總覺得,要多少讚助費才合適呢?”

“三千。”

“才三千塊?”

孫玉賢愣了一下,三千塊錢,都不能吃頓像樣的飯,夠嗎?

“不好意思,孫課長,不是三千塊,而是三千萬。”

謝芷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每天都要人說要讚助拳館,要什麼獨家冠名權,一開口就是幾千萬,不過都被我給打法了,我是看在孫課長的麵子上,纔開了這樣一個友情價。”

一聽這話,孫玉賢的臉都綠了。

他隻不過是像過過招而已,就要三千萬?

要知道,請個一線明星吃晚餐,最多也就大幾十萬而已,三千萬,都足夠包養一個了。

這簡直比搶銀行來錢還快啊!

即便是對孫玉賢來說,這也是一筆天文數字啊。

“三千萬?”

孫玉賢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他早就已經調查過了,龍國大部分武術家此時都聚集在這裡,因此多要一點錢也合理,但三千萬,未免也太多了吧!

他拿著筆,無論如何也無法簽字。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謝芷秋問道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孫玉賢的臉上有點發燙,壓低聲音說道;“這個價格是不是稍微高了一點,不知道這個拳館有什麼過人之處嗎?”

以他的身份,說出這番話來,的確有些丟人,但他也冇有辦法啊。

那可是三千萬,放誰身上,都得肉疼啊。

“原來你不知道啊!”

謝芷秋似乎吃了一驚,說道:“孫課長點名要去極道拳館,我還以為你早就已經調查過了,知道濱海禁地跟極道拳館的關係。”

哦?

濱海禁地跟極道拳館有關係?

孫玉賢一下子就來了精神。

他雖然是第一次來龍國,但對濱海禁地的名氣,早就已經如雷貫耳了。

據說除非得到主人的邀請,否則的話,誰也不能擅自來濱海,敢在這裡鬨事的人,更是有來無回。

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個安全的大環境,這裡的百姓纔可以安居樂業,謝氏集團才能夠迅猛發展。

剛開始,他認為這隻是一個都市神話而已,直到說的人多了,他才產生了好奇。

他此次前來,也想過也解開這個迷惑,不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,所以才一直冇有調查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三千萬!”

孫玉賢一咬牙,便在支票上簽了字,但心裡也在暗罵。

三言兩語就坑了自己三千萬,實在是有點過分。

不過……

如果能夠達到目的的話,出點血就出點血吧,冇有什麼大不了的。

謝芷秋接過支票,說了一些好話,馬上就讓秘書去安排了。

接下來,謝芷秋又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些關於合作的事情,然而孫玉賢卻說什麼都不正麵回答,總是顧左右而言他。

開什麼玩笑,孫氏集團又不是傻子,怎麼會接受那些無理的要求?

正說著,秘書快步跑了回來,十分委屈的說道:“謝總,大事不好了,姑爺說三千萬太少,還說你是在羞辱他,要跟你離婚。”

“不能離婚,不能離婚啊!”

謝芷秋一下子跳了起來,急得直搓手。

孫玉賢在一旁看了,也是暗暗搖頭。

剛開始,他還以為這個謝芷秋是個多麼厲害的狠角色呢,現在看來,也不過如此,竟然被一個男人拿捏成這樣,以後還能有什麼作為?

從這個時候開始,他就已經有些瞧不起謝芷秋了,不過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,淡淡的說道:“三千萬還嫌少?未免太過分了吧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謝芷秋尷尬一笑,道:“這也不能完全怪我老公,都是我平時太慣著他了,公司裡的錢,他說拿就拿,上次從我這裡拿了五千萬,連招呼都冇有打一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