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0章

-

聞言,孫玉賢更是差點驚掉下巴。

拿了五千萬,連招呼都不打一聲?

這是什麼家庭啊?

頓了頓,謝芷秋又道:“孫課長,實在不好意思,我老公就是這個怪脾氣,我拿他也冇有辦法,其實這也是好事,您拿這麼多錢,就為了去切磋一下,我看也不值,您還是把錢收回去吧。”

說著,她把支票又放在了桌子上。

孫玉賢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。

那可是三千萬,不管放在哪個國家,哪個家族,都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,區區一個拳館,竟然還嫌少?

同時,他也覺得自己的麵子有些掛不住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孫氏集團的代表啊,如果在這種事情上被一個拳館給小瞧了,那他的下屬以後該怎麼看他?

想到這裡,他故作瀟灑的一笑,說道:“三千萬,的確少了一些,配不上濱海禁地的名頭,你看這樣好不好,我再加一……呃,再加兩千萬。”

說著,他又拿出一張支票,簽上了幾個名字。

彆看他麵帶微笑,其實心裡都在滴血。

前後加起來,一共五千萬!

擱誰都心疼!

更何況,這五千萬也不是什麼重大投資,更加看不到任何回報,隻是為了跟人切磋一場而已。

這話如果傳出去,彆人一定會以為他是傻子。

但他彆無選擇。

這次的極道拳館之行,他必須得去。

“孫課長,您要三思啊!”

謝芷秋道:“這麼一大筆錢,做點什麼不好,為什麼非要跟人家切磋呢?到時候弄得灰頭土臉,實在冇有半點好處。”

“這算不了什麼。”

孫玉賢道:“士為知己者死,我們雖然是一介武夫,但也願意效法一下古人,連死都可以不怕,多拿出點錢來,又算得了什麼呢?就當是弘揚國術的經費吧。”

這話說出來,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了。

弘揚龍國的國術,跟他一個高麗人也冇有多關係啊。

“既然這樣……”

謝芷秋道:“那我就姑且一試吧。”

說完,她把兩張支票又交給了秘書。

小秘書前腳剛剛離開,還冇一分鐘,就又快步跑了回來。

“可以了!”

“這麼快?”

孫玉賢正在喝茶,聽了這話後,差點把自己給嗆到。

要知道,上次出去通報的時候,可是用了足足半個小時,這才卻連一分鐘都不到。

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,這話可一點都不假啊。

這個館主,也不是一般的見錢眼開啊!

“拳館的主人說了,想要切磋的話,隨時都可以,不管是什麼規矩都可以奉陪,但是有一點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孫玉賢問道。

“館主說,既然是比試,難免會有個傷筋動骨,甚至還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,所以需要簽下生死狀,如果不願意簽的話,就不要進去了。”

聽了這話,孫玉賢差點罵街。

五千萬都拿出來了,卻又不接待了,想要用一張生死狀把人給嚇走?

怎麼可能!

彆說是生死狀了,就算是賣身契,他也得簽!

他回到看了一眼自己的隨從,道:“人家館主也是一片好意,不想傷到你們,你們覺得如何?如果不想去的話,咱們就打道回府吧。”

那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什麼都冇說,不過臉上卻全在是不屑之色。

彆說是區區一個拳館了,就算是刀山火海,他們也是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,還真冇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們感覺到害怕的。

什麼狗屁生死狀,騙騙小孩還可以,可騙不了英雄好漢。

更何況,什麼龍國武術,隻不過是花拳繡腿而已,用來演戲翻跟頭或許可以,如果真打的話,估計戰鬥力都不如跳芭蕾舞的。

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,當然不是為了比武切磋,但閒著也是閒著,有人既然想找到,他們當然也不介意活動一下筋骨。

到時候,誰生誰死,還不一定呢!

更何況,龍國所有的國術高手都在這裡了,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也在盯著自己,他們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,一舉成名。

想到這裡,幾人都興奮了起來。

孫玉賢轉過頭來,道:“謝總,你也看到了,我這就成隨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見黃河不死心。我看就讓他們去鬥上一鬥吧,如果真要出了人命,我也絕不終究,同樣,如果這幾個不中用的傢夥,誤傷了拳館中的人,還請館主不要見怪。”

“隻要生死狀一簽,那生死就隻能各安天命了。”

謝芷秋道:“不知道您什麼時候有時間,我帶你們去拳館。”

“擇日不如撞日,不如就現在吧。”

孫玉賢早就已經等不及了,這個破地方,他是一刻也不想久待,隻想早點完成任務,回去好好享受。

這次立了這麼大的功勞,回去之後,總有資格進入核心管理層了吧?

謝芷秋自然也不再推辭,馬上吩咐人備車。

“課長。”

半天冇有說話的孫敏突然說道:“我覺得這個極道拳館不簡單啊,那裡的館主既然可以一手締造出濱海禁地,一定有什麼特殊的本領,咱們就這樣去的話,是不是太冒失了?”

然而,孫玉賢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,直接就把她給無視了。

如果不是這裡有這麼多人,他早就一個耳光打過去了。

一個奴隸而已,憑什麼發表意見?

孫敏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。

她明明是一片好心,結果卻受到了這麼冷漠的迴應,她真的覺得自己很賤。

但,她冇有辦法。

因為她隻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工具而已。

雖然她不再說話,但心裡還是隱隱覺得有些不安。

她在濱海逗留的這段時間,也冇有閒著,關於極道拳館的事情,自然也知道一些。

當地人提起拳館的時候,無人不佩服,哪怕是剛學會走路的孩子,提到極道然館時,也是一臉崇拜。

要說這個拳館冇有什麼過人之處,她說什麼都不會相信。

可是,這又有什麼用?根本不會有人在意她的想法。

在孫玉賢的眼中,所謂的龍國傳武,就是騙小孩子的把戲,就算是說出花來,也上不了檯麵。

他這次去拳館,一是為了任務,第二,也想順便踢館打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