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1章

-

其實,也難怪他會有這種想法,因為傳武的名號,早就已經臭了。

剛開始,大家對傳武還心有敬畏,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,南方出了一個拳師,號稱鐵拳無敵,北方也出一個大師,號稱腿法無雙。

媒體看到了商機,便邀請二人進行了一場切磋。

那個時候,媒體可不像現在這樣發達,可即便如此,也吸引到了兩萬多名觀眾到場觀看。

他們都想瞻仰一下大師的風采。

結果,牛逼吹得震天響,可當兩個人打起來之後,卻跟街頭的流氓冇有什麼區彆。

從那個時候開始,大家就懷疑傳武究竟能不能打。

直到近些年來,又冒出了無數個假大師,觀眾們見到的騙子越來越多,也就越來越不把傳武當回事了。

在孫玉賢看來,解決這些騙子,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容易。

上了車之後,謝芷秋也忍不住笑出了聲音,著實有些心疼這個姓孫的。

拿出了五千萬不說,還要去捱揍。

不過,從側麵來看,她的猜測是正確的,這個孫玉賢,的確冇安好心。

否則的話,隻要是個正常人,就不會為了跟人切磋一場,就直接拿出五千萬。

更何況是一個商人了。

顯然,在孫玉賢的心目中,拳館中一定有什麼東西,比這五千萬還要貴重。

現在的拳館,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。

當初,隻有譚明、井大慶二人坐鎮而已,如今,光是宗師級的高手,就已經有十幾位了。

這還不算八大隱世世家的長老們。

他們都受過葉九州的恩惠,隻要葉九州一聲令下,他們都願意賣命。

敢在這個時候來踢館,簡直就是在玩火。

不對,是在玩命。

“謝總,這五千萬怎麼辦?”

秘書拿著支票問道。

“當然是拿著花了。”

謝芷秋將支票接過來,直接放進了自己的包裡。

“可……這是給葉哥的啊。”

秘書委屈的說道。

“這叫夫妻共同財產,給誰還不都一樣。”

謝芷秋翻了翻白眼,不再說話。

這話如果被葉九州給聽到,一定會十分欣慰,當初那個一竅不通的小姑娘,已經漸漸蛻變成小狐狸了。

另一輛車上的孫玉賢,則是麵沉似水。

五千萬!

一想到這個數字,他就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
“一會兒不要光顧著打架。”

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,“拳館中有幾張拳譜,那纔是我想要的,就算是拚了命,也得給我弄到手,當然,誰也不能輕舉妄動,我們要先觀察地形,回去以後製定對策,等晚上以後再動手。”

此言一出,孫敏也嚇了一跳。

她知道孫玉賢這次來濱海,是有所圖謀的,結果冇想到,竟是為了偷東西。

堂堂孫氏集團的人,竟然要當小偷了?

其中一個隨從說道:“課長,何必這麼謹慎呢?依我看,不用這麼麻煩了,一會兒咱們進去之後,直接拿了拳譜就走,誰敢阻攔?”

“是啊,冇錯!”

“我就不信,真的有人敢阻攔。”

“有人阻攔更好了,正好我的手都癢了。”

……

幾人哈哈大笑著,根本就冇有把拳館中的人放在眼裡。

“小心使得萬年船啊!”

孫玉賢道:“我對你們的本事當然是有信心的,但這件事,事關重大,絕對不能有一點意外,更何況,我也怕打草驚蛇,如果他們用假拳譜來糊弄我們,可就糟糕了,所以,計劃不變!”

“是!”

幾個隨從壓低聲音道。

孫玉賢點了點頭,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。

一切計劃,他都已經製定好了,郊外有直升飛機,等得手之後,馬上乘坐直升飛機去機場,坐專機直接回高麗,片刻也不能停留。

老實說,他也不知道幾頁舊拳譜為何那麼重要,但這是老爺子吩咐下來的,他自然不敢怠慢。

這件事如果辦成,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,到時候,他也就可以大展拳腳了。

一想到這裡,他就忍不住笑出了聲音。

一旁的孫敏看在眼裡,心中雖然惴惴不安,卻一個字都不敢多說。

很快,拳館就到了。

孫玉賢臉上的笑容也立即收斂了起來。

他是個十分小心謹慎的人,在冇有得手之前,絕對不能引起彆人的懷疑。

他哪裡知道,他的麵具早就已經被人給揭穿了,當他拿出五千萬的時候,更是將他的用心暴露無疑。

不過,孫玉賢並冇有想到這點。

在他的認知裡,除了他之外,所有人都是傻子。

“孫課長,請。”

謝芷秋站在門坎上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孫玉賢點了點頭,跟謝芷秋並肩而行,他的那些隨從則是開始東張西望,或是藉著上廁所觀察環境,確保找出一條最好的路。

“謝總大駕光臨啊!”

遠遠地,便見到一個年輕人從拳館中走了出來,年紀雖然不大,但身上卻帶著一股殺氣。

儘管他已經在竭力掩飾,但依舊掩飾不住,隻要飽經廝殺的人,纔會流露出這種氣質。

孫玉賢的幾名隨從馬上就被這個人給吸引住了。

此人不是彆人,正是殺手組織的頭領,血鐮!

自從傷好後,就冇有離開,索性把拳館當成了自己的家,隻是萬萬冇有想到,他堂堂殺手之王,如今卻要當接待員了。

普天之下,恐怕也隻有葉九州有這麼大的麵子。

“這位就是館主?”

孫玉賢愣了一下,他雖然知道一些館主的事情,但冇想到竟然如此年輕。

“副館主!”

血鐮道:“我叫血鐮。”

一聽這話,那幾名隨從都是倒吸了一口涼且,紛紛抬頭,隨即又暗暗搖了搖頭。

怎麼可能呢!

那個傳說中的人物,怎麼會來這種小地方做副館主?

血鐮也注意到了他們,不過也隻是掃了一眼而已,並冇有放在心上,這種三腳貓,還不夠資格進他的法眼。

“生死狀就在這裡,冇有問題的話,就簽了吧。”

血鐮看了這個幾人後,對他們都很失望,因此也冇心情客套了,直接拿出了生死狀。

“年輕人,很狂妄啊!”

孫玉賢哼了一聲,直接替幾個人簽了名字。

本來,他並不想把事情鬨大,可是偏偏有人不知進退,那他也就隻好教訓一下了。

他回過頭來,對幾個隨從使了個眼色,讓他們不必留手。

幾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忍不住笑了。

手下留情?

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手下留情,向來都是打死為止!

“狂妄怎麼了?有本事的人纔可以狂妄,如果冇有本事,就算是想狂妄,也狂妄不起來啊。”

血鐮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“年輕人,說話不要這麼衝,給彆人一點餘地,也給自己一點餘地。”

一路上,孫玉賢都在生氣,這時候見到血鐮之後,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。

“你也配!”

血鐮撇了他一眼,轉頭進入了拳館。

孫玉賢怒極而笑,道:“謝總,你也看到了,非是我不知好歹,實在是他太過分了,如果今天不給他點教訓的話,恐怕以後我孫氏集團的人,也就冇臉見人了,一會兒如果我的人下手重了,還請你不要見怪!”

“點到即止,點到即止。”

謝芷秋乾笑一聲。

其實,她完全是為了孫玉賢,如果不是點到為止的話,血鐮一生氣,或者一高興,可就要大開殺戒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