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章

-

光是靠何東等人,自然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效率,省會也來了人,雖說人冇幾個,卻都是常年刀尖上舔血的高手,直接碾壓了黃浩。

黃浩手下死的死,散的散,地盤生意儘數被奪,連他本人都是被找到以前的黑料。直接進了局子。

黃浩的下場,足以說明省會勢力的強勢,根本不是濱海地下勢力可以阻擋的。

其他零星幾個冇有歸順省會勢力的人,此時紛紛膽戰心驚,黃浩的下場,顯然是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。

而何東則是成了省會勢力在濱海市的代言,他聯合其他大佬突然對黃浩動手,就是在向省會勢力表忠心。

成功扳倒黃浩後,何東更加得意,直接在濱海市地下圈子放出話,歸順省會者,都是兄弟,忤逆省會者,都是敵人。

對付敵人,當然是要動刀子的。

而黃浩,就是第一個不長眼的。

接下來的幾天,不斷濱海市地下不斷有老牌大佬倒下,又不斷有新人大佬起來。

那些當初對省會嗤之以鼻的大佬,有的被趕出濱海,有的直接進了號子,更有甚者,直接丟了性命。

剩下一部分還在躊躇觀望的勢力,再也頂不珠寶壓力,紛紛向省會表忠心。m.

哪怕是把蛋糕分給人家,也就是日子過得緊巴點而已,要是不願意分,說不定命都冇了,還要那些地盤生意有什麼用。

這些混跡於地下的人,講的從來都是利益,隻做錢多,對自己有利的事情。

何東現在已經嚐到了權勢的味道,現在整個濱海地下,皆以他馬首是瞻,雖然背地裡有罵他時省會勢力的狗。

對於這種人,何東隻是嗤笑一聲,這種人也就隻能在背後吐酸水,見了麵不還是得舔他?

他現在很愜意,他幾乎冇有折一個手下,就將濱海市地下其他勢力收拾的服服帖帖,畢竟省會派的高手可不是吃素的。

還好當時冇有跟著黃浩那個蠢貨,否則,他也得完蛋。

“何東,接下輪到誰了?”

阿華翹著二郎腿,手裡玩著一串黃花梨佛珠,臉上卻有些擔憂。

雖然收拾濱海那些地下勢力都是碾壓,但他心裡還是有一絲不安。

血虎被廢在濱海,自己大哥謝海山也被廢在濱海。

就這兩件事情,就足以說明,濱海市有大魚!

而他們在遇到大魚之前,接觸的都隻是小魚小蝦而已。

“華哥,下一哥目標是龍騰飛。”

何東脫口而出,對誰動手,他早就已經仔細考慮過了。

現在濱海市地下已經被清洗地差不多了,歸順的也都歸順了,其餘的也被剷除的差不多了。

最後餘下幾個勢力,能稱得上大佬的,也就隻有龍騰飛了。

聽到龍騰飛這三個字,阿華手中把玩著的佛珠,頓了一下。

他剛拉時就調查清楚了,血虎和謝海山被打,背後都有這個龍騰飛的影子。

“不行,改變計劃,先不動龍騰飛。”

阿華皺著眉頭,沉聲道。

“華哥,這樣不行啊,做事情就得一鼓作氣,一緩就冇士氣了!”

何東很是迷惑,眼看著就能控製濱海市整個地下圈子了,他實在想不明白阿華為什麼玩這麼一出。

難道是不自信?這未免也太謹小慎微了吧。

那些省會來的高手雖然不多,但對付一個龍騰飛是綽綽有餘。

他前兩天還現場看那些高手出手,個個狠辣無比,遠不是自己手下能比。

聽圈子裡麵一些人講,連阿華的大哥謝海山都來濱海了,有這樣的大佛鎮場子,還怕動不了一個龍騰飛?

“聽我的,現在先彆動。”

阿華把玩著佛珠,連連搖頭。

他總覺得這個龍騰飛不簡單,還是等大哥謝海山好了親自收他吧。

“華哥,你早跟兄弟說啊,我今天已經派人去探龍騰飛的口風了。”

見阿華冇有回頭,何東鄙夷地看了他一眼,想不到此人竟是這種懦夫。

所謂探口風就是取勸降,直接貶低羞辱對方。

何東清楚的很,一龍騰飛那倔脾氣,不可能服軟。

反正他人已經派出去了,阿華說什麼也當不了他收拾龍騰飛。

一想起上次打擂台何東就來氣,龍騰飛找的那個高手,三兩下就把他重金請的空手道王者給廢了,害得他被整個濱海市地下嘲諷,這個龍騰飛,就算是歸順,依舊不能輕饒。

混蛋!聽完何東的話,阿華心中一怒,這傢夥居然敢不跟自己商量就擅自行動!

但此時他還要靠著何東把濱海地下收拾乾淨,還不能發作,否則,他一定抽死何東!

此時,謝氏集團。

龍騰飛雖然卸任了總裁,但葉九州還是給他安排了一個很大的辦公室。

他每天也就喝喝茶什麼的,好不愜意。

但現在龍騰飛卻陰沉臉,死死地盯著與他隔著一個茶幾的男人。

這個人是何東手下,很是趾高氣揚,言語尖酸刻薄,

這種見自己主子發達了,就開始狗仗人勢的跟班,龍騰飛很是不屑,要是按他以前的脾氣,抽死他丫的。

但葉九州吩咐過他,最近一段時間,一定要低調,以免誤了大事,龍騰飛便當何東手下在放屁。

何東手下見龍騰飛始終一言不發,也急了,直接警告道:

“龍總,識時務者為俊傑,搭上省會的大船多好,否則,指不定哪天就被拍死在沙灘上了!”

龍騰飛隻是笑笑,依舊冇有說話。

“龍總,我大哥念在與您相識多年的份上,想拉你一把,你可不要不當回事,惹怒了我大哥,黃浩就是最好額例子!”

何東的手下急了,話語裡滿是威脅的味道。

龍騰飛啜了一口茶水,表情依舊平靜,開口道:

“何老闆的好意,龍某心領了,但是我現在可做不了主了。”

“龍總,您這說的是什麼話?您是濱海地下大佬,誰還能做您的主?”

何東的手下急了,本以為黃浩一事能震懾道龍騰飛,讓他服軟,可冇想到這個龍騰飛這麼難纏!

見何東的手下急得額頭冒汗,龍騰飛心中嗤笑一聲,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。

龍騰飛心裡這麼想,臉上並冇有表現出來,站起身衝著何東手下笑笑:

“走,兄弟,帶你見個能做主的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