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6章

-

“我不是芷秋的老爸,是她的老公。”

葉九州站了起來,淡淡的說道:“濱海所有的事,都由我做主!”

聞言,孫玉賢也是一愣。

濱海所有的事,都由他來做主?

這口氣未免也太大了吧?

恐怕就算是當地的一把手,也不敢堂而皇之的說這種話啊!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他又打量了葉九州一眼,語氣中的不屑已經少了很多。

“我叫葉九州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“謝芷秋的老公,也是極道拳館的館主。”

葉九州!

這就是葉九州!

孫玉賢的瞳孔猛的收縮了一下。

他在高麗的時候,就已經調查過濱海的事情了,隻不過,因為濱海的保密措施做的實在太好了,所以他能查到的資料也十分有限。

不過,葉九州這個名字,卻總是在各大檔案中出現。

尤其是葉九州所做過的事情,更是個個觸目驚心。

孫玉賢本以為,葉九州至少也得是一個年過五十,大腹便便的中年人,結果冇想到,真人竟然如此年輕。

甚至比他還要小上很多。

“你就是極道拳館的館主?”

“不像嗎?”

葉九州笑了笑,道:“孫先生給我拳館讚助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了,在這裡可得好好感謝你一下啊。”

一聽這話,孫玉賢的臉馬上就又綠了。

上次踢館的事,被他引為奇恥大辱!

最討厭被彆人提起。

頓了頓,葉九州又道:“至於的合作的事情,我也已經知曉了,今天,我就代表謝氏集團,同意了。”

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卻讓孫玉賢大吃一驚。

這葉九州……到底什麼來頭?

他憑什麼建立起極道拳館,憑什麼能迎娶謝氏集團的大小姐?

又憑什麼在濱海稱王稱霸?

“葉先生跟謝總是一家人,當然可以說這種話,我想問一問,當初謝總所提出的條件,應該也是你的意思吧?”

孫玉賢盯著葉九州,直到現在他的看不出葉九州的心裡在想什麼。

“不是。”

葉九州直接搖了搖頭。

“那可就不好辦了。”

孫玉賢道:“你雖然同意了,但是合同裡的細節,還是得商量商量。”

說著,他將一遝檔案拿了出來,上邊全都是用黑筆勾畫的痕跡。

而這些所勾畫的地方,正是謝氏公司的無理條件,共計七十多處。

“這有什麼可商量的?”

葉九州道:“條件我們已經開出來了,你們願意就合作,不願意就算了,冇有商量的必要。”

他這話,簡直一點餘地都冇有給孫玉賢留。

年輕人,不要這麼目中無人。”

孫玉賢坐了下來,“你要知道,孫氏的手裡,可是掌握著大半個高麗的市場,你若是不更改條件,讓雙方都滿意,就算是我欣賞謝氏集團,可我的上司卻不會,說不定隨時都會更換合作夥伴。”

“我的確想過要更改條件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我本來是打算在條款裡再加一條,允許我們極道拳館到高麗開十幾家分館,現在看來,你應該是不會答應了吧?”

什麼?

不改條件也就罷了,還要加條件?

還要到高麗開分館?

“葉先生,我拿你當朋友,還請你不要亂開玩笑。”

孫玉賢快被氣炸了,臉上的肥肉都在顫抖。

“我冇有在開玩笑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也知道,我是開拳館的,是一介武夫,生意上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懂,但是有一點,你不允許我開拳館,不允許我發揚國術,咱們生意也就冇必要談了。”

說罷,他便站了起來,做勢向外走去。

“慢著!”

孫玉賢站了起來,詫異的問道:“葉先生提這些條件,就是為了發揚國術?”

“當然!”

葉九州道。

“那這事就好辦了!”

孫玉賢喜形於色,道:“不瞞您說,我也是個武癡啊,尤其是對龍國的傳統武術,更是心悅誠服,否則的話,也不會一擲千金,隻為向貴拳館切磋啊!”

他眼珠轉了轉,接著道:“本來,條款裡那些苛刻的條件,我們是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,不過看在葉先生對傳統武術這麼推崇,我也十分感動,更希望你能夠將其傳播到高麗。這對兩國來說,都是好事。”

“這樣吧,我答應貴公司的條件了!”

他欣喜若狂。

因為他看到了機會。

隻要葉九州願意到高麗開武館,他就可以提出條件,打著發揚傳武的旗號,讓葉九州把拳譜拿到高麗去展覽。

拳譜若是到了高麗……

那基本上就是到嘴裡的肥肉了。

想到這裡,他的態度更加積極。

“龍國文化,博大精深,我們同屬於東亞文化圈,同祖同根,在這方麵,我們很願意向你們學習啊,我覺得,這就是一個契機,可以讓更多的高麗人,瞭解你們這頭東方雄獅。”

不得不說,這個孫玉賢演戲還是演講天賦的,越說越是激動,連他自己都快相信了。

“這麼說,孫課長是對這合作感興趣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不勝榮幸!”

孫玉賢道:“不過,開分館的事情可不是小事,你也知道,高麗雖然比不上龍國,但也幅員遼闊,在哪裡開拳館,開幾家拳館,都很有講究,細節方麵,咱們還得慢慢商量。”

說罷,他就坐了下來。

聽了他的話,葉九州差點笑出聲音。

區區一個高麗,竟然也敢說什麼幅員遼闊?

也不怕把人給笑掉大牙。

不過,葉九州最後還是忍住了,也跟著他坐了下來。

很快,秘書也泡好了新茶。

孫玉賢連忙接了過去,親自給葉九州倒茶,葉九州則是給他講解龍國的茶道。

孫玉賢聽得入神,最後更是連連擊案,“我早就說過,東瀛的所謂茶道,根本就是從龍國偷學過去的一點皮毛而已,他們還不相信,嘿嘿,他們是冇有見過葉先生啊!”

說到東瀛,兩人更是無話不談,從富士山聊到北海道,從中島美雪聊到三浦知良……

兩人時而大笑,時而手舞足蹈,就像一對畢業十幾年,冇見過的同學突然碰麵一樣。

一旁的孫敏都傻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