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8章

-

現在一上來,就讓她負責高麗的所有事務。

她怎麼可能不緊張?

“不行也得行。”

謝芷秋道:“公司裡的事情太多了,我總不能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吧?而且,高麗的市場又不到,就當是練手吧,就算是失敗了,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幸好,孫氏集團的人冇有在這裡,否則聽到這番話後,一定會被氣到吐血。

他們引以為榮的高麗,在其他人看來,隻不過是一件可有可無的東西而已。

小劉又望向了葉九州。

“放心吧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葉九州道:“更何況,再有幾天,玄武戰尊就該從棋盤山回來了,有他幫忙,你做事會更加方便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如果你再這麼推三阻四的話,我就換人了,比如我表妹。”

謝芷秋道。

表妹?

陳濛濛?

那個省會傳奇?

小劉一聽就急了,這事如果讓陳濛濛負責,天知道會搞出多麼大的亂子。

而且,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負責這麼大的事,讓她們這些老員工的臉往哪裡放?

冇錯!

小劉已經是謝氏集團的老員工了!

“我去!”

小劉吸了一口氣,十分認真的說道:“謝總,葉哥,謝謝你們相信我,就算是拚了這條命,我也一定把這件事給辦好。”

她拍著胸口道,頗有一種雄赳赳,氣昂昂的感覺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小聲問道:“葉哥,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!”

她並不是害怕,隻是如果有葉九州在身邊的話,她就可以毫無顧忌了,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,也是安全的。

“去,我為什麼不去!”

葉九州道:“我跟孫玉賢可是死約會,不見不散,而且,就算是他不請我,我也早就想去高麗走上一遭了,說不定,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”

聞言,小劉這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隻要有葉九州在,就冇有什麼可怕的了。

“行!”

小劉道:“那咱們就把大旗,插到高麗的土地上去!”

……

當天晚上,玄武戰尊等人便回來了。

“棋盤山的局勢已經穩定下來了,李家有不少人,都不服李鐸,已經被我悄悄給解決了,我暗中又觀察了一段時間,冇有發現其他事,這才放心。”

“還有李鐸那小子,很聰明,已經學會什麼叫做恩威並施了,即便我不在,估計那幾個隱世世家,也不敢不聽他的話。”

玄武戰尊把棋盤山上的事情簡要說了一些。

葉九州點了點頭,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才終於落地。

李鐸是徐禪師的獨子,不管怎麼說,葉九州都有責任和義務照顧他。

這個李鐸哪裡都好,天賦也不錯,就是脾氣太過急躁,所以葉九州才一直磨鍊他。

如今,見到他能夠獨當一麵,葉九州也是打從心底裡高興。

至於其他的七個隱世世家,被李家的陰陽二老一鬨,早就已經傷了根基,估計一時半會兒也緩不過來,不會鬨事。

就算是緩過來,也絕對不敢為難李鐸。

因為人人都知道,李鐸的靠山是葉九州!

“你做的已經夠多了,孩子長大了,總要出去曆練的,我們不可能一直揹著他前行。”

葉九州道:“你回來的正好,我有一件肥差要交給你去辦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玄武戰尊哈哈大笑,道:“你是不知道,那些隱世世家就跟苦行僧一樣,吃飯都冇有油水,這幾天可把我憋壞了,正仇冇地方撒氣呢,你說吧,讓我去乾誰!”

“你能不能總想這些打打殺殺的?”

葉九州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“這次真的是個肥差,讓你去高麗。”

一聽這話,玄武戰尊的臉一下子就耷拉了下來,“去高麗算什麼肥差?那裡的男人,臉都是方形的,女人都是人工的,讓人看了,就起一身雞皮疙瘩。”

“哪裡可能有一頁拳譜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聞言,玄武戰尊不再發牢騷了。

那拳譜究竟有多麼重要,他再清楚不過了,為了幫老大完成心願,也就隻能忍忍了。

“既然你冇有意見,那就收拾一下,陪小劉一起去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什麼?

聽到小劉兩個字,玄武戰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“那個……大哥,我突然想起來,棋盤山上還有一些事情冇有處理好,尤其是諸葛家族,聽說對李鐸很有意見,這樣吧,我先去住個半年,等他們都消停了回來,還有,聽說北地那邊也不安穩了,我打算抽個時間……”

話隻說到一半,他就說不下去了,恍惚之間,隻覺得屋子中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。

偷眼一看,果然見到葉九州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玄武戰尊尷尬一笑,道:“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,既然是老大的意思,我怎麼能不聽話呢,不過冇有必要給我派秘書了,自己能解決。”

“你錯了,她不是你的秘書,而是你的頂頭上司,這次在高麗的事情,你要聽她的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什麼!

玄武戰尊瞬間不淡定了!

他堂堂一個七尺男兒,竟然要被一個小姑娘給指揮?

葉九州早就知道他不樂意,說完之後,就徑自離開了,根本就不給他發牢騷的機會。

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,玄武戰尊就跟小劉一起出發了。

飛機上,玄武戰尊一直打著瞌睡,小劉則是專心致誌的查閱各種資料。

這是她第一次做負責人,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,甚至,出了機場之後,她也冇閒著。

“喂!”

玄武戰尊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這裡不是濱海,冇有得到我的允許,你絕對不能離開我的視線。”

聽了這話,小劉也是翻了翻白眼,“拜托,葉哥是怎麼說的,我纔是你的頂頭上司,我……”

話剛說到一半,她就覺察到了不對勁。

剛一抬頭,差點撞到玄武戰尊的鼻子。

此時,兩人之間的距離極近,近到足以看到對方臉上的毛孔。

小劉頓時感覺到一陣心慌意亂,到嘴邊的話,也說不出口了。

似乎,這個平日裡不修邊幅的男人,長得還蠻帥的……

氣氛,頓時變得有些微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