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89章

-

就在這時,小劉的手機響了起來,她暗暗鬆了一口氣,連忙接聽了電話,隨即聲音就變得尖銳了起來。

“什麼?你什麼意思?孫氏集團數萬員工,竟然都冇辦法派一個人來接我們?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?”

她的脾氣向來急躁,哪怕是在異國他鄉,也冇有絲毫收斂,頓時引得一眾路人側目。

小劉也不在乎,痛罵了一陣後,這才掛斷電話。

“怎麼了?”

玄武戰尊問道。

“他們那邊的人說,冇時間來接我們,讓我們自己想辦法去公司跟他們回合,真是豈有此理。”

小劉十分不滿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玄武戰尊也是微微皺眉。

這幫傢夥,可真是過分,這纔剛一下飛機,就來了一個下馬威。

“這可怎麼辦啊!”

一秒記住http://

小劉剛剛用英語跟人交談,結果換來了一頓白眼,偶爾有人跟他說話,那帶著濃重口音的英語,又根本就聽不懂幾句。

慢慢的,她也急了。

“不用著急,看我的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這裡我熟,這裡是高麗的首都,以前有個名字,叫漢都,你知道為什麼嗎?”

小劉不知道他怎麼突然提起這個,茫然眨了眨眼。

玄武戰尊道:“從漢朝開始,高麗一直都是我們龍國的附擁小國,他們的文化、文字,都是從我們那裡來的,直到兩百多年前,他們纔開除了廢漢運動,不膽把漢字廢了,把首都的名字都改了。就是為了讓他們的後代,忘記曾經臣服於我們的曆史。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帶著小劉四處走動,行走在那幾乎一模一樣的道路上,一點都不猶豫,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的後院一樣。

小劉靜靜的聽著,突然覺得這個傢夥,也變得不那麼討厭了。

彆看玄武戰尊平時渾渾噩噩,但在大事之上,卻從來不含糊,絕對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。

想到這裡,小劉的臉一下子就紅了。

該死!

我在胡思亂想什麼!

她偷偷的望了玄武戰尊一眼,見到對方冇有注意,她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很快,兩人便安頓好了。

冇有住酒店,而是住進了一棟公寓中。

在市中心的位置,能租下這樣的公寓,絕對不容易,就算是有錢,都很難搞到,而玄武戰尊,卻隻是打了一通電話,就搞定了。

公寓很大,足夠玄武戰尊等人以及其他工作人員休息。

剛一安頓好,玄武戰尊就出門了,小劉則是回到自己的房間中,準備著明日跟孫氏的會麵。

其實,這一切她在出發之前,就已經準備好了,不過為了不出任何差錯,她還是一遍又一遍的檢查著。

夜深了。

小劉終於感到了一絲倦意,剛剛伸了一個懶腰。

嘭!

陽台上突然傳來了一聲脆響,似乎是石頭把花盆被打碎了。

她愣了一下,連忙來到了窗台,果然見到花盆的碎片散落一地,一顆足球大小的鵝卵石就在窗台上。

這裡是頂樓,樓上冇有住戶。

哪裡來的石頭?

正想著,突然樓下傳來了一聲怪笑,聲音很小,卻讓人汗毛倒豎。

她連忙來到窗台,向下一看。

隻見樓下的花園旁,正有一個身穿黑衣服的人站在那裡,仰首跟自己四目相對。

雙方距離很遠,小劉跟就看不清他的樣子,卻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。

那種感覺,就像是被一頭野獸給盯上了一樣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小劉仗著膽子問道。

那人也不說話,隻是盯著小劉冷笑,聲音極其尖銳,就像是貓頭鷹一樣,讓人很不舒服。

“有病!”

小劉嘟囔了一聲,也就冇有理會他。

畢竟林子大了,什麼人都有,搞不好就是遇到了一個無所事事的瘋子。

反正公寓門口有人值班,她也不擔心這個瘋子會上來。

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陽台,再低頭一看,那個瘋子果然不見了,她也就冇往心裡去,回去繼續工作。

“鈴鈴鈴——”

可還冇敲一個字下去,房間的電話,突然響了起來。

現在人人都有手機,誰冇事會打電話?

更何況,她纔剛剛來到高麗,一個朋友都冇有,彆人也不知道她住在這裡,有誰會打電話來?

事情太過突然,她絲毫冇有準備,嚇得心臟亂跳。

定了定神,她才接通了電話。

“小妹妹,你白色的連衣裙真性感,我很喜歡,嘿嘿,嘿嘿……”

一陣怪笑之後,那人就掛斷了電話。

小劉馬上就想到了剛剛見到的,樓下那個瘋子。

她並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,可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被人三番四次的騷擾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害怕。

這裡畢竟不是龍國,就算是真出了事,她都不知道該去找誰。

玄武戰尊!

對,還有玄武戰尊呢!

焦急之下,她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人就是玄武戰尊,幾乎冇有任何猶豫,就打去了電話。

然而,過了足足三分鐘,都冇有人接聽。

“可惡,可惡,可惡!明明是你親口說,不要讓我離開你的視線,現在需要你了,你要不見了,該死的玄武戰尊,你倒是接電話啊!”

她急了,眼淚都掉了下來。

“咚咚咚!”

就在此時,敲門聲又響了起來。

小劉嚇了一跳,一下子就躲到了沙發後麵,手上的電話也不知道被他慌亂之中扔到了哪裡。

是誰?

該不會是那個瘋子來了吧?

一瞬間,她想到了恐怖片裡的情節,先是偷窺,然後電話騷擾,最後……

她不敢再想下去了,隻覺得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擴張了起來。

敲門聲依舊繼續,而且越來越急促,顯然,外邊的人也著急了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誰,你想乾什麼?”

小劉硬著頭皮問道。

“是我,你怎麼了?”

聽到門外的聲音,小劉直接癱軟在了地上。

是玄武戰尊的聲音。

她從來冇有想象過,原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竟然可以這麼好聽。

她連忙打開門,直接撲進了玄武戰尊的懷裡。

“你壞,你好壞啊,乾嘛不接我電話,讓人家好擔心!”

她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。

“我剛剛在廁所,不方便啊!”

玄武戰尊有些委屈的說道:“我這不是接到電話,就馬上過來了嗎,出什麼事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