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0章

-

“有壞蛋!”

小劉心有餘悸的說道:“剛剛有人用石頭砸我的玻璃,還在樓下偷窺我,剛剛還給我打了騷擾電話,他竟然知道我的衣著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她緊了緊衣服,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。

“就這?”

玄武戰尊翻了翻白眼道:“放心吧,就是一些無業遊民的惡作劇罷了,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的,樓下有保安值班,難道你還他們飛上來?”

“不是惡作劇,是真的……”

“彆自己嚇自己了。”

不等她說完,玄武戰尊就捏了捏她的臉蛋,“你多久冇休息了?你看你眼睛都是紅紅的,一定是精神衰弱,自己嚇自己,聽我的,乖乖睡上一覺,我保證明天一早,什麼事情都冇有了。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把小劉往臥室裡推。

剛開始,小劉還不願意,直到玄武戰尊答應她,自己會睡在客廳時,她這才放心去睡。

簡單的梳洗了一下,想到有玄武戰尊這個貼身保鏢,小劉的心裡果然安心了不少。

她雖然冇有見過玄武戰尊跟人動手,但是能夠跟葉哥做兄弟,就算是再差,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去吧?

直到臥室中傳來輕微的呼嚕聲,玄武戰尊這才離開小劉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地板上,一灘血跡,一個人男人縮在角落中,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好肉。

“為……為什麼?”

那人見到玄武戰尊,下意識的往牆角縮了縮。

“因為,你嚇到了我的女人,簡直是罪不可恕!”

每個字,都是從玄武戰尊的喉嚨裡逼出來的。

顯然,他已經動了真怒。

那人也是嚇的一哆嗦,身上的傷口更痛了。

剛剛,他潛入公寓中,準備偷襲小劉,可是,冇等走近樓道,就被一個黑影給拽的了這間屋子裡。

他甚至都冇看清對方的模樣,四肢就被人折斷了,胸口更是有六根肋骨,被人一腳踩斷。

他此生都冇有見過如此恐怖的人。

“給我一個痛快吧!”

他倒也乾脆,知道自己不是對手,索性放棄了抵抗的打算。

事實上,他也無力抵抗了。

“你不配!”

玄武戰尊哼了一聲,將他拎了起來,直接從陽台上給扔了出去。

這人少說也有一百七八十斤,可是在玄武戰尊的手上,就跟一個小孩子冇有什麼區彆,不偏不倚,就被玄武戰尊扔到了垃圾桶裡。

一夜,相安無事。

小劉睡得十分安詳,第二天起床之後,也是精神百倍,馬上召集員工開會,商量怎樣應付孫氏集團。

昨天,隻是個下馬威而已,今天纔是重頭戲,他們必須要做好充足的準備。

而玄武戰尊,則根本不在乎這些。

他這次來,就是做護花使者的,其他事情,統統跟他冇有關係。

“兩個公司的合作,在濱海的時候就已經敲定了,我們這次來,隻是理解性的回訪而已,他們若是耍花招,那是他們的事情,我們絕對不能墮了謝氏集團的威風,抹黑這塊金字招牌,大家明白了冇有。”

小劉顯得十分乾練,頗有幾分謝芷秋的感覺。

“我們明白!”

大家齊聲答應。

“好,大家分頭準備吧,晚上的時候,就輪到你們表現了。”

大家點了點頭,開始分頭整理資料。

小劉則是來到了玄武戰尊的身邊。

“我的眼皮子一直跳,我覺得今天晚上,一定不會太愉快。”

她問道:“你說我該怎麼辦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玄武戰尊聳了聳肩,“劉姐啊,你纔是上司,不要什麼事情都來問我好不好?難道你領工資的時候,也會讓我幫忙嗎?”

“既然知道我是你的上司,還敢頂撞我?有什麼想法,你還不從實招來。”

小劉哼了一聲道。

官大一級壓死人啊,她很享受這種當官的感覺,尤其是在管著玄武戰尊時,會讓她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。

“真拿你冇辦法,人不大,官癮卻不小!”

玄武戰尊無奈的搖了搖頭,道:“既然你都誠心誠意的問了,那我就老老實實的告訴你吧。”

“什麼?”

小劉豎起了耳朵。

“晚上,包裹得嚴實點,彆吃虧。”

“啊?”

小劉愣了一下。

她是去跟人家談判,又不是去北極探險,為什麼要包裹起來?

還有,能吃什麼虧?

“聽我的就行。”

玄武戰尊不再多說,不知道從哪裡搜刮來一袋薯片,就自己躲一邊去享受了。

小劉的額頭也是冒起了三道黑線。

不愧是葉哥的好兄弟啊,這兩個人做事說話都差不多,總是裝神弄鬼,什麼事情都隻說一半,讓人琢磨不透!

……

五十裡外的一棟海邊彆墅中。

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,正在撫摸桌子上的玻璃杯,每個玻璃杯的容量都不一樣,裡邊裝著水,他每次用手撫過玻璃杯的邊緣,都會響起一串音符。

幾十個音符串聯起來,竟變成了一段優美的旋律。

旁邊站著不少人,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,一個個如同雕塑一般,低著頭。

直到一首曲字彈完,男子這才站直身體,順手把一桌子的玻璃杯全都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。

用完的東西,在他看來,就已經冇有價值了。

“抬上來。”

他招了招手,馬上就有兩個人抬了一副單架過來。

單架上的人,渾身上下纏滿了繃帶,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了。

“燦哥,對不起!”

那人強打精神,說道:“點子紮手。”

“可查到是什麼人?”

金大燦用手帕擦拭著手上的水漬,臉色變得十分難看,“打狗還要看主人,竟然有人敢在七星幫的地盤上,打我的狗?”

“查到了。”

那人皺著眉頭說道:“聽說,他就是謝氏集團的一個普通員工,這次是做為安保人員來的高麗。”

“連一個安保人員都鬥不過,你還真是個廢物啊!”

金大燦不再理會他,直接擺了擺手,讓人把他抬了下去。

隨後,他又來才了窗邊,從窗台上拿來一個比公文包還要大的手提電話。

這電話可是貨真價實的古董,在七十年代,隻有大哥纔買得起,如今,也隻能在博物館中見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