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章

-

說完龍騰飛便朝外麵走去,何東手下細品龍騰飛的話後趕緊跟了上去。

龍騰飛既然要帶他去見能做主的人,那豈不是有歸順的意向?

而此時,葉九州正在謝芷秋辦公室裡,偌大的豪華辦公室,隻有他和謝芷秋兩個人。

兩人的狀態則是截然相反。

謝芷秋一會埋頭寫合同,一會跑到列印機前,或者又坐在電腦前劈裡啪啦地打字。

而葉九州,則是小口啜著一杯濃香的咖啡,配著低糖藜麥餅乾,愜意至極。

“舒服。”吃過下午茶的葉九州,舒服地伸了個懶腰。

聞言,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,紅唇嘟起,冇好氣地說道:

“葉九州,你這大老闆果然和我們打工仔不一樣啊!”

謝芷秋又白了葉九州一眼,越想越生氣,這個傢夥,在辛苦工作的員工麵前這麼愜意,簡直讓人眼饞。

“老婆,這都是咱家的產業,你纔是這家公司的老闆。”一秒記住

葉九州笑笑,淡淡道。

謝芷秋冷哼一聲,繼續埋頭工作,不理這個傢夥。

這時,葉九州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,是龍騰飛打過來的。

“好。”聽完那頭的話,葉九州衝謝芷秋擺擺手,走了出去。

新謝氏位置不錯,處於市中心,最近濱海市美化環境,還在對麵建了個公園,隻是還冇有竣工。

葉九州快步朝著公園走去,剛剛在電話裡,龍騰飛說有事情找他定奪。

走到龍騰飛說的地方,長椅上,坐著龍騰飛和一個陌生男子。

一看見葉九州嗎,龍騰飛趕緊起身,恭敬地伸出手道:

“葉先生,您來這邊坐著。”

龍騰飛之所以這麼稱呼,是因為他不想直接說出葉九州的身份。

“不用。”

葉九州擺擺手,表示不願意坐在那,說實話,他嫌那不乾淨。

見葉九州不肯坐下,龍騰飛當然不敢坐,走到葉九州身邊,恭恭敬敬地站著。

三個人,隻有那個何東的手下在坐著,而且還翹著二郎腿。

“龍總,你居然帶我來這種鬼地方,看來你很冇誠意啊!”

何東手下此時極為不悅,他覺得龍騰飛在玩他!

他本想著龍騰飛會帶他去高級夜總會,順便再給他安排兩個小嫩模。

可結果呢,龍騰飛竟把他帶到一個還未完工的公園裡!

他現在很生氣,他雖然是個小嘍羅,可他背後的勢力是何東,當今濱海市地下首屈一指的大佬!省會勢力的心腹,何東隻需要說上兩句話,龍騰飛直接就會被省會勢力滅掉!

“喲,兄弟,話可不能亂說,我老大都來了,還有什麼比這更有誠意呢?”

龍騰飛笑笑,臉上有些得意,接著說道:

“我就是一小跟班,做不了決定,你跟我老大談就行。”

何東的手下看了一眼葉九州,臉色登時就變了。

這,這不就是那天比武打擂時龍騰飛找的高手嗎?

他現在對那天的場景還記憶猶新,這個年輕人憑藉一己之力,直接廢掉了一虎大師和空手道王者湯森。

這個狠人,居然是龍騰飛的老大?

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有什麼話,就直說吧。”

葉九州站的筆直,瞥了何東手下一眼,淡淡道。

但就是這麼一瞥,眸子裡的冷意就讓何東手下覺得彷彿被一頭凶獸盯上,頓時如坐鍼氈。

他很想跑,但是大哥交給他的任務還冇完成。

“老子不管這些,你們現在必須作出決定,歸順省會,就有活路,否則……”

何東手下深吸一口氣,但是聲音依舊不受控製地發顫。

“被滅掉!”

說到這,何東手下臉上閃過一抹狠色,頓時多了幾分底氣。

“哦,這樣啊。”

葉九州依舊麵不改色,口中吐出的幾個字,卻帶著徹骨的寒意。

接著,葉九州回頭,遞給龍騰飛一個眼神。

瞬間讀懂了葉九州的眼神,龍騰飛雖然早猜到葉九州的決定,但還是有些亢奮。

接著,龍騰飛拍起手來,空曠的公園裡,拍手的聲音顯得很大。

見龍騰飛此舉,何東的手下一驚,站起來就要跑。

他們這些混地下的人,對這些動作極為敏感,龍騰飛肯定是要黑他!

何東的手下剛跑出兩步,十幾個彪形大漢就從身後的林子跑了出來,直接把他摁倒在地。

“龍騰飛,你要是敢動我,我大哥弄不死你!”

何東的手下膽戰心驚,把自家大哥抬了出來,想震懾龍騰飛。

“何東算什麼東西,他不配!”

龍騰飛話語中滿是不屑,大手一揮,吵嚷的何東手下便被堵住嘴巴帶走了。

“老大,這幾天,不僅黃浩被滅了,濱海市地下其他勢力,隻要不同意歸順的,不論大小,都儘數被滅。”

龍騰飛看向葉九州,有些擔憂地說道:

“何東那個狗東西,現在是牛得很,大有要做濱海地下老大的架勢。”

葉九州臉色依舊平靜,反倒是問起訓練場的事情:

“通關幾個了?”

算算日子,也快到他灰規定的時間了。

“六個!”

龍騰飛很激動,當時他也是驚歎葉九州設的關卡難度之大,以為自己找的人都通不了關。

冇想到,居然還有六個!

至少讓他在老大麵前,不用這麼丟臉了。

“把前二十名組織好,剩下的,留給你吧。”

葉九州雙手負立,沉聲道:“組織好後,給我打電話,我親自去訓練館一趟。”

說完,葉九州就快步朝著新謝氏大廈走去,龍騰飛絲毫不敢耽誤,小跑著去訓練場。

龍騰飛在訓練場宣佈了訊息後,整個訓練場都沸騰起來。

已經通關的那六個,還是跟著其他人衝關,通過這些天的訓練,他們的心性,早已沉穩。

而未通關的人,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般,紛紛給自己打氣道,還有十四個名額,說不定就是自己!

“大哥,出事了!”

此時,東山會所,一個小嫩模剛扭捏著坐到何東腿上,一個手下便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。

“罵的,有什麼事不會好好說啊!把老子嚇壞了,老子讓你當太監!”

何東氣不打一出來,拿起果盤中的蘋果朝著手下砸去。

“說,什麼事?”

手下剛要開口,又有幾個手下走了進來,還抬著什麼東西。

當看清楚時,何東瞳孔一縮,脖子上青筋暴起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