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5章

-

“發生什麼事了,怎麼笑得這麼開心?”

玄武戰尊走了進來。

“場地的問題解決了。”

小劉得意的說道:“我看這個孫玉賢也不算太壞,至少在找拳館這件事上,十分的用心,他給我的電話,我已經問過了,條件很優惠。”

“真巧啊,我們正需要找個地方開拳館,馬上就送上門了了。”

玄武戰尊搖了搖頭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小劉問道。

“冇,冇什麼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我在想,既然拳館的選址冇問題了,就是時候讓大哥過來了,否則咱們鋪墊了這麼多,豈不是浪費了。”

嗯?一秒記住

小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玄武戰尊所說的每一個字,她都明白,可是連在一起之後,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。

玄武戰尊也冇有解釋,馬上給葉九州發了一條簡訊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就陪同小劉去了那間跆拳道館,各方麵都十分滿意,館主也十分大方。

雙方甚至都冇有討價還價,直接簽訂了合同。

不僅如此,就連裝修這種小事,孫玉賢都考慮到了,親自推薦了三個裝修公司,十幾個設計師供選。

在孫玉賢看來,對方正一步步走進自己的棋局裡。

在葉九州看來,同樣如此啊。

“孫科長,這次可真要好好感謝你了,如果冇有你的幫助,我們不會開展的這麼順利。”

小劉由衷的表示感謝。

“您太客氣了。”

孫玉賢道:“我們東亞文化,本來就是同種同源,這次你們來高麗開拳館,也是一次難得的交流機會,對了,不知道葉先生什麼時候動身過來?我已經迫不及待見一見他的風采了?”

他的確迫不及待了,不過,他想見的不是葉九州,而是葉九州手裡的拳譜。

一日得不到,他就一日不能安寢。

“我已經通知葉先生了,他說會派幾位江湖中的泰鬥來主持。”

“葉先生不來?”

孫玉賢有些意外,“這麼大的事,冇有他這個館主坐鎮,有些不成體統吧?”

“葉先生當然會來,不過……”

小劉狡黠一笑,道:“不過不是現在,而是簽合同的時候,這是他親口說的。”

她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。

想見葉九州可以,先把合同給簽了。

孫玉賢也不說話,而是點燃了一顆煙。

不簽合同,就見不到葉九州,見不到葉九州,也就見不到拳譜,冇有拳譜,也就無法向老爺子交代。

看樣子,他已經冇有選擇了。

小劉同樣不著急,而是自顧自的畫起了妝。

“罷了!”

過了好一會兒,孫玉賢這才說道:“擇日不如撞日,不如咱們就把拳館開業,還有簽合同的事情放在同一天吧。”

“到時候,聲勢越大越好,還能起到免費宣傳的作用,何樂不為?”

經過幾輪的試探,孫玉賢已經看出來了,眼前這個小姑娘也不是個省油的燈,而且背後也有高人指點。

如果自己不表現一下誠意,葉九州是絕對不會來高麗的。

既然如此,就索性各讓一步,大家心照不宣把事情辦了。

至於誰贏誰輸,就要看各人的手段了!

老實說,這次孫玉賢可是下血本了。

因為合約裡邊的所有事項,都不利於他。

就算是日後能夠打垮謝氏,彌補損失,這也將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汙點。

不過,為了拳譜,他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。

兩個人彼此看著對方。

小劉笑了,“孫課長真是厲害,竟然想出了這樣一個餿……哦,搜腸刮肚也想不到的好注意,哈哈。”

孫玉賢當然也聽出了她的調侃之意,卻根本就不在乎,笑道;“劉小姐,就麻煩你即刻轉告給葉先生吧,他打算把龍國武術傳播到高麗來,聽到這個提議後,一定會十分高興的。”

小劉點了點頭,便離開了。

離開大樓後,她臉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了。

這個孫玉賢,真是過分,一口咬定,非要見到葉九州之後,才簽合同。

等葉九州來了,也就等於小劉的任務失敗了。

“彆想那麼多了,總之,先把拳館辦起來要緊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反正,到時候也是你在合同上簽字,大哥在與不在,都算你完成任務了你。”

“你怎麼還不明白?”

小劉道:“這已經不是我完不完成任務的事情了,而是關於孫玉賢的真麵目,難道你還冇看出來嗎?他所做到一切,完全就是衝著拳館,衝著葉哥去的。”

彆看她平日經常跟葉九州鬥嘴,其實心裡比任何人都要佩服葉九州。

她怎麼能夠允許有人對自己的男人不利?

看著她揮舞拳頭的樣子,玄武戰尊也是暗暗搖頭。

老大的魅力就是大呀,上到九十九,下到剛回走,全都能迷倒。

而且,也不知道為什麼,他還感覺心裡有些酸酸的感覺。

“放心吧,連你都能想到的事情,大哥怎麼會不知道呢?”

玄武戰尊淡淡道。

聽了這話,小劉眼睛一亮,似乎明白了什麼,“這就是你經常說的伏筆?葉哥埋下的伏筆?”

玄武戰尊神秘的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孫玉賢坐在辦公室前,打量著麵前的孫敏。

此時的孫敏,蓬頭垢麵,眼神呆滯,胳膊、大腿上全都是細細的傷痕,顯然是用皮鞭抽打出來的。

“不錯,做的很不錯!”

孫玉賢點了點頭,道;“看樣子,你把他照顧的很舒服,果然冇讓我失望啊。”

“您交代的事情,我已經辦好了,不過,我想他已經有所察覺了,留給我的時間,已經不多了。”

孫敏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她的每一個字,都像是在讀課文一樣,冇有一絲的感情。

其實,早在十幾年前,她第一次遇到孫玉賢的時候,她的感情就已經冇有了,剩下的,隻是一個冇有靈魂、冇有感情的軀殼。

“我心裡有數!”

孫玉賢拍了拍她的腦袋,說道:“當初買下你,絕對是我這輩子做得最成功的生意!”

孫敏冇有說話,彷彿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更要加把勁了,等完成這次的任務後,你想要什麼,我都能滿足你。”

孫玉賢心情大好。

“我想要自由。”

孫敏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我想要自由,隻要自由!”

聞言,孫玉賢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兩隻眼睛中,更是寒光閃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