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6章

-

不過,片刻後,那寒光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前所未有的溫柔。

“好,我滿足你,隻要你能夠完成這次任務,那你就是自由身了。”

“真的麼?”

孫敏喜出望外,眼睛中也出現了神采,彷彿重新煥發了活力一樣。

“當然是真的,我什麼時候騙過你。”

孫玉賢輕輕撫摸著她的臉,務必的和藹可親。

恍惚之間,孫敏好想回到了十幾年前,初見孫玉賢的那一天。

那一天,他也是這樣摸在就。

不過,隨後,便是噩夢。

一天又一天的噩夢!

永遠都醒不過來的噩夢。

想到自己這十幾年所經曆的一切,孫敏一下子清醒了過來,鄭重道:“希望課長言而有信。”

“你是自然。”

孫玉賢道:“你出來的夠久了,時間太長的話,老東西會起疑心的,快回去吧,千萬不要功虧一簣。”

孫敏點了點頭,隨即快步離開。

看著她的背影,孫玉賢的目光也寒了下來。

“哼,一件工具,也敢跟我討價還價?”

“背叛我的人,都得死!”

“冇有利用價值的人,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!”

他發泄了一會兒,隨即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“目標,葉九州,格殺勿論!”

……

掛斷電話後,他就去了拳館,臉上依舊帶著招牌式個微笑。

“明天就是開業大典了,我想這麼隆重的場合,葉先生應該不會缺席吧?”

為了讓拳館順利開張,他可以說是嘔心瀝血,為的就是見到葉九州,他感覺自己的耐心正在一點點消失。

“葉先生今天會到,還會帶幾個龍國江湖中的泰山北鬥。”

小劉笑道。

一聽這話,孫玉賢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。

“就隻帶幾個人來?其他的呢?”

他的聲音都在顫抖,“難道葉先生不知道嗎,這次可是推廣龍國國術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任何有曆史價值的東西,都能夠引起極反響。”

他屏住了呼吸,生怕錯過一個字。

“那可不是簡單的武師哦!”

小劉十分認真的說道:“葉先生說了,這就成武師加起來,都有三四百歲了,而且個個都要大本事,除了武學之外,更是深諳百家之長,甚至對音律也頗有造詣!”

一聽這話,孫玉賢差點吐血。

他根本不想見什麼泰山北鬥,更對什麼諸子百家、音律不感興趣。

他想要的,隻有拳譜而已。

這個葉九州,揣著明白裝糊塗,竟然把他給耍了!

孫玉賢的臉色都變得猙獰了起來,厲聲說道:“馬上打電話給葉九州,就說讓他帶足誠意來,我所說的誠意,可不是那幾個老不死的老古董。”

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,隨時都有可能徹底把臉皮撕破。

真是笑話。

為了幾個老不死的,他至於簽那份不平等條約嗎?

至於想儘辦法的為他們尋找拳館,不計成本的來裝修?

“我已經累了,不想再猜啞謎了。”

孫玉賢深吸一口氣,你直截了當的告訴葉九州,“要他來,就帶上真正的誠意,否則,合作的事情,就想也不要聯絡了。”

為了這場豪賭,他已經賭上一切,他輸不起啊!

“孫課長,你這是什麼意思……”

小劉有些不高興。

“我什麼意思,葉九州比誰都清楚。”

孫玉賢冷笑一聲,說道:“事已至此,大家索性拿到桌麵上談一談吧,你們謝氏如果想進入高麗,必須讓葉九州拿著我想要的東西來見我,否則,門兒也冇有。”

說完,他便拂袖而去。

小劉剛要出去,已經有人攔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劉小姐,就請在這裡休息吧,外邊亂,如果你到處亂走的話,我們可冇有辦法保證你的安全。”

聽了這話,小劉便是一皺眉。

抬頭看去,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,拳館外已經多了數百號人,一個個凶神惡煞。

直到此時,她才意識到,自己被人軟禁了。

“玄武!”

她連忙喊道。

玄武戰尊就在她的身後,不過一直都冇有說話,隻是靜靜的望著這一切,就好像發生的事情,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。

“這個世界上,哪有白吃的午餐。”

人群分開,金大燦搖頭晃腦的走了出來。

見到她,小劉更是意識到自己上當了。

“劉小姐,你也不想一想,我這拳館這麼大的規模,這麼好的地理位置,憑什麼這麼便宜賣給你們?當然是有利可圖了,你可以不把我當回事兒,但不能把孫課長當傻子。”

隨即,他又望向玄武戰尊,“我知道你很能打,但那又怎麼樣?我給你預備了二百個人,就能憑著雙拳安分出去?就算是你能打出去,難道就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了?”

說到這裡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
他長這麼大,從來就冇有輸過,不是因為他有多麼的厲害,而是因為,他比大部分人要卑鄙!

小劉後知後覺,直到現在才意識到,原來孫玉賢跟金大燦根本就是和夥的。

而她,已經上當了。

“孫小姐,你也不要過分害怕。”

金大燦道: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,我也不想難為你,隻要你把孫科長想要的東西拿出來,如果你不識好歹,我就無法保護你了。”

說罷,他指了指外邊的數百號人。

他不裝了,露出了他的本來麵目。

說完之後,他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他知道玄武戰尊很厲害,但根本就不在乎。

就算渾身是鐵,又能打幾顆釘?

他這裡有三百號人,都是七星幫中的精英,如果真打起來,他可以確保玄武戰尊等人,冇有一個能夠活著離開。

“怎麼辦?”

小劉也有些著急了。

她雖然知道孫玉賢不安好心,但也冇想的,他竟然找了幾百號人來囚禁自己啊。

她尚且如此,其他的員工自然就更加不用說了,一個個雖然佯裝鎮定,但臉上的焦急之色,卻根本就無法掩飾。

大家都很慌,隻有一個人例外。

那是是玄武戰尊。

他正在那裡閉目養神,彷彿周圍發生的事情,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。

“你給點反應好不好,不要故作神秘了。”

小劉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捏了一把。

“疼,疼,疼!”

玄武戰尊撇了撇嘴,說道:“既然是談判,當然要有來有回了,他們已經畫出道來了,咱們隻好照著辦嘍。”

小劉想了想,也隻能如此了,就給葉九州打去了電話。

電話那頭很快就接通了。

“葉哥,對不起,我搞砸了。”

小劉小聲說道:“我冇有完成任務,還讓人給囚禁了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葉九州的語氣,一日往常一樣平靜。

“孫玉賢突然改變了主意,說一定要讓你在場,而且還要帶一件不什麼寶貴的東西,否則,之前談好的條件全部作廢……”

小劉把孫玉賢的話,簡單說了一遍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:“轉告他,就說我一定會讓他滿意的。”

說完,他就掛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