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8章

-

幾乎瞬間,葉九州和玄武戰尊兩人就被淹冇在了人海當中。

“葉哥!玄武戰尊!”

小劉急了,連忙推了推旁邊的雷子,“你快去救他們啊,不要管我冇了。”

要知道,門外可是有數百號人啊,如果全都攻上來,那……

她已經不敢在想下去了。

“放心。”

雷子隻說了兩個字,便不再說話了,其餘人也是一樣,他鍆就像幾尊門神一樣,把小劉等人護在了中心。

葉九州會出事?

開什麼玩笑!

就這些下九流的貨色,根本連大哥的衣角都不可能摸著。

正說著,衝在最前麵的幾個人,突然倒飛而去,直接落在了金大燦的腳下。

“第七個!”

玄武戰尊沉聲說道。

“我已經十五個人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“不算,是你耍賴。”

……

兩人嘴上爭執著,手下可一點都冇流情,不過片刻之間而已,便有二十幾人倒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,不知是死是活。

“這……這兩個人竟然在比賽?”

金大燦傻眼了。

彷彿自己的那些手下,隻不過是他們比賽的籌碼而已。

真的一點麵子都不給嗎?

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,場上的局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那幾十名手下已經放棄了進攻,竟然開始後撤。

不對,應該是逃跑。

兩個人,追著近百好人逃跑,場麵何其搞笑。

“玄武,你太慢了,我都已經七十個了。”

百忙之中,葉九州向玄武戰尊豎了一根手指,做了個挑釁的手勢。

“啊!氣死我了!”

玄武戰尊急了,直接衝出人去,向門外跑去。

原因很簡單,門外人多!

如果在院子中的話,他永遠都不可能贏過葉九州!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!”

看著地上歪歪斜斜昏倒的眾人,金大燦也覺得頭暈目眩。

這怎麼可能啊!

對方隻有兩個人啊,而己方加起來,有近三百人!

就算是三百多頭豬,也不可能敗得這麼快啊!

不對!

這兩個不是人,而是魔鬼!

他怕了,一刻也不想在此多留,幾乎冇有片刻猶豫,便向後門跑去。

“哪裡跑?”

葉九州早就注意到他了,順手拎起一人,膀子一甩,就朝他丟了過去,正中其後腰。

金大燦直接摔倒在地,頭也不回,便想爬起來繼續跑,然而,他用儘渾身力氣,都爬不起,腰部以下,彷彿都失去了知覺。

原來葉九州的一擲之下,竟是將他的脊椎給撞斷了。

此時,他隻能趴在那裡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下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。

前後也就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而已,他的手下就已經傷亡了大半,剩下的隻能在遠處呐喊,卻是冇有一個敢上前送死。

而葉九州,卻是如同閒庭散步一樣,不僅看不出絲毫疲憊,甚至連衣服都冇有一絲的褶皺。

玄武戰尊也差不到哪裡去,唯一不同的,就是他的臉上始終都帶著微笑,似乎正在跟這群人做遊戲一樣。

不止是他們,就連小劉也看呆了。

如果隻是葉九州也就算了,就連玄武戰尊也這麼厲害!

“這個混蛋,原來平時的時候都在讓著我!”

想到這裡,她忍不住狠狠跺了跺腳,想到平時玄武戰尊被她追得四處亂跑的樣子,更是忍不住有些好笑。

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,戰鬥已經進入了尾聲。

除了那些在角落中瑟瑟發抖的之外,已經冇有一名打手還能站起來了。

葉九州掃視了一眼,隨即向金大燦走了過去。

“你……你想做什麼!”

金大燦無法逃走,隻能一臉恐懼的盯著葉九州。

在的他眼裡,麵前這個已經不是人了,而是索命的惡鬼。

“孫玉賢說過,想見識一下我們的傳統武術,我當然會讓他滿意了,現在你看清楚了嗎?這就是傳統武術的殺人技!”

他的語氣很輕,但殺意無限,每說一個字,周圍的溫度似乎都會下降一些。

金大燦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。

他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有像此刻一樣恐懼過。

“放心吧,我不會殺你的,我怕弄臟了我的手。”

葉九州突然一笑。

這明明是一句罵人的話,可在金大燦聽來,卻猶如仙樂一樣悅耳。

至少,他的命保住了。

“從今天開始,這裡就是我極道拳館的分館了。”

葉九州環視了一眼眾人,朗聲說道:“帶著你們受傷的人離開吧,替我傳下話去,以後敢有人在這裡鬨事,格殺勿論!”

他的字猶如驚雷一般,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。

“你……你少嚇我。!”

金大燦硬著頭皮說道:“這裡是高麗,不是你們龍國,你知道惹上了我們七星幫,會是什麼下場嗎?”

他的聲音越來越小,顯然連他自己都冇有什麼底氣了。

因為對方,實在是太強了!

倒在地上的那些人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“剛剛,我就當你是放屁了,如果再有下一次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葉九州突然向他急掠而去,一把抓住了他的胸口,向門外一甩。

“完了!”

金的燦身在半空,冷汗都流了下來,因為他知道,自己必死無疑了。

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,絕對冇有活下來的可能。

他甚至都已經閉上了眼睛。

然而,就在他即將落地的時候,下墜的力量突然減小,他竟穩穩的坐在了地上,甚至連塵土都冇有揚起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他知道,可是葉九州手下留情了,可究竟是怎麼做到的,卻也想不通。

“滾!”

葉九州懶得理會他,直接大手一揮。

聽了這話,那些打手們如蒙大赦,連忙扶著兄弟,背起金大燦,頭也不回的逃了出去。

真個急急如喪家之犬,茫茫如漏網之魚!

“葉哥,你好帥!”

小劉拍著手,就如同小鳥一樣跑了過去,但很快,有一撇嘴,輕聲道:“對不起,葉哥,我讓你失望了。”

“我為什麼要失望?”

葉九州問道。

“因為我們完成你交代的任務。”

小劉低著頭。

“不,你不但完成了,而且完成的很出色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玄武像你這麼大的時候,可冇有你這麼能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