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899章

-

他越是安慰,小劉越是自責,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。

“彆哭了,大哥都說你比我厲害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

玄武戰尊撓了撓頭,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女孩子。

“你還說!”

小劉用力一踩他的腳,道:“原來你這麼能打,為什麼一直騙我?”

她越想越生氣,現在回想起來,當初的自己,就像是一個小醜一樣,每次欺負了玄武戰尊,還要倒葉九州麵前去炫耀一下。

不知道這兩個人,背地裡究竟怎麼笑自己。

想到這裡,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。

“難道我告訴你,你就不打我了?”

玄武戰尊撇了撇嘴,問道。

“該打,還是要打的。”

小劉嘟著嘴,說道:“誰讓我是你的上司呢!”

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玄武戰尊翻了翻白眼道:“既然左右都要捱打,我為什麼還要告訴你?更何況,有大嫂給你撐腰,我能把你怎麼樣?”

聽了這話,小劉忍不住笑了。

是啊!有謝芷秋撐腰,彆說是玄武戰尊了,就算是葉哥,不也得乖乖的嗎?

剛剛還嚴肅的氣氛,頓時煙消雲散。

“這地方我還是很滿意的。”

葉九州看了一眼前邊的空地,十分的滿意,這裡足夠容納幾百好人同時演練。

“價格更加讓你滿意。”

小劉道:“我已經打聽過了,我們買下這裡的價格,相當於隔壁飯館三年的租金?”

“這麼便宜?”

就連葉九州也吃了一驚。

其實這也難怪。

金大燦當初把拳館拿出來的時候,隻是為了當魚餌而已,等孫玉賢拿到東西之後,他隨時都能收回來,所以特意開了個低價。

他哪裡想得的到,對方竟然如此厲害。

白紙黑字已經簽了,就算是他想反悔,也不可能了,想打,更加不行,所以也隻能認了。

“之前談好的合同,孫玉賢簽字了嗎?”

葉九州又問道。

“冇有。”

小劉道:“孫玉賢說先讓你把東西帶來,自己談合同的事情,這個傢夥,壓根不是真心實意的跟我們談合作。”

其實,這根本就不用想。

雙方從一開始,都各有各的算盤,葉九州也冇奢望過,他會這麼簡單就把合同簽了。

“好,反正我東西也帶來了,就跟他好好談談吧。”

說完,葉九州就在小劉的帶領下,直奔孫氏。

東西是帶來了,至於孫玉賢有冇有本事拿過去,可就不一定了。

……

此時,孫玉賢依舊餘怒未消。

他謀劃了這麼久,才把拳場的事情搞定,本以為在開業之日,葉九州就會帶拳譜來,然後他直接動手搶。

結果哪想到,葉九州根本就冇打算帶拳譜來,隻答應帶幾個拳師來。

孫玉賢要那些老拳師乾什麼?

一想到自己花費了那麼多的心血和時間,到頭來全是無用功,他便怒不可遏。

冇有辦法,他隻能撕破臉。

還好,他的手上有人質,不把葉九州不來救。

“咚咚咚!”

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,敲門聲響了起來,一人把頭伸了進來,道:“課長,外邊有一夥人,自稱是謝氏的,說把你要的東西帶來了。”

一聽這話,孫玉賢頓時喜形於色,連忙搓了搓手,“快,讓他們進來!”

隻要拳譜到了高麗,遲早都得落在他的手上!

想到這裡,他愈加興奮。

很快,葉九州就到了,剛一見麵,就是一個禮貌的微笑,“孫課長,又見麵了。”

“葉先生!”

孫玉賢心中激動,但臉上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,“您可真是貴人事忙啊,我不出此下策,恐怕你還不肯出現呢!”

葉九州直接坐在了他的對麵,笑道:“我既然答應了你會來,就一定會來的,您又何必這麼著急呢。”

說完,他使了個眼色,雷子便將合同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我人已經到了,合同可以簽了吧。”

葉九州按著合同,推到了孫玉賢的麵前。

“拳譜呢?”

孫玉賢已經懶得跟他說什麼場麵話了,直接開門見山。

“在這兒。”

葉九州夾著一頁拳譜,在他的麵前晃了晃,孫玉賢的眼睛都直了,下意識的就要伸手搶奪……

“彆著急,先簽合同再說。”

葉九州搶先一步,將拳譜又放進了懷裡,一臉笑意的盯著孫玉賢。

“哼哼,哈哈,葉九州啊葉九州,你讓我說你些什麼好?”

孫玉賢指著他,搖頭大笑,“你睜開眼睛看看,這裡是高麗,是漢都,不是你的濱海,你憑什麼跟我談條件?”

“在我的地盤上,是龍,你得盤著,是虎,就特麼給我握著,這合同我簽了怎樣?不簽又怎樣?難道你以為你還能活著離開?”

一邊說,他一邊搖頭,在他的眼中,此時的葉九州就是一個傻瓜。

到了彆人家的地盤,還不懂得低頭?

這樣的人,一定活不長久。

他很好奇,葉九州這種腦子,究竟是怎麼混到今天的。

“這裡不是濱海又怎樣?”

葉九州道:“濱海之所以被人稱為禁地,不是因為那裡有什麼特殊,而是因為有我在,我在哪裡,哪裡就是禁地。”

說完,他又指了指麵前的合同,“我的時間很寶貴,請你不要再說無聊的廢話了。”

“無聊的人是你!”

孫玉賢一拍桌子,道:“葉九州,不要再我麵前惺惺作態了,不怕實話告訴你,你死定了,不管你交不交拳譜,我都不可能讓你活著離開,不過,如果你實相乖乖把拳譜交出來的話,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一點,否則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“我倒真想看看,你是怎樣不讓我活著離開的。”

葉九州撐著下巴,一臉好奇的盯著他。

“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

孫玉賢哼了一聲,馬上撥打金大燦的電話。

“嘟嘟嘟!”

電話那邊傳來了忙碌音。

孫玉賢有點不高興了了。

金大燦這個傢夥,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,用得著他時,就不見人了。

隨後又給另外一個人打了過去,響了好一會兒,電話通了。

“你們堂主呢,告訴他,東西到手了,讓他先把那裡的人解決了,然後帶人過來。”

他盯著葉九州,臉上帶著輕蔑的微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