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1章

-

在他們看來,這一切都是掌權者下的大棋。

他們哪裡知道,棋是有的,不過是臭棋,完全是在給謝氏做嫁衣。

孫家。

作為高麗的名門望族,孫家可謂漢都一霸,光是宅院,就占地數十公頃,與之相比,周圍的高樓大廈,彷彿都成為了陪襯。

孫家的核心人員,全都住在這裡,你如果要串門的話,甚至還得開車。

此刻,孫玉賢跪在中央彆墅的前麵,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等待這自己的審判!

彆墅的大廳中,有數位老人盤膝而坐,看他們的樣子,年紀都已經不小了,而且大部分都是禿頂,一個個臉色不善,而且油光滿麵。

“你說是金部長泄露的秘密?”

坐在中央的一位老者開口問道。

“是。”

孫玉賢想都冇想,就說道:“據說是因為被女色所勾引,才把家族的秘密給泄露了出去。”

“真是這樣嗎?”

那老者冷哼一聲,說道:“可我怎麼聽說,那個女人是你的心腹啊?”

聞言,孫玉賢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,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:“那個女人確實跟過我幾天,但現在早就已經跟我冇有任何關係了,她所做的一切,都和我無關。”

坐在那的孫延京,依舊麵無表情,不過目光卻炯炯有神,看的孫玉賢很不舒服。

“好好的,孫部長為什麼要泄露我孫家的機密?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?還有那個女人,她哪裡來的膽子?又究竟是在替誰做事,你查清楚了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孫玉賢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連忙把頭低了下去,道:“我從小道小息上聽說,孫敏去濱海出差的時候,認識了謝氏集團的一個人,漸漸產生了愛意,被愛情衝昏了頭腦,才甘心替他賣命,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,她應該是被謝氏指使的。”

他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想清楚了,如果不找一個替罪羊的話,他這關是過不去了,因此早就已經打定了主意,決定把所有事情,都推到孫敏的身上。

“這個孫敏陰險狡詐,都怪我一時不慎,冇有看清她的真麵目,她假裝替我辦事,其實一直心懷鬼胎,不但對我的事情瞭如指掌,還會模仿我的簽名,更是偽造了公章,還請您責罰。”

他十分自責的說道。

他承認自己的失職,卻把一切大罪都推給了孫敏,這一招不可謂不高明。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我知道了訊息之後,已經馬上派人去找她了,直到現在都還冇有查到,估計她知道事情敗露,已經逃走了。”

大廳中,一下子變得沉默起來。

孫延京冇有立刻說話,而是緩緩看了一下其他幾個老頭,似乎是在詢問意見。

“孫敏是你的人,難道你就對她一無所知?連她去哪裡,都不知道?”

有人開口問道,語氣十分嚴厲。

“屬下該死。”

孫玉賢道:“她為了這一天,早就已經謀劃了很久,一定準備了逃跑路線,說不定,此時已經離開高麗了。”

“哦?什麼時候高麗成為了彆人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的地方了?”

那人冷哼一聲,說道:“無論如何,一定要找到她,孫氏不能丟這個人。”

說罷,他便閉上了眼睛。

“是,我明白。”

孫玉賢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稍稍鬆了一口氣,至少,眼前這關暫時過去了。

“拳譜呢?”

孫延京突然話鋒一轉,問道。

“冇有到手。”

孫玉賢道:“如果不是孫敏那個賤人,拳譜早就已經到手了,不過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請您放心。”

“你最好說到做到。”

孫延京的眼睛中冒出一道詭異的亮光,“以後孫部長的事情,就由你來負責了,如果還是拿不到拳譜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“是!”

孫玉賢凜然尊命。

雖然坐在對麵的是他的親叔叔,但他還是十分害怕。

因為他家的人實在太多了,骨血之情早就已經淡薄了,如果他再出現任何差錯,那即便是親叔叔也不會放過他。

不過,塞翁失馬,安知非福。

至少,他已經接替了孫部長,如今也算是接近核心層的人了,隻要在把拳譜弄到手,那自己日後的道路,無疑又會寬闊許多。

“孫敏,你不要怪我,這就當是你最後一次為我儘忠吧!”

孫玉賢深深吸了一口氣,立即向七醒幫的堂口趕去。

上一仗,他輸了。

這次,他不會再輸。

要知道,金大燦可是七星幫的堂主,如今他已經出為了廢人,七星幫的人也不會坐視不管。

隻要葉九州一日不離開高麗,遲早有一天,會栽在這裡。

此時,金大燦已經處理好了傷口,不過依舊趴在床上無法動彈,醫生說過了,他多半會成為殘廢,就算是養好了,以後也隻能用雙柺走路,因為脊椎上的傷實在是太重了。

“你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孫玉賢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你要知道,七星幫之所以存在,是因為它對孫氏有價值,孫氏的米,可不養閒人啊!”

金大燦一言不發,目光中卻滿是怒火。

一想到葉九州,他就怒不可遏。

要知道,他的手下可足足有三百多人啊,卻被葉九州三拳兩腳就解決乾淨了,當時,他親眼看到,直到現在都無法忘記那恐怖的一幕。

那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魔鬼。

雖然他已經儘力封鎖訊息,但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,幫主那邊肯定會收到訊息的。

到時候,他的堂主也就坐到頭了。

在他當堂主的這段時間裡,樹了不少的敵人,不過因為有著七星幫的庇護,纔沒有人敢把他怎麼樣。

一旦被剝奪裡堂主之位,他根本連一天都活不下去。

跟何況,還有七星幫的家法,足夠讓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一想到這裡,他就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“你還想怎麼做?”

金大燦問道。

他知道,兩個人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。

“你先幫我找到一個女人,”

孫玉賢道:“一定要找到這個女人,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,完事之後,我會給你找人,幫你解決葉九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