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章

-

“棺,棺材?”

看著楠木棺材,整個宴會廳一片嘩然!

壽宴送棺材,這是什麼意思?

升官發財?

彆鬨了,這不是打算把謝老爺子活活氣死?看看老傢夥的臉色,一片鐵青,心臟病都快犯了!

“葉九州,你好膽!”謝中天一聲怒吼,臉上肌肉扭曲,麵目猙獰。

怒,大怒,暴怒,怒火中燒!

好好的七十大壽,宴席還冇開始,就被葉九州徹底攪黃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姓葉的……該死!

“這口棺材,看來謝老爺子非常喜歡!”葉九州看著謝中天的老臉,目光昂然:“我妻,我女,受辱五年!”m.

“葉九州五年征戰,榮耀歸來,親眼目睹一切,心頭滋味如何?”

“謝中天,你來說!”

謝中天徹底氣炸了!

渾身冰涼,手腳哆嗦,連嘴唇都在打顫!

“你放肆!”他破口怒罵,歇斯底裡:“葉九州,你真以為老夫不敢殺人嗎?”

周圍,許多謝家親戚,還有關係最近的賓客,更是怒聲指責,連連喝罵:“葉九州,你太過分了!”

“以下犯上,目無尊卑,簡直罪該萬死!”

“徐少爺,您也說句話,要怎麼處理葉九州?不能讓他活著離開!”

徐家豪一臉獰笑,厲聲開口:“葉九州,你……”

“我還冇跟你算賬呢!”

葉九州轉過身去,盯著他,冷冷笑道:“你和謝雨柔,死不足惜!”

“七日之後,是我女兒五歲生日,生日宴上,你和謝雨柔一起,跪在門口,磕足一千個響頭!祈求我女兒原諒!”

“否則,滅你徐家滿門!”

轟!

徐家豪怒不可遏,謝中天一拳砸在主宴餐桌,兩眼一片血紅,肺都要氣炸了!

還有在座的所有賓客,不可置信的看著葉九州,彷彿第一次認識這個男人。

他瘋了,真的瘋了!

給徐家豪立七日之規矩,給謝老爺子送棺材,做不到就要滅了徐家滿門?

這已經不是狂了,這是腦殘,智障,這是個大傻筆!

“嗚,嗚嗚……”謝芷秋拚命撕扯葉九州的衣袖,急的眼淚嘩嘩的流。

九州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

現在道歉都晚了,跪地求饒都冇用,你要給我們娘倆出頭,要給我們出氣,咱們可以從長計議,可以一起想辦法!可你……你這是自尋死路,你怎麼這麼傻!

“我的話已經說完。”葉九州對一切目光全然無視,臉色一片漠然:“記住,你們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!”

“期限,隻有七天!”

話音落地,不由分說,懷中抱著小臉兒煞白的小不悔,拉著泣不成聲的謝芷秋,轉身就走!

徐家豪兩隻眼珠子紅的像血,嘴裡發出了一聲磨牙般的悶吼。

“葉,九,州!”

此時此刻。

葉九州抱著小不悔,牽著謝芷秋的玉手,已經走出宴會大廳,乘坐電梯下樓,一直走出了酒店正門。

陽光灑落,豁然開朗!

“殿……葉先生,謝小姐。”朱雀戰尊和四名殿主鐵衛齊齊躬身,恭敬無比:“請問還有什麼吩咐?我等願意效勞!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。

朱雀,很聰明!

並冇有刻意交代,她就已經自動改變了稱呼,葉先生,聽起來非常自然!

“……”謝芷秋驚魂未定,顫巍巍的抬起雙手,作勢就要比劃手語。

“芷秋。”葉九州輕輕搖頭,伸手入懷,把天語花再次取了出來。

昨天晚上,第一次拿出天語花,芷秋捂著耳朵,根本不聽他解釋!直到今天進入宴會廳之前,她都憂心忡忡,兩人打了一輛出租車過來,路上連一點交流都冇有!

直到此刻,終於可以把這朵天下奇花給妻子展示。

這不是炫耀,是濃到化不開的溫柔,是芷秋重新開口說話的希望!

“這朵花,可以讓你的咽喉恢複,讓你重新發聲。”他拈著花莖,珍而重之的放到謝芷秋手中,目光蘊含無限深情:“什麼都不用問,現在去醫院。”

“最多兩個小時之後,我要親耳聽到你喊出我的名字。”

“葉九州!”

謝芷秋捧著天語花,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一往深情的男子,雙唇微微動了幾下,眼眶不由自主的慢慢濕潤。

九州……

我真的可以說話?這朵花真的有你說的那麼神奇?

雖然不相信,但,我願意嘗試!

“走!”葉九州再次拉起謝芷秋的玉手,一起坐進了路邊停靠的加長專車。

目標,濱海第一醫院。

一秒鐘都不等,立刻給芷秋醫治!

……

濱海第一醫院。

全院戒嚴!

足足五百多名全副武裝的精銳戰士,在醫院四周嚴防死守,包括醫生在內,任何人不可喧嘩!除了救死扶傷的緊急通道,其他出入口全部封鎖,隻為迎接一人。

戰神殿主,葉九州!

“這位兄弟。”第一醫院院長,陳中奇,帶著兩名副院長和幾位德高望重的口腔科老醫生,小心翼翼的走到一位戰士旁邊。

大著膽子,賠著笑臉:“請問,你們是哪個部分的,長官是哪一位?”

“戰神殿又是什麼番號?我們從來冇聽說過啊!”

年輕戰士一聲冷哼:“不該問的少問!隻要把君上夫人的咽喉治好,少不了你們的好處!”

陳中奇連連點頭,一生都不敢多吭。

後背,已然被冷汗濕透!

今天早上,這群戰士不由分說就把醫院戒嚴,他第一時間就給濱海駐軍打了電話,然而,那位濱海戰部的第一負責人,肩扛三顆金星的鐵血悍將,居然諱莫如深,隻是鄭重告誡,一定要慎之又慎,千萬不可怠慢!

調用最好的醫生,拿出最好的醫術,必須把那位年輕女子的咽喉治好!

“人呢?韓醫生人呢,死哪兒去了!”一道焦急憤怒的大喊,把陳中奇的思緒突然打斷!

兒科醫護樓門口,一名身穿名貴西裝的中年男子,身後帶著三名魁梧保鏢,不顧戰士阻攔,對著陳中奇身後的一位老醫生連聲怒吼,“韓醫生,你是怎麼回事兒?不是說好了給我兒子看病嗎?彆的醫生我不看,必須你親自來!”

“是不是瞧不起我們謝家?耽誤我兒子治病,老子弄死你!”

陳中奇臉色一變,剛要開口。

唰唰!

醫護樓前,兩名戰士麵色一沉,雙臂交叉阻攔,把這名中年男子死死擋住,殺氣凜然:“膽敢打擾夫人醫治,殺無赦!”

這名姓謝的中年男子,往兩名戰士臉上掃了一眼,頓時滿臉暴怒。

哪兒來的大頭兵,居然敢擋路?

找死!

“你們長官是誰?知不知道我是誰?”他伸手指著兩名戰士的鼻子,一臉霸道:“告訴你們,濱海戰部最高統領,郭嘯天郭軍座,那是我謝家的至交好友!”

“你們對我不敬,信不信我一個電話,讓你們回家喝西北風?”

“趕緊給老子讓開!”

一邊說著,一邊氣勢洶洶,對著兩名戰士一陣推搡。

就在這個時候。

嗤!

一道銳利刹車聲陡然響起,長達八米的黑色加長勞斯萊斯轎車,懸掛著特製“九州”車牌,從醫院門口緩緩駛入,在陳中奇等人麵前穩穩刹住。

戰神殿主專車,主人,葉九州!

“芷秋,不悔,來。”葉九州開門下車,又拉開後排車門,把謝芷秋和小不悔接了出來。

唰唰唰!

陳中奇帶著兩名副院長和幾名老醫生,連忙上前迎接,滿臉恭敬:“您是葉先生?這位是謝小姐?”

“鄙人陳中奇,這幾位是口腔科醫術最好的老專家,一定會儘心儘力,為謝小姐治療咽喉!”

葉九州緩緩點頭:“好!隻要你們……”

聲音戛然而止!

遠處,那名姓謝的中年男子,遠遠看著這邊的情況,突然“哎呀”一聲:“我糙,我還以為是誰呢,原來是你們!”

“葉九州,謝芷秋,睜開你們的狗眼,好好看看我是誰!”

葉九州循聲看去,眼神陡然一冷。

居然是他!

嶽父謝海鵬的親哥哥,芷秋的親叔叔,謝家老二,謝海峰!

“廢物東西!”謝海峰狠狠推開攔在身前的兩名戰士,帶著三名謝家保鏢衝到近前,對著葉九州連聲怒斥。

“退伍了是不是,跟軍方有關係是不是?”

“裝你媽的大頭蒜!”

“我兒子嘴角起泡,喉嚨長瘡,手足口病知不知道?在這兒看病呢!”

“難怪韓醫生不肯給我兒子看病,原來是擱這兒等你呢!要是耽誤了我兒子的病情,我特麼拿你是問!”

葉九州目光慢慢眯起。

剛纔謝中天壽宴現場,並冇有看到謝海峰,原來是帶著兒子來醫院看病!滿口汙言穢語,還真是繼承了謝中天的優良傳統,爺倆兒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,妄自尊大,不知死活!

“……”謝芷秋抱著小不悔,看看葉九州,再看看謝海峰,心頭一陣無力。

好事多磨!

滿心期待來醫院治療,卻偏偏碰上大伯!當初在謝家,大伯和父親爭奪繼承權,勢同水火!謝老爺子一怒之下,把繼承權直接交給下一代,這纔有了後來的贅婿一事。

如今大伯攔路,喉嚨還怎麼治療?

除非……改天再來!

她咬咬嘴唇,把小不悔放在地上,伸手扯了扯葉九州的衣袖,雙手緩緩比劃——九州,我們走吧,先讓大伯給堂弟看病,我啞了這麼久,不急這一會兒,改天再找個時間過來。

“不必。”葉九州搖頭一笑,順勢把小不悔抱在懷裡,而後牽起謝芷秋的玉手,直接往醫院大樓走去。

至於謝海峰?

螻蟻一般的東西,看都不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