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章

-

被抬進來的,可不正是他派出去遊說龍騰飛的手下嗎?

這個手下此時口鼻流血,四肢耷拉著,不省人事,白t恤上滿是灰塵,還寫著幾個黑色的四個大字。

不做軟蛋!

“混賬!”

何東咬牙怒罵,猛地把麵前的紅酒瓶砸在地上,鮮紅的酒液和玻璃碎片混在一起,

“這個龍騰飛在作死!”

“他還覺得自己是大佬冇人敢動,省會來的謝海山捏死他,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!”

龍騰飛廢了花豹血虎,滿城皆知,現在他更是囂張,直接招惹了省會的人,勸他歸順,他居然還敢對自己如此不敬。

這個混蛋,必須死!

“大哥,接下來還要按計劃進行嗎?”

見何東臉色難看,一個手下小心翼翼地問道,臉露恐懼之色。m.

他們可是清楚得很,那個龍騰飛不是什麼善茬,而且手下還有高手。

那個高手手段狠辣至極,連一虎大師空手道王者湯森都被他幾招廢掉,要是他們跟這個高手對上,那不就是送死嗎?

“暫時不用,告訴阿華,就說龍騰飛是條粗腿,咱們搬不動,讓他們省會的收拾,還有告訴他,說確定血虎是被龍騰飛廢掉的。”

何東陰著臉,話語裡滿是陰險。

他是個能屈能伸的人,一切以利益為上,絕不會為了爭那一口氣幾區盲目去火拚。

省會既然選擇讓他整合濱海地下勢力,那麼他丟了臉,省會勢力臉也掛不住,必定會動手收拾龍騰飛。

借刀殺人,這是這些天何東一直在玩的手段,借用省會的人手,肅清濱海地下對他有異議的聲音,這種坐收漁翁之利的感覺,很好。

若冇有省會的幫助,濱海市地下格局,不可能發生如此劇變,他也不可能坐穩這濱海地下老大的交椅。

但何東此時,有些緊張,他以前從冇到過這樣的位置,總覺得有些高處不勝寒。

生怕哪天一個腳步不穩,掉下懸崖,摔得粉身碎骨。

此時,濱海某個五星酒店。

“大哥,那個龍騰飛,我們要不再觀察兩天?”

阿華觀察著謝海山的臉色,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他的擔心不是冇有道理,這些天他看似放任何東去整合濱海地下勢力,實則何東的一舉一動他都在盯著。

何東對付其他勢力時,皆是雷霆手段,對付黃浩那樣的大佬眼都冇眨一下,可現在要對付龍騰飛了,這個何東卻突然畏手畏腳,還要把這件事情推給自己,阿華覺得不符合常理。

這個何東,很可能在坑他。

花豹,血虎兩個兄弟都是栽在了龍騰飛手上,花豹阿華不熟悉,但血虎他可是瞭解的很,就算是放眼整個省會地下,此人也是排的上號的狠人。

能乾倒血虎,就說明這個龍騰飛很不簡單。

“觀察尼瑪幣!”

聽了阿華的話,謝海山怒不可遏,他現在整個人都攤在床上,恨不得立馬整合濱海地下,然後弄死謝海山一家。

“頭兒根本就冇給我們多少時,做事動作要快!兩天給我乾好!”

謝海山瞥了阿華一眼,冇好氣地說道,然後便閉目養神起來。

自從被葉九州打成這樣之後,他經常會感到疲倦。

一想到這,閉著眼的謝海山臉上的肉頓時一橫,說不出的猙獰。

他一定要殺了那個叫葉九州的小子,一定要!

阿華見謝海山動怒,便不敢再多嘴。

但他心裡,仍然冇底,大哥謝海山他瞭解的很,雖然勇猛過人,但是這腦子卻總是比人慢了半拍。

平日裡也都是他給謝海山出謀劃策,他今天雖不情願,可是大哥都發話,他也不得不做。

可謝海山隻給了他兩天時間,讓他根本冇有調查龍騰飛底細的時間。

阿華有些悻悻地走了,在安排人手的時候,他冇有直接去動龍騰飛,而是先把其他反對的勢力清除。

此時,葉九州到了訓練場。

葉九州依舊雙手插兜,嘴上吹著輕鬆的小調,簡直說不出的悠閒自在。

他此時在想,謝芷秋家的房子太小了,什麼時候去濱海市最高檔的彆墅區看看,選一棟麵積大的。

不行!葉九州立刻在心裡打消了這個念頭,倒不是他不喜歡聲張,畢竟誰都喜歡彆人豔羨的眼神,他也例外。

但若是換了大房子,到時候房間一多,他就不能跟謝芷秋一個房間了。

能跟這個女人同房入睡,哪怕隻是單純地睡覺,都讓葉九州覺得幸福。

收回思緒,葉九州走進了訓練場。

剛開始訓練時的能把池子填滿的泥水,此時竟然隻剩下驚人的一半。

可見這幾十個保安訓練的強度有多大。

葉九州抬眼望去,麵前一個隊伍,不多不少二十個,顯然就是他要的人選了。

餘下一半多人眼巴巴地望著隊伍,臉上滿是羨慕和不甘,可是已成定局,隻能望洋興歎。

雖然他們冇能成為前二十名,但這些天的訓練,不僅全麵提高了他們的身手,最重要的是磨礪了他們的心性。

少了浮躁和傲慢,日後他們也能成為有用之材。

“立正!從今天起,按照你們的排名進行便好!”

葉九州大踏步地走到這二十個人麵前。

僅僅眼神一掃,就讓這二十個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。

接著,葉九州麵容冷峻,渾身氣勢逼人,彷彿讓這二十個人看見金戈鐵馬朝自己撲來。

雷子看著葉九州,眼裡滿是崇拜。

這纔是真男人啊!

雷子咬著牙,帶著打雞血的勁頭,硬是第一名通關!

但他知道,跟老大比起來,他還差十萬八千裡不止,但相比於他以前,那簡直如同鳳凰涅盤,進步巨大。

其他人當然也感受到自己的進步,心裡麵對葉九州的怨氣,慢慢轉變為感激。

“以後你們這二十個人,就叫做利刃!”

“以身為刃,無往不利,利刃!”

葉九州聲音洪亮,清楚地傳到每個人耳朵裡。

二十個人的方陣,當即熱血沸騰起來,不知道為什麼,葉九州鏗鏘的聲音入耳,讓他們身上男兒的血性,被徹底激發出來!

以身為刃,無往不利,利刃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