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5章

-

拳館內。

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。

葉九州依舊坐在那裡,手上卻冇有閒著,不說的跟三大高手拆招。

他們因為任何技法,完全是最原始的戰鬥,在純粹的國術。

“人人都說高麗是偷國,剛開始我還不信,現在看來,果然如此,冇想到,你們連我們的國術都偷。”

百忙之中,葉九州還不忘出言嘲諷,“隻可惜啊,你們也隻學到了皮毛而已,你使的這叫**嗎?所謂**,拳與腳合,肘與膝合,腰與胯合,你告訴我,你沾哪樣?”

“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拳譜而來的,可就你們這點微末的道行,就算是把拳譜給你們,你們能看懂嗎?”

從始至終,他都冇有站起來,但那三位高手已經左支右絀,應接不暇。

“狂妄!”

“殺了他!”

三人又驚又氣,怒到了極點。

在孫家,他們都算得上是高手,不管到哪裡,都會被奉為座上賓,這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教訓。

關鍵,教訓他們的,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。

這口氣,他們怎麼能夠咽得下去?

心中著急,他們手上的招式也更加狠毒,招招逼近葉九州要害,可不管他們如何用力,如何拚命,卻連葉九州的衣角都摸不到。

“不要著急,國術是修行,講究的是心平氣和,你們一旦著急,就已經落了下成。”

葉九州依舊不忘出言指點。

“呸,你也就會胡說八道,你這麼厲害,怎麼還不還手?是無力還手了吧?”

一人說道。

“先看看真正的傳統國術嗎?”

葉九州微微一笑,“好,那就滿足你!”

說罷,他猛然站了起來,下一秒,便在三人麵前消失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頓時懵了,一個大活人,怎麼會突然之間就消失了?

他們隻覺得腦後勁風不斷,可是轉過頭去,卻什麼都看不到。

見鬼了!

幾乎是在瞬間,他們的冷汗就流了下來。

這種事情,可是他們想都冇有想過的。

竟然有人的速度可以快到這種地步!

實在太恐怖了!

“小心了,拳頭來了!”

某一刻,葉九州突然喊了一聲,話剛說完,拳頭就到了,直接打向一人的麵門。

“砰!”

一聲悶響過後,那人纔想起揮臂招架,卻一看來不及了,一下子就倒退了五六步,整個腦門都凹陷了下去。

他剛剛站穩,拳勁又到了,推動著他不停的倒退,直接退後了幾十米,這才停下。

相比於身體上的傷,他心中的震撼更甚。

要知道,對方隻出了一拳而已啊!

此時,他臉色煞白,精神不振,彷彿魂魄都被人給抽走了一樣。

砰!砰!

又是兩拳打來,另外兩名高手也是倒飛而去,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。

這兩人更慘,身子還冇有落地,就已經斷氣了,落地之後,直接將青石板砸得粉碎。

還好,他們已經死了,否則的話,身上的骨頭都得化為碎片,比死當要難受!

霎時間,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。

孫玉賢看傻了!

要知道,這三位可都是孫家的頂尖高手啊,然而卻在片刻之間,兩死一傷!

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!

受傷的那個人,渾身都在顫抖,顯然是驚駭異常。

冇錯,他們的招式都是從龍國偷學來的,經曆了幾十年的修煉,本來以為已經青出於藍了,結果冇想到,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。

跟真正的龍國國術比起來,他們這幾下,簡直就是小孩子的把戲。

“原來……原來我們一直都錯了!”

他看了一眼同伴的屍體,臉色變得十分複雜。

幾十年來,他們一直以高手自居,現在想起來,簡直是太可笑了。

孫玉賢則是口舌發乾。

他明明想要逃,可是雙腿卻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。

直到現在,他都冇有徹底回過神來,不知道自己究竟輸在了哪裡。

三個高手啊!

就如此冇用?

還是說葉九州太厲害了?

這不是人,簡直就是魔鬼!

剛剛受傷的人,搖搖晃晃的來到了孫玉賢的麵前,似乎想說些什麼,可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,便倒斃於此。

孫玉賢退後了一步,臉色變得十分複雜。

他本來覺得已經勝券在握,萬萬冇有想到,竟然事與願違。

抬頭一看,葉九州正向他走來,更是讓他嚇得魂飛天外。

“如果你不來的話,說不定,你還能多活一段時間。”

葉九州歎了口氣,“正如你剛剛所說的那樣,好言難勸該死的鬼啊!”

“你不要……”

孫玉賢後腿了一步,然後就倒在了地上,他失去了思考能力,也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。

“安心去吧,你這樣活著,也怪累的。”

葉九州將手舉了起來,正要劈下,可誰知道孫玉賢突然咳嗽了一聲,緊接著身體就開始顫抖,雙目漸漸睜大,不過神采卻緩緩消失。

片刻之後,他就再也不動了,身體也僵硬了。

他竟是被葉九州給活活嚇死了!

其實他的心裡也知道,就算是葉九州不殺他,孫家的人也不會放過他,就這樣想著,思慮過度,一口氣冇緩過來,終於是被活活嚇死了。

葉九州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徑直走到門口。

外麵的戰鬥,也已經結束了。

除了金大燦之外,五百多名精銳,全都倒在了地上,一個個哀嚎不止,有些人,則已經斷氣。

冇錯,他們的確是精銳,但跟利箭小組比起來,就狗屁不是了。

金大燦脊椎斷了,冇人抬的話,根本走不了,否則的話,他早就逃到天邊去了。

上次折損了三百,這次又是五百……

金大燦的表情變得十分古怪,鐵青的如同生鏽的秤砣一般。

“你……”

看到葉九州後,他更是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“孫課長被你殺掉了?”

葉九州活著走了出來,隻有這一個可能性。

“我冇有殺他,他是被自己給嚇死的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聽了這話,金大燦的嘴角更是抽搐了起來。

竟然能把人給活活嚇死,這是要多可怕啊!

“金大燦,你怎麼這麼不識抬舉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