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6章

-

葉九州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上次,我已經饒你一命了,你為什麼還要回來?”

“我……”

金大燦張了張嘴,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是啊!

明明知道葉九州很可怕,為什麼還要回來呢?

要怪就怪自己,竟然被孫玉賢的三言兩語給哄住了,天真的以為能夠對付葉九州。

真是可笑啊!

就在他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的時候,葉九州突然笑了笑,說道:“我再饒你一命,替我傳個話給你的主人,就說,這個遊戲,我打算陪你們玩到底。”

說完,他轉身就走。

金大燦愣在那裡,好半天冇有緩過神來。

“他……他是什麼意思?饒我一命?還要跟誰玩遊戲?”

一秒記住http://

他感覺自己的大腦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唯一值得高興的,就是這條命保住了!

可他還是不明白,這個遊戲指的究竟是什麼。

直到第二天早上……

一條爆炸性的新聞登上來媒體的頭版頭條。

七星幫漢都的四大堂口,一夜之間化為白地!幫眾非死即傷,無一人全身而退!

四大堂主,更是在一夜之間蒸發。

整個七星幫都被一團陰雲所籠罩,總部一連派了幾匹人出來,可結果連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查到。

就好像他們七星幫的四大堂口,從來就冇有存在過一樣。

更加匪夷所思的是,這些出來查詢訊息的人,也在一個接一個的失蹤。

七星幫創立數百年,還從來冇有麵對過這樣的事情,彷彿跟他們作對的不是人,而是魔鬼!

從堂主到長老,在到幫主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。

似乎有一張血盆大口,準備將他們給一口吞掉。

事實上,他們的預感是正確一定,因為接下來的三天中,又有五名堂主實在,兩名長老遇難。

整個七星幫,半壁江山都已經塌了。

另一邊,謝氏集團也冇有閒著,在孫敏的幫助下,謝氏集團很快成立了自己的流水線,短短三天,產品就已經上市。

高麗本來就是醫美之都,王牌企業不在少數,可不管是療效還是性價比,都被謝氏集團的產品比得連渣都不上。

產品剛剛上架,立即銷售一空,供不應求。

原本屬於孫氏集團的市場,也在一步步被擠壓。

孫家,大廳。

那麼多人聚集怎樣起,卻連一點聲音都冇有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好像被人給扼住了喉嚨一樣。

“三天時間,孫氏損失了近百億!”

一位老者環視了一眼眾人,冷冷的問道:“誰能給我解釋一下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們低估了對手。”

一人說道:“他們有情報,所以對我們瞭如指掌,而我們對他們卻一無所知,訊息不對等,我們實在冇有辦法啊。”

“都怪金部長,如果不是他走露訊息的話,我們也不會這麼被動!”

“家主,下令吧!我們不能任由謝氏騎在脖子上!”

“為了尊嚴,我們不能再忍了!”

……

聽了周圍人的議論,家主孫延民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。

他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孫延京,“老三,聽說你那邊,死了三個高手,還有孫玉賢也死了?”

“是!”

孫延京道:“下手的人是極道拳館,而這個拳館,跟謝氏集團,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:“極道拳館中,藏有拳譜。”

他知道孫延民肯定要問,索性就自己說了。

“這麼說了,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拳譜?”

孫延民問道。

“是。”

孫延京道。

“憑什麼?”

孫延民突然一拍桌子,“你憑什麼去爭奪拳譜?你有那能力嗎?你有那資格嗎?”

“為了一頁拳譜,你讓孫氏集團損失慘重,你讓三大高手慘死,讓你的侄兒殞命,讓我們孫氏成為了笑柄,你說說,你哪裡來的膽子去爭奪拳譜?”

孫延京不敢說話,隻能把頭低了下去。

“冇用的東西。”

孫延民哼了一聲,麵沉似水。

根本就不用問,他就知道這一切是誰做的。

隻有那個男人,纔有這麼大的能量!

“我警告你們一句,以後要量力而為,千萬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孫延民強忍著要殺人的衝動。

現在,他大腦中一片混亂,滿腦子想的,都是那個男人。

一想到當年發生的事情,他直到現在都心有餘悸。

當初,也正是因為那個男人,才讓他孫氏冇有消滅,才讓他能夠東山再起……

否則的話,孫氏早就已經被仇家給滅掉了,怎麼可能有今天?

當然,他跟那個男人並冇有什麼交集,隻因為他的仇人惹到了那個男人,然後就一夜之間人間蒸發了,就跟如今七星幫的那些堂主一樣。

那個男人,可以滅掉孫氏的仇家,同樣,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滅掉孫家!

“家主。”

孫延京有些不滿,“我們的麵子已經丟了,這個場子必須要找回來,可不能夾著尾巴做人啊,如果傳出去的話,我們還怎麼見人?”

眼前的孫延民跟以往的樣子,判若兩人。

這口氣竟然還能忍?

“我孫家有著百年曆史,雖然最近幾十年來有過一些波瀾,可我們不是挺過來了嗎?縱觀世界,還有誰敢騎在我們的脖子上?”

孫延京急了,“你身為家主,不能不為家族的榮譽考慮啊!”

孫延民冷笑。

是啊,孫家實在是太壯大了,以至於家族的人全都目空一切,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了,哪裡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。

甚至,連他自己也不例外。

但今時不同往日。

如果真是那個人在暗地裡的話,他就不得不三思而行了。

寧可跌了麵子,也不能讓孫家變成曆史啊。

“你有意見,可以保留,但我的命令,你必須的聽,因為我纔是家主,我纔是話事人!”

話,隻能說到這裡了,孫延民甚至都不敢提那個人的名字。

因為那是一種褻瀆!

聽了這話,孫延京也是有些生氣。

被人打得這麼慘,卻連個屁都不敢放,這口氣,他忍不了。

不過,他的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