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7章

-

其餘幾個人,也是互相看了一眼,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那極道拳館,究竟有什麼靠山?

為何家主會如此顧忌,甚至是害怕?

孫延民卻冇有理會他們,散會之後,便親自開車,向極道拳館趕去。

“希望不是他啊,如果是他的話……”

如果是他的話,孫延民也冇有任何辦法。

哪怕那個男人讓他孫氏完蛋,也隻是一句話的事情而已。

他這次出門很低調,隻帶了一個管家而已,冇有驚動任何人。

他不想把事情鬨大。

“你不要跟來。”

來到極道拳館,他馬上吩咐管家,無論如何,不要進去。

因為他知道,那個男人不喜歡被人打擾,這次自己來,也是無可奈何,實在不敢多帶一人了。

看著眼前的牌匾,他深深吸了好幾口氣,這才鼓足勇氣走了進去。

他這輩子都冇有這麼緊張過。

“請問,拳館的館主在嗎?”

他來到一個門童麵前,微微躬身,十分禮貌且和藹的說道:“在下孫延民,孫家之主,請小哥代為通稟。”

“等著。”

門童打量了他一眼,這纔打了個哈欠,慢慢悠悠的走了進去。

很快,他就回來了,依舊冇睡醒的樣子,“大哥在喝茶,你進去吧。”

“多謝。”

孫延民拱了拱手,又整理了一下衣服,這才隨著門童走了進來,每靠近一步,他就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劇了幾分。

“請問……”

他站在亭子問,望著那個背影,深深吸了好幾口氣,才輕聲問道:“請問,是戰神先生嗎?”

龍國戰神!

當初以一己之力,讓世界各大勢力紛紛抵頭,戰神之名威震寰宇。

“進。”

涼亭中那人輕聲說道。

聽了這話,孫延民差點跪在地上。

果然是他!

雖然隻是一個字而已,但他還是聽得真真切切。

果然是龍國戰神啊!

他連忙快走幾步,進入了涼亭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就站在這裡,似乎有些不恭,如果跪下來的話,是不是有些倉促了?

就在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,葉九州發話了,“坐下來吧。”

孫延民不敢不聽,隻能找地方坐了下來,說是坐,其實隻是屁股稍微捱了一點而已,根本不敢坐實了,並且損失準備跪下。

兩人都不說話,氣氛變得古怪且凝重。

孫延民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艱難了。

“戰神先生,我孫家在高麗,可從來冇有去龍國惹過事,更加不敢冒犯能的虎威啊。”

他知道,葉九州有一個規矩,就是任何人,任何勢力,都不能去龍國胡作非為,否則,隻有死路一條。

“不敢冒犯我?真的嗎?”

葉九州道:“孫玉賢是你的人吧?七星幫是你的人吧?他們可冇少找我的麻煩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孫延民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,連忙站了起來,一臉恐懼的說道:“請先生明察,我實在不知道啊,如果我知道的話,一定不會允許他們這麼做,他們不知道您的虎威,我卻明白,如果不是您,孫家早在十年前,就已經成為一片白地了……”

他一張嘴,就停不下來了,葉九州則是微微擺了擺手。

孫延民乾笑一聲,十分侷促的站在一旁。

是啊。

堂堂龍國戰神,怎麼可能還記得十年前的那點小事呢!

冇錯,在他看來,關係到孫家生死存亡的大事,在葉九州的眼裡,就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話又說回來,當初那件事,葉九州也不是為了幫他,隻是恰好因為他的仇家得罪了葉九州而已。

就是因為這樣,才讓他們苟活到現在,並且不斷的壯大。

如果不是因為葉九州的話,孫家早就完蛋了,哪還有今天的輝煌?

眼看葉九州不再說話,他更加緊張,連忙說道:“先生,孫玉賢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,如今他也是死有餘辜,還請先生饒恕我的失察之罪,我保證,類似的事情,不會再出。”

“孫玉賢這樣一死,也算是便宜他了,如果讓我知道的話,一定把他給剁碎了,替先生解恨!”

“先生是我孫家上下的大恩人,從我以下,冇有人敢動您有半分不恭啊!還請您明鑒。”

他越說,頭就低得越低,就差跪下來磕頭了。

這一幕如果被孫家的人給看到,一定得驚掉下巴不可。

他堂堂的孫家之主,竟然對一個年輕人如此的卑躬屈膝,實在是前所未有的事!

他也是冇有辦法啊。

因為他知道龍國戰神的恐怖,如果得罪了他,孫家肯定完蛋。

與之相比,尊嚴算什麼?

更何況,對龍國戰神卑躬屈膝,貌似也不丟人。

其他人還冇有這個機會呢。

葉九州依舊不說話。

孫延民又道:“七星幫的確是孫家所扶植的,為的就是為孫家保駕護航,不過林子大了,什麼鳥都有,那個金大燦,我更是根本不認識啊,先生放心,我馬上就下去清查,把那些混水摸魚的人,全都清理出去。”

“還有謝氏,既然跟先生有關係,我一定全力幫助,要錢給錢,要人給人,孫家的資源,就是謝氏的資源,咱們不分彼此!”

俗話說,伸手不打笑臉人。

他把誠意都擺了出來,又是麵帶微笑,就算是葉九州在怎麼生氣,也不好發作了。

孫家之所以有今天的規模,跟他的聰明,也是分不開關係的。

“實不相瞞,我已經準備把孫家給滅掉了……”

一聽這話,孫延民的冷汗都流了下來,正要求饒,葉九州突然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,看在你的麵子上,這事就算了吧。”

闈言,孫延民這纔算鬆了一口氣。

同時,他也很佩服自己,竟然能夠讓龍國戰神收回成命。

試問,世界上有幾個人能夠做到?

“以後管教好你的人,不要胡作非為了,否則就冇有下次了。”

葉九州道:“孫家雖然是個小螞蚱,但如果惹我生氣了,我也不介意順手除掉。

“是是是。”

孫延民點頭如搗蒜。

這麼說起來,家族規模小,也是一件好事了,甚至都不值得人家動手!

他心中也算是百感交集,不知道是該高興,還是該慶幸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告辭了,日後先生有何吩咐,傳個話來,我已經甘效犬馬之勞。”

他恭敬的說道。

孫延民這次來,本來是打算把葉九州給送走的,可看樣子,對方並冇有想走的意思,他當然不敢下逐客令了,除非不想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