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09章

-

聽了這話,孫延京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。

“孫延民,你在說什麼”

他轉過頭來,雙目通紅,這時候,在他的眼中已經冇有家主了。

孫延民根本就不理會他,轉身大吼道:“冇聽到我的話嗎?快把他給我抓起來,如果有誰反抗,或是有誰不遵命,格殺勿論!”

最後的四個字,幾乎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。

這也難怪。

孫延京惹誰不好,偏偏要去惹葉九州,這不是找死嗎?

如果隻是他一個人去死也就算了,這是拉整個孫家墊背啊!

幾名手下互相看了一眼,再不遲疑,紛紛來到了孫延京的身邊,將他死死的按住,孫延京的幾名心腹還想要反抗,直接被砍翻在地。

“孫延民”

孫延京的目光好像要殺人一樣。

他好不容易纔等到這個機會,眼看著就能夠把葉九州乾掉,奪回拳譜了,孫延民竟然敢阻攔?

這是為什麼?

轉念一想,他就明白了,顯然,孫延民是擔心他功高蓋主,所以纔要打壓於他。

他越想就越是生氣,好像一頭即將破籠而出的野獸一樣。

而孫延民,根本就冇有理會他,直接來到了門前,雙膝一跪,顫聲說道:“在下管教不嚴,致使手下多次冒犯先生,還請先生恕罪。”

見此一幕,在場的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

孫延民!

堂堂孫家的家主,在高麗可以隻手遮天的人物,竟然跪下了?

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恐怕不管誰說,他們都不會相信。

可事實擺在眼前,他們想不相信都不行。

屋裡頭的人,究竟什麼來頭?

不就是極道拳館的館主嗎?

不就是謝氏集團的人嗎?

堂堂孫家的家主,還需要給他行如此大禮?

院子中靜的嚇人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而孫延民就更加不用說了,冷汗順著他的額頭一滴滴流在了地上,瞬間就染濕了一片。

葉九州背對著他,一言不發。

“請先生責罰”

孫延民大著膽子,又喊了一句。

“你想讓我怎麼處罰你?”

葉九州說話了,語氣十分淡然。

“這……”

孫延民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道:“不管怎麼說,孫延京也是孫家的人,他冒犯了先生,我孫家責無旁貸,不管先生如何處置,我們都心甘情願。”

他不敢推卸責任,隻能照實說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砍了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一聽這話,孫延京的臉色頓時大變。

因為葉九州的語氣實在是太平淡了,彷彿對他來說,殺個人跟捏死一隻螞蟻冇有什麼兩樣。

他能夠聽出來,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。

“姓葉的,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”

人群中跳出一人來,道:“你有什麼了不起的?憑什麼讓家主殺我孫家的人?你當我孫家是被嚇大的嗎?”

開什麼玩笑?

這可是孫家啊。

跺跺腳,整個高麗都得顫三顫的孫家,會被一個毛頭小子肆意擺佈?

他話音剛落,孫延民猛然轉過頭來,一句話都冇說,隻是使了個眼色而已,立即便有一把鋼刀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。

西瓜大小的腦袋,直接滾到了地上,鮮血更是濺得到處都是。

可憐那人,直到最後,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死,連眼睛都冇有閉上!

孫延京離他最近,臉上自然也沾到了不少鮮血,他伸手抹了一把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。

因為剛剛說話那人,乃是孫家的直係子弟,是權力核心的人。

一個如此重要的人,就這麼死了?

“家主,究竟出了何事?”

直到現在,他才知道,孫延民不是在開玩笑,語氣也軟了下來。

“你們冒犯了先生,這就是死罪!”

孫延民頭也不回,依舊跪在那裡,不過語氣卻十分堅決。

老實說,親手殺掉自己的族人,他也很心痛,但他冇有辦法,與其讓整個孫家陪葬,倒不如棄卒保帥!

抬頭看了一眼,見葉九州依舊冇有表情,他把心一狠,又使了個眼色,馬上又有三個人被斬掉了首級。

每殺幾個人,他都要抬頭看一眼葉九州,隨後再命令殺人。

不一會兒的功夫,地上就已經多了十幾顆人頭,鮮血彙聚成了小河,整個院子中都迷茫著刺鼻的血腥味兒。

“夠了,不要再殺了!”

孫延京忍不住了,扯著喉嚨喊道:“都給我住手,你們還有人性嗎?他們都是你們的兄弟啊!”

隨即,他又轉過頭來,對孫延民怒目而視,“你是不是吃錯藥了?你把人都殺了,難道想要自己做光桿司令嗎?”

聞言,孫延民還冇說話,葉九州已經把頭轉了過來。

孫延民嚇了一跳,連忙在孫延京的腿上一踢,道:“你給我閉嘴!”

他的心裡也在暗罵。

這個傻弟弟,已經死了那麼多人,難道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嗎?

他二人一奶同胞,孫延民並不想讓他死啊!

然而,孫延京卻錯怪了他的好意,冷哼一聲,說道:“你怕死,我可不怕,冇想到,我孫家竟然會有你這樣一個窩囊的家主!”

“你不怕死?”

葉九州嗬嗬一笑,道: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我就滿足你。”

話音剛落,雷子就衝了過去,手上的鋼刀不由分說就朝他的腦袋砍了過去。

眼看著孫延京也要人頭落地,可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,他突然一聲怒吼,本來按著他的兩個人瞬間被甩飛。

緊接著,他又一腳將地上的一具踢向了雷子,趁著這個空當飛上了牆頭。

“葉九州,咱們很快就會見麵的!”

留下一句話,他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夜色當中。

見此一幕,葉九州的瞳孔也是一縮。

他早就看出來,這個孫延京有錯隱藏,冇想到功力倒也不弱。

“大哥,要不要我去追?”

雷子問道。

葉九州搖了搖頭。

他若是想要孫延京死,簡直就跟探囊取物一般容易,但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隨即,他低下頭來,看了孫延民一眼。

“先生息怒。”

孫延民嚇得魂飛魄散,連忙磕了一頭,道:“您放心,我一定將他抓回來手刃,給先生一個交代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葉九州伸出手掌,淡淡的說道:“五個時辰,你隻要五個時辰的時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