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11章

-

孫延京自然不在乎錢,可是,如果他能夠得到拳譜,解開其中的秘密後,必定能夠以次結交不少國外的權貴。

到時候,孫氏也就可以走出高麗,真正名揚世界了。

想到這裡,他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。

當然,激動歸激動,他可不是傻子。

李陰為什麼要平白無故的跟他分享情報?

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!

顯然對方就是要利用他。

孫延京也不捅破這層窗戶紙,一方麵跟他虛與委蛇,另一方麵,也開始籌備自己的計劃。

反正其他人也冇有見過拳譜,他到手之後,可以隨便複製,甚至是偽造。

“放心吧,隻要葉九州還冇有離開高麗,我就有辦法弄到拳譜。”

他將杯中酒一飲而儘,隨即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另一邊,孫延民已經回到了家中,並將所有核心人員聚集了起來。

那麼多人站在一起,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因為孫家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敗,更加讓他匪夷所思的是,身為家主,孫延民竟然站在了敵人的那一方。

不過,畏於家主之威,他們也就隻敢在心裡想想而已,嘴上卻不敢說出來。

孫延民環視了一眼眾人,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。

他千叮嚀萬囑咐,千萬不要跟葉九州作對,冇想到這些不長眼的傢夥,竟然跟著孫延京私自行動,他為了大局,不得不殺掉了十幾個自己人!

這也是無奈的辦法,畢竟,葉九州的厲害,他親眼目睹過。

如果真要惹葉九州生氣,他整個孫家就得消失。

這樣的後果,他承擔不起。

“家主,你是不是該交代兩句?”

“你可知道,我孫家幾代人積攢下來的威信,在你一跪之下,已經蕩然無存了!”

“你這樣的家主,我們寧可不要。”

……

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,大家都開始七嘴八舌的指責了起來。

他們頤指氣使慣了,什麼時候像今天一樣窩囊過?

如今,孫家這兩個字,已經成為了街知巷聞的笑話,他們走在大街上,都不敢抬頭。

這簡直比死了還要可怕!

“你們似乎對我很有意見?”

孫延民氣極而笑,“既然你冇覺得孫家無法保護你們,無法讓你們獲得榮譽感,大可以離開,我絕不阻攔。”

他不能把葉九州的真實身份說出來,隻能用自己的家主身份來施壓。

其實,他也是一肚子苦水啊。

如果不是為了保住孫家,誰願意向人下跪?

誰願意顏麵掃地?

“那個姓葉的,究竟什麼來曆?”

終於有人問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。

說話的是箇中年人,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聲音竟有些顫抖。

“看你的樣子,應該是猜到了,既然如此,為何還要多此一問?”

孫延民瞪了他一眼,“我勸你不要說出來,否則的話,就是大不敬!”

那人抿了抿嘴巴,果然冇有再說話。

其餘人則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他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。

“如此說來,我們孫家就要永遠仰人鼻息了?”

又有人問道。

數百年來,孫家都是名門望族,到了孫延民這一代,更是成為了高麗的霸主,從來都是彆人怕他們,他們合適怕過彆人?

這口氣,實在咽不下。

“至少,你們還能喘氣,不是嗎?”

孫延民道:“一些上了年紀的人,或許知道十幾年前的事情,那時的我們,就是路上的一棵野草,誰都可以來踩上一腳,不要以為現在發達了,就能能夠目中無人了,我告訴你們,這個世界大的很呢,比你們厲害的人,多到數不過來!”

見他說得如此鄭重,大家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紛紛閉上了嘴巴。

他們不得不承認,是孫延民把孫家從滅亡的邊緣救了回來,至於究竟是怎麼救的,他們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話,我隻能說到這個地步了。”

孫延民又道:“總之,日後聽到跟謝氏、跟葉先生有關的事情,全都跟我閉上眼睛,捂住耳朵,不許看,也不許聽,更不能插手!否則,格殺勿論!”

此時,他說話的樣子,就跟剛剛在極道拳館殺人說,一模一樣。

大家都知道,他不是在開玩笑,紛紛低下了頭。

很快,所有人都離開了,隻有管家一個人留了下來。

“幫我監視好謝氏還有拳館,有任何風吹草動,馬上告訴我知道,另外,不得走露風聲。”

管家點了點頭,便即離開了。

而孫延民則是在院子中轉了幾圈,趁人不注意,進入了酒窖之中。

他在酒瓶中摸索了一番後,一麵牆直接翻傳開來,裡邊竟是一間密室。

孫延京就坐在那裡!

“你啊你,真是太大意了,怎麼能在他的麵前顯露身手呢?”

孫延民雙目一瞪,“你可知道,我孫家差點就被你毀了!”

“不這樣做,怎麼把戲演得逼真?”

孫延京道:“現在好了,葉九州肯定把你當成了軟骨頭,以後再也不會對你有任何防備之心了,日後我們行動起來,也更方便。”

“千萬不要低估彆人,尤其是曾經的龍國戰神。”

孫延民冷哼一聲。

“戰神又怎樣?”

孫延京撇了撇嘴巴,“他就再再厲害,厲害的過隱世世家?”

他見識過李陰的身手,也知道在李陰背後,還有更強的勢力。

就算李陰鬥不過葉九州,那還有他的靠山呢!

如果真逼得他們出手,就算是龍國戰神,也隻有死路一條!

孫延民冇有說話,不過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幾分。

早在十年前,他見識了葉九州的手段後,便知道了自己的差距,於是,這十多年來,他一直韜光養晦,暗中接觸到了不少人。

可即便如此,他還是冇有把握能夠殺死葉九州,所以,隻能演戲!

為了將這場戲演好,他甚至犧牲了十幾名核心成員。

不過,若是這幾條性命可以麻痹葉九州,那也是值得的!

“那個李陰怎麼說的?他願意出手嗎?”

“不願意。”

孫延京道:“又或者說,他不敢。你還不知道,這些傢夥,名頭一個比一個大,但膽子卻一個比一個小,根本不能信任,等解決了葉九州,我第一個就要殺了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