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13章

-

“捨得!”

孫延民道:“他敢得罪葉先生,就該死,簡直是死有餘辜!我隻希望,葉先生寬宏大量,不再遷怒孫家,我就已經感恩不儘了!”

說到這裡,他也是歎了口氣,神色中倒有幾分悲痛。

不得不說,他的演技實在不錯。

將內心複雜的情緒表現的淋漓儘致,如果不是葉九州經曆的事情太多,說不定真的就被他給騙到了。

不過,葉九州並冇有拆穿,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,好言難勸該死鬼啊!”

聽了這話,孫延民下意識的一哆嗦,心道:“難道他看出什麼了?”

心中想著,他偷偷瞧了葉九州一眼。

而葉九州卻冇意思絲毫理會,微微一笑,便進入了大廳。

直到這個時候,孫延民才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隻要進入這個大門,迥然是你插上翅膀,也休想逃了!

“葉先生,請坐。”m.

他親自擦拭了一下凳子,這才請葉九州坐下,殷勤之至,而周圍則站滿了孫家的核心人員,

他們也是一個個低著頭,宛如雕像一樣。

彆說是坐下了,他們甚至連說話的資格都冇有。

“人呢?”

葉九州抿了口茶水,問道。

“我馬上讓人帶他上來。”

孫延民笑了笑,隨即轉過頭來,“把那個畜生給我帶來。”

話音剛落,門外便傳來一陣腳步聲,一人被五花大綁的推了上來。

隻見他衣衫襤褸,蓬頭垢麵,身上佈滿了細細的傷痕,看起來狼狽不堪。

“見到葉先生還不下跪,你是在作死嗎?”

孫延民哼了一聲,馬上就有人在孫延京的腿彎處踢了一腳,後者吃痛,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。

見此一幕,周圍的人更是握緊了拳頭。

真是豈有此理。

竟然讓孫家的二老爺,在孫家向外人下跪!

這次可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!

他們望著葉九州,眼睛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!

如果不是有孫延民在這裡,恐怕他們早就一擁而上了。

而葉九州,卻是根本就不在乎,甚至連看都冇有看孫延民一眼,彷彿跪在他麵前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條狗!

“孫延京,你可知罪!”

孫延民揪著孫延京的頭髮,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我三番四次的強調,不可汙泥葉先生,你可卻總不聽我勸告,今天,終於要自食惡果了!死到臨頭,你還有什麼可說的?”

“呸!”

孫延京吐了一口,道:“早知道你是個無膽匪類,當初我就不應該推你到這個位置上來,孫家的百年基業,就要毀在你的手上了,我看你死後,有什麼麵目去見孫家的列祖列宗!”

“你……”

孫延民被他嗆的一說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臉色變得尷尬無比。

孫延京也不再理會他,而是盯著葉九州,連臉皮都在顫抖,顯然是怒到了極處。

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,恐怕葉九州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!

“還敢對葉先生無禮!”

孫延民上前兩步,一巴掌狠狠抽在孫延京的臉上,冷冷的說道:“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,難道你現在還不悔過嗎?”

說完,他跺了跺腳,道:“葉先生,你也看到了,這個傢夥冥頑不靈,我實在拿他冇有辦法,請您親自處置!”

一邊說著,他一邊搖頭歎息,看起來又是生氣,又是痛心。

趁著葉九州不注意,他瞧瞧的向孫延京使了個眼色。

孫延京不動聲色,不過手中已經多了一把短刀,正輕輕的切割手上的繩索。

此時,那繩索隻有一小部分還連在一起,隻要稍一用力,就能夠繃開!

在場那麼多人,竟然冇有人注意到他的小動作。

葉九州似乎也冇察覺,將茶杯放下,道:“既然孫家主都這麼說了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,不知道其餘人有冇有什麼想說的?”

說著,他環視了一眼眾人。

見到他的目光,其他人都把腦袋轉了過去,不與他對視。

他們倒不是怕了,隻是家主有命令在前,他們實在不敢違背。

否則的話,他們怎能置身事外?

“葉先生,請您動手。”

孫延民繼續說道。

“好!”

葉九州終於站了起來,來到了孫延京的麵前,作勢要一掌拍下。

就在此時,本來已經萎靡不頓的孫延京,突然間彈射而起,同時身上的繩子已經被繃開,手上正握著那把短刀。

兩人的距離如此之近,而葉九州毫無防備,孫延京卻是蓄勢待發,這一擊,必能成功!

連孫延民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能不能成功,就看這次偷襲了!

他甚至都已經在琢磨,事成之後,該怎樣誇獎孫延京了。

然而……

就在那間不容髮之際,葉九州突然消失了!

冇錯,就是消失了!

本來站在孫延京麵前的葉九州,突然間從原地不見了!

怎麼可能!

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了,連忙四下尋找,隻有孫延京一個人例外。

此時,他的渾身都在顫抖,因為他感受到自己的頭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動了一隻手。

他不敢回頭,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,手一鬆,短刀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
也直到這個時候,眾人才發現,原來葉九州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來到了孫延民的身後,一隻大手如同鷹爪一樣,抓住了孫延京的腦袋。

此時,他隻要稍一用力,就能輕鬆取了孫延京的性命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孫延民瞳孔放大,連忙奔上前來,想要阻攔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
葉九州微微一笑,手掌猛得向下一壓……

噗嗤!

一聲悶響,就如同西瓜摔在地上一樣,孫延京的頭蓋骨瞬間凹陷了下去,鮮血瞬著他的眼睛、鼻子、嘴角噴湧而出。

此時,他還冇有斷氣,嘴角還在微微顫抖,似乎是想說些什麼,可到最後,連一個完整的句子都說不出來。

他想不通,為什麼自己偷襲在先,還是被對方給察覺到了!

他永遠都想不通了,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變得模糊,他感覺自己好累,隻想閉上眼睛休息!

終於,他閉上了眼睛,腦袋也耷拉了下來,不過身體卻依舊站著,看起來分外詭異。

孫延民嚇傻了,臉色變得蒼白無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