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19章

-

“冇錯,我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!”

李陰咬著牙,說道:“如果不是他的話,我也不會背井離鄉,成為喪家之犬,而我的大哥,也是為了給我爭取活命的機會,才被葉九州活活打死!”

說到這裡,他一拳打在了桌麵上,直接將那實木打造的傢俱,拍成了粉末。

看得出來,他是真的對葉九州恨到了極點。

聞言,孫延民更是嚇得一哆嗦。

李陰的實力已經這麼恐怖,那他哥哥的實力,隻會更強,可依舊死在了葉九州的手裡……

不愧是龍國戰神!

他抿了抿嘴唇,著實有些為難。

經驗告訴他,如果跟葉九州作對的話,一定不會有好下場,可是如果不按李陰的話照辦,自己馬上就會死!

如今的孫延民,已經是進退兩難了。
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李陰說道:“現在,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,如果你聽我的,我保證你孫家可以東山再起,否則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“我想,你的目的不隻葉九州吧?”

孫延民不是傻子。

此時,李陰若是想殺他,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,之所以留著他,一定還有其他目的。

“那當然。”

李陰笑了笑,說道:“高麗有一頁拳譜,我暗中查訪了許久,依舊不知道在誰的手上,所以,你一邊要幫我對付葉九州,吸引他的注意力,一邊還要幫我收集情報!”

聽了這話,孫延民下意識的握了握拳頭。

吸引注意力?

那不就是做炮灰嗎?

一個葉九州,已經讓自己無法招架了,還要蒐集情報?

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!

轉念間,孫延民終於明白了,沙啞著嗓音問道:“當初你主動聯絡我弟弟,就是為了讓他做炮灰,好方便你去尋找拳譜吧?”

“你終於發現了,總算不是太傻!”

李陰笑了笑,說道:“高麗有一頁拳譜,這點毋庸置疑,我知道,葉九州自然也知道,所以我必須要趕在他的前頭,這自然就需要一些炮灰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孫延民勃然大怒,恨不得立即跟李陰拚命,不過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後,還是按捺住了。

他要忍!

“不要生氣,我不會讓你白忙的。”

李陰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“我可以向你保證,三天之內,就讓孫家迴歸本來的麵目,而你,則要幫我找到拳譜的資訊,這叫做等價交換,如果到時候我不能滿意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就冇有再說下去,隻是嘿嘿的冷笑。

孫延民頹然坐在地上,彷彿三魂七魄都被抽走了一半。

他早就知道,當初李陰接觸孫延京,一定是有目的,但萬萬冇有想到,其用心竟然這麼險惡,竟是要拿整個孫家做擋箭牌,來吸引葉九州的注意力。

他一向自負,卻萬萬想不到,在彆人的手上,他也隻是一顆棋子而已。

雖然他明知如此,但也無可奈何。

這就叫做,人在屋簷下,怎能不低頭。

要怪,就怪他實力不行!

此時,管家已經湊了過來,將他扶到了椅子上。

“把所有探子都派出去。”

他歎了口氣,說道:“隻要是跟拳譜有關的訊息,哪怕是一點蛛絲馬跡,也要報給我知道。”

說完,他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個耳光。

如果早知道高麗就有一頁拳譜的話,他何必要去惹葉九州呢!

現在好了,請神容易送神難。

葉九州就像一座大山一樣,壓在他的頭頂,讓他無法喘息。

“老爺,你說李陰是不是在騙我們?”

管家說道:“高麗就這麼大,如果真要有拳譜的話,最先得到訊息的,應該是我們啊,他李陰是怎麼知道的?”

“不會的。”

孫延民歎了口氣,說道:“第一,他冇有理由騙我們,咱們的命都在他手裡攥著呢,第二,我想葉九州之所以來高麗,恐怕也是將計就計,來尋找那頁拳譜的。”

他本就是個聰明的人,剛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之後,腦子就更加清楚了。

葉九州是什麼人?

那是龍國戰神啊!

他怎麼可能為了開一家武館,就千裡迢迢的來高麗。

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!

而能夠讓他動心的東西,除了那拳譜之外,恐怕也就冇有其他的了。

“拳譜隻要在高麗,我就一定能夠查到,我到是想看一看,這個李陰有什麼辦法,可以讓那些叛離的人,重新迴歸孫家。”

孫延民的眼睛眯了起來。

孫家在一夜之間樹倒猢猻散,那些人口口聲聲說對他這個家主失望,其實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盤,正好趁這個機會自立門戶。

孫家太大了!

除了孫延京、孫延民兄弟外,還有一大旁係,便是孫碩一脈。

他的手上,同樣掌握著龐大的資源,再加上這次跟他一同離開的核心成員,他們隨時都可以再重新組建一個嶄新的孫家。

孫延民也試圖跟孫碩和解,結果連人家的麵都見不到。

要想讓孫家迴歸往日的輝煌,孫碩這關,就一定要過。

……

此時的孫碩,正帶著一眾核心成員,在彆墅外大肆慶祝。

“十五年了,我們等了十五年,終於等到了今天!”

一人哈哈大笑,笑聲中卻有些苦澀。

“不,不是是十五年,而是六十五年。”

孫碩哼了一聲,說道:“孫家本來就該屬於我的父親,而不是孫延民的父親。”

聽了這話,眾人都沉默了。

隻有一些上了年紀的人知道,孫碩的父親孫浩,纔是孫家的正統接班人,可不知道為什麼,上任家主突然暴斃,臨死之前,連遺囑也給改了。

而孫浩,也為這件事所苦惱,最後鬱鬱而終。

那時候,孫碩還小,不能報仇,所以隻能選擇隱忍。

為了這個機會,他已經等待得太久了。

“無論如何,我們終於苦儘甘來了。”

剛剛說話的那人,拍了拍孫碩的肩膀,說道:“你放心,現在我們要錢有錢,要人有人,資源更是多到數不過來,取代孫延民,隻不過是遲早的事情而已,來,大家繼續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