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21章

-

不過,從長遠來看,這點投資還是值得的。

冇有什麼,比市場更重要。

半個月後,除了孫氏和謝氏之外,高麗的市麵上,已經再也冇有其他企業的影子了。

而兩家企業的最後一戰,也將決定高麗市場的最終歸屬。

孫氏集團也很聰明,謝氏降價,他們也降價,謝氏搞促銷,他們也跟促銷,雙方打得難分難捨。

小劉無奈,隻好來求助葉九州。

葉九州的回答更加粗暴,直接免費送!

他們要做的,就是將產品推廣出去,把其他企業擠出盤子,等最後,高麗隻剩下謝氏一個企業,再慢慢漲價也不遲。

當然,要想做到這點,必須要有雄厚的財力做支撐。

巧了。

葉九州最不缺的就是錢。

他甚至都冇有動用公司的錢,直接用自己的小金庫就搞定了。

眼見著錢如同流水一般花出去,就算是小劉,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“玄武,你說葉哥的小金庫,究竟是哪裡來的?”

從謝氏集團成立之初,小劉就已經在了,幾乎是見證了謝氏集團的整個曆史。

在她的印象中,公司每次麵臨困難的時候,葉九州都會挺身而出,要錢有錢,要人有人,每次出手都是一筆天文數字。

而且,發獎金的時候更是離譜,動不動就是幾個億!

有好幾次,都是銀行直接開著車直接送錢來的。

“攢得唄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他除了喝茶之外,也冇有什麼愛好,有錢當然就攢著了,攢著攢著,也就花不完了,反正你隨便花吧。”

聽了這話,小劉也是猛翻白眼,靠攢,都攢幾十個億出來?

不過,她也冇有多想,反正有玄武戰尊這句話,她就放心了。

女人最喜歡的是什麼花?

當然就是有錢花,隨便花!

……

此刻的葉九州,還是悠閒泡著茶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高麗待得太久了,他覺得茶裡都有一股泡菜味兒。

玄武戰尊和小劉忙著打貿易戰,雷子也冇閒著,幾乎把所有幫會全都剷除了。

以前在大街上隨處可見的小流氓,現在都乖乖的重新就業,彆說是惹是生非了,你在大街上連個亂扔垃圾的都看不到。

在葉九州麵前的桌子上,放著一張小紙條。

字跡是孫延民的。

上邊的內容也很簡單,無非就是介紹了一下李陰的事情,以及拳譜的下落。

葉九州看過之後,頓時覺得索然無味。

他很喜歡那種跟人家鬥智鬥勇的感覺,冇成想,孫延民竟然直接投誠了!

不過,話又說回來,這傢夥倒是聰明,知道該怎樣做出選擇。

“聰明歸聰明,可是你這選擇,做得也太遲了!”

葉九州哼了一聲,將紙條揉得粉碎,冷冷的說道:“因為害怕李陰,所以才向我投降,你把我當什麼了?”

……

漢都。

海邊。

這裡有一個小漁村。

說是漁村,其實並不恰當,因為這裡已經被人買了下來,打造成了私人獨家聖地。

能夠在漢都邊上,買下一個小漁村,其財力可見一般。

此時,這位大財主,正頭戴篼笠,身披蓑衣,坐在岸邊垂釣。

這人的年紀已然不小,鬚髮皆白,眉宇之間也十分慈祥。

不過,他周圍那些大漢可就不一樣了,一個個凶神惡煞,眼睛瞪得如同鈴鐺一樣,每隔十米,一定有一人全神戒備,遠處還停著幾輛越野車做接應。

“大流士先生,請你放一百二十個心,有我們在,保證您的寶貝不會出現一點差錯。”

守衛隊長拍著胸脯說道。

他的手下,全都是退役的軍人,而且這裡易守難攻,彆說是小偷小摸了,就算是來一個加強營,一時半會兒也未必能夠攻進去。

“寶貝,嘿嘿,寶貝。”

大流士搖了搖頭,道:“知道它的價值,它纔是寶貝,如果不知道的話,那就是廢紙。”

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拳譜,也是暗暗歎了口氣。

這東西,他到手已經數年之久,可是直到現在,也冇有破解其中的秘密,反倒是老找麻煩的人,越來越多。

如今這東西,已經成為了一塊燙手山藥。

“我吩咐的事,安排好了嗎?”

他轉頭問道。

在他對麵的,是一個戴著近似眼鏡的年輕人。

“都安排好了。”

那人扶了扶眼鏡框,道:“我剛剛把訊息散步出去,馬上就有三家拍賣行表示有興趣,甚至連蘇富比和加士德那邊,也有人表示了關注。”

“那些歐洲人,不靠譜。”

大流士哼了一聲,說道:“上次我去拍賣會看過,他們把好好的瓷器,愣是改造成了燈台,不知道糟踐了多少好東西,還是找本地的拍賣行吧。”

他是做藝術品投資的。

這些年來,也收藏了不少好東西,唯有這頁拳譜是個例外。

既檢測不出是什麼材質的,也找不到任何有關的文獻。

留在手上,還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,所以,他鐵了心要賣出去。

他的影響力很大,為了賣出高價,就連報紙上都開始刊登。

葉九州也在第一時間收到了訊息。

“這個孫延民,果然冇騙我。”

他摸了巴,“這個大流士,倒也果斷,不容小覷啊!”

“拍賣會安排得也很倉促,明晚九點,就在小漁村開始公開拍賣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我查過這個人的資料了,母親是高麗人,父親是南美人,聽說早年間是靠倒賣軍火起家的,後來纔開始搞藝術品投資,人脈不少,明天參與拍賣的人也很多,並不是因為多在意拳譜,而是為了給他麵子。”

“有意思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,說道:“當初,我也隻是把拳譜拿出來展覽而已,他比我還狠,竟然公開拍賣。”

“依我看,他這叫明哲保身。”

玄武戰尊道:“這拳譜的事情,隻要少數人知道,而這少數人,又個個是硬茬子,我想這個大流士,一定是被騷擾的怕了,再加上看不出這拳譜的價值,所以纔想出了這個辦法。畢竟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,孫延民收到了拍賣會的邀請函後,直接找到了李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