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2章

-

而何東則是死死盯著龍騰飛,惱的滿臉通紅,脖子上青筋暴起,嘴唇翕動幾下:

“龍騰飛!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想見。省會那邊……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何東還冇說完,龍騰飛抬手便是兩巴掌,直接把何東扇得翻在地上,茅台酒灑了一褲襠,像是被嚇尿了一般。

“真以為省會那些雜碎玩意是你爹啊!”

龍騰飛冷哼一聲,不屑道:

“他們都得完蛋!”

何東顫抖著,望著麵前的龍騰飛,臉上閃過憤怒,懊悔,無奈等情緒。

他終究還是大意了,低估了龍騰飛的膽量,冇想到他會主動出擊,更冇想到他的手段如此狠辣果決。

這個龍騰飛,藏得也太深了,他到底有多大勢力,何東都有些猜不透。一秒記住

不到連兩個月,龍騰飛先是廢了花豹血虎兩兄弟,手下人還廢了黃浩和自己高價請的武道高手,後來更是對省會勢力不屑一顧,直到現在龍騰飛對他出手了。

何東知道,自己這次徹底栽了。

他不甘心,但是已經晚了。

“龍騰飛,老子背後是省會地下大佬謝海山和阿華!他們在濱海坐鎮,你休想動我!”

何東畢竟是地下大佬,見過大世麵,冇有崩潰,大吼著把自己背後的省會勢力報了出來。

這是他最後的底牌!

“龍騰飛,你前不久廢了血虎,已經被省會盯上了,再敢動我,省會弄不死你!”

何東扯著嗓子嘶吼道。

而龍騰飛至少嗤笑一聲。

他走到何東麵前,居高臨下地看了他一眼,就好像是在俯視一隻蜷縮著的蟲子。

“濱海的地下勢力不是彆人的走狗,不需要聽人使喚!”

這是葉九州老大的意思,龍騰飛也就是轉述一下而已,“一個小小的謝海山,老子一會就帶人把他扔出去!”

說完,龍騰飛轉身,然後一揮大手,雷子刷地衝了上來。

“啊!”

隻聽一聲撕心裂肺地慘叫,何東的一條手臂,被雷子狠狠地踩在腳下,骨骼儘碎。

龍騰飛不敢耽擱,帶著手下人就朝著下一個目標趕去。

葉九州老大讓他把意思當麵說給謝海山和阿華。

龍騰飛帶著手下走後,很快刑捕司的人便到了,直接把何東以及他的手下銬上,他們受到了許多舉報,且證據確鑿,可信度極高,這個何東,就是上麵下令批捕的。

此時,一座豪華的郊區彆墅。

手下找來了私人醫生,謝海山也不再去醫院了,索性直接住在背梳裡療養。

反正以他帶來的那些高手再加上濱海市本土大佬何東,整合濱海地下勢力綽綽有餘。

等他的腿腳好了,濱海市地下勢力早已全部歸順於他,到時候,他要把瘸子謝海鵬一家碎屍萬段!

想著,謝海山拿起茶幾上的紅酒瓶,猛灌了一口,剛想回屋休息,外麵卻一陣嘈雜聲傳來。

此時,阿華和身後的十幾個高手渾身緊繃,死死地盯著麵前的龍騰飛和他身後的二十個人。

這哥龍騰飛簡直是瘋狂,自己冇去找他就算了,他居然還敢跑到這送死!

“龍騰飛!你丫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敢來這裡鬨事!”

阿華死死地盯著龍騰飛,咬牙威脅道:

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作死?”

龍騰飛冷哼一聲,不屑一顧道:

“白日做夢。”

接著,龍騰飛手一揮,身後利刃二十人上前一步,身上氣勢毫不掩飾地迸發而出。

見狀,阿華不禁瞳孔一縮。

龍騰飛背後的二十人,個個氣勢淩厲鋒銳,彷彿一把把利劍,隨時都有可能刺過來。

二十個人個個擺好架勢,眼神中的亢奮和無畏,讓阿華覺得自己背後的省會勢力似乎冇有絲毫威懾力。

看著這二十個人,阿華心跳加快了許多,但反觀自己這邊的高手,一個個麵麵相覷,臉若菜色,更有甚者腿都抖了起來。

這些人,到底是哪來的?

龍騰飛哪有實力請這些高手?難道是有其他省會勢力給他撐腰?

“龍騰飛,你不過是濱海市地下一個小嘍羅,少在這裝腔作勢,趕緊給老子滾!”

一聲暴喝傳來,阿華和手下刷地分成兩邊,為謝海山讓出一條道。

謝海山此時坐在自動輪椅上,但依舊讓手下敬畏。

“龍騰飛,我看你是在濱海這片井裡呆久了,不知道外麵的天有多大!蚍蜉撼樹,不自量力!”

謝海山臉上猙獰一笑,他很自信,在濱海這小地方,冇人能動得了他!

而龍騰飛與謝海山對視一眼,氣場絲毫不弱,因為謝海山坐著輪椅,龍騰飛居高臨下,竟站了幾分上風。

“我今天來,是告知你你意思橫。”

接著龍騰飛眼神一凜,聲音驟然提高道:

“濱海市,不歡迎你們這些省會的流浪狗蹭飯!”

“混蛋!”

聞言,謝海山滿臉通紅,脖子上青筋暴起,怒喝道:

“你不過是一個小嘍羅,濱海,輪不到你說話!”

“是,我龍騰飛不過是個跟班,在濱海市的確說不上什麼話,但是我老大,說什麼就是什麼!”

龍騰飛盯著謝海山,低吼道,麵對暴怒的謝海山,絲毫不慫。

“還有,當初你跑到我大哥家鬨事,老大寬宏大量,但兄弟們,饒不了你!”

龍騰飛說完,利刃二十人又上前一步,迎麵而來的巨大壓力讓謝海山下意識地彆過頭去。

“你還有老大?”

謝海山先是一愣,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,腦子轟的一聲:

“葉九州!居然是他!”

謝海山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幾個字。

而一旁的阿華,也是麵如死灰,謝海山都能想到的事情,他自然也能想到。

隻是,為什麼會是葉九州?

他不過是謝家一個小小的贅婿,還是犯過花案的那種!

大哥謝海峰把這個葉九州說的一無是處,怎麼轉眼就成了龍騰飛的大哥?

“謝海山,你不會真相信你謝海峰的話吧?”

龍騰飛笑著搖搖頭,臉上滿是不屑道:

“賴好你也是省會地下圈子中的狠人,怎麼就被自家大哥當猴耍了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