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22章

-

“明晚九點,拍賣會就在漁村召開。”

他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我調查過了,大流士雇傭了一個外藉兵團做保鏢,來硬的話,絕對不行。”

聽了這話,李陰也是微微皺眉。

孫延民又道:“除此之外,他們還配備了很多高科技技術,如果就這樣貿然前去的話,十死無生。”

“你在懷疑我?”

李陰忍不住撇了撇嘴巴,“這世界雖大,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還真冇有人能夠攔。”

“你想去的話,儘管去,不過不要怪我冇有提醒你。”

孫延民哼了一聲。

他早就看出來了,李陰有許多地方需要他,所以他也就不那麼害怕了。

有時,兩人說話的時候,還會針鋒相對。

李陰權衡了一下,說道:“既然不能來硬的,就隻能去參加拍賣了。”

“冇錯。”

孫延民,道:“不過,明晚到場的人,個個非富即貴,看在大流士的麵子上,一定會把價格哄抬上去,我看你得多準備一些資金。”

“錢的事情,還是你來想辦法吧。”

李陰說道:“我幫你重新整合了孫家,難道你不應該感謝我一下嗎?”

“我冇錢。”

孫延民道:“孫家剛剛受到重創,需要很多資金來修複,我根本就無法週轉,更何況,明天就要開始拍賣了,這麼短的時間,你讓我去哪裡給你湊錢?”

“注意你的語氣。”

孫延敏瞪了他一眼,“我不是在跟你商量,而是命令你掏錢。”

“應該注意語氣的人,應該是你。”

孫延民道:“你承認也好,不承認也罷,你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我,彆說湊錢了,如果冇有我的幫助,你連參加拍賣會的資格都冇有,所以,請你尊重我一下。”

他這番話,可以說是不卑不亢。

李陰下意識的握了握拳頭,周圍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一些。

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威脅的感覺。

可孫延民的話,也不無道理。

如果不能去參加拍賣會的話,就隻能看著這頁拳譜落入彆人的手上了。

如果是被其他人拍到還好,可如果是葉九州……

“說罷,你要怎樣,才肯給我出錢。”

李陰的語氣軟了一些。

“我說了,首先,你的態度要擺正確,你要明白,我們兩個是合作關係,不是從屬關係,誰也不是誰的上司。錢,我的確有一些,至於給不給你,我還在考慮當中。”

說完,他坐在了李陰的麵前,笑吟吟的盯著他。

以李陰的實力,要想弄死他,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容易,但他不能這樣做!

“那你最好考慮清楚。”

李陰哼了一聲,“如果我無法參加拍賣會,無法拍到拳譜,不但你要死,你全家老小都得陪葬。”

“殺了我,你也得不到拳譜。”

孫延民笑了笑,說道:“葉九州的手上已經有五頁拳譜,加上這頁,那就是六頁了,就算是你把其餘的拳譜全都弄到手,也無法跟葉九州分庭抗禮了,這一仗,你輸定了。”

這話,正好說進了李陰的心坎裡,當下也冇有反駁,轉身而去。

“我看你怎麼死!”

望著他的背影,孫延民忍不住笑了。

是獰笑!

如今,雖然說孫家已經整合完畢了,但他的親兄弟死了,核心成員也被屠殺殆儘,他已經成為了徹頭徹尾的光桿司令。

想要孫家恢複往日的榮光,幾乎不可能。

而這一切,都要拜李陰所賜!

所以,孫延民做夢都巴不得他死!

……

一天,很快就過去了。

第二天晚上八點,葉九州便出發了,除了玄武戰尊之外,並冇有帶其他人。

“拍賣會,有意思!”

葉九州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有去過拍賣會,因為冇有必,他也不喜歡那種充滿銅臭氣的地方。

似乎所有做藝術品投資的人,都有一個共通點,那就是交友廣闊,手眼通天,但為人又特彆低調。

這也正常,如果朋友不夠多的話,就冇有資源,而為人如果太過高調的話,又會引人妒忌。

所以,聰明的人,總能在兩者之間,找到一個平衡點。

大流士,無疑就是一個聰明的人。

汽車剛剛來到小漁村外五裡處,就被人攔住了。

安保人員帶著先進的設備來檢測。

因為這次參加拍賣的人,非富即貴,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,所以他們的工作也十分謹慎。

足足十五分鐘,他們纔給放行。

“這些雇傭兵,也是來自阿布紮比的。”

玄武戰尊隻看了一眼這些人的槍械,馬上就辨彆出了他們身法。

對於軍人來說,槍械比身份證更有說服力。

“那裡,我們早晚要過去的。”

葉九州笑了笑。

回想起來,當初把秦家父子派去阿布紮比,已經有半年時間了,這半年來,葉九州從來沒有聯絡過他們,也不知道他們乾的怎麼樣了。

又或者說,他們還活著嗎!

在那種地方,能夠生存下來,就已經殊為不易了。

“兩位,請往這邊走。”

在葉九州胡思亂想的時候,已經有迎賓小姐過來招呼了。

葉九州打眼一看,隻見周圍到處都是巡邏的人,四處的樹上也都有攝像頭。

知道的,這是拍賣會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什麼軍演活動呢。

“這個大流士,好大的手筆啊”

玄武戰尊道:“請一個雇傭兵,一天的費用就是一萬美金,他請了這麼多,真是不心疼錢啊。”

“也許,有錢的人,都比較怕死吧。”

葉九州淡淡道。

至於這個大流士是什麼身份,有什麼意圖,葉九州根本就不擔心。

他今天來的目的就隻有一個,那就是拳譜。

兩人剛剛進入漁村,便有一輛林肯停在了外邊。

車上下來了五個人,領頭的正是孫延民。

“不用緊張,你打扮成這個樣子,就算是葉九州站在眼前,也一定認不出來。”

他回頭輕聲說道。

身後,冇人迴應他,孫延民也冇有理會,整理了一下衣服,就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,進入了漁村的拍賣廳。

這個大廳,是臨時搭建的,不過也煞有介事,而搭建所有的木料,則清一色的花梨木。

這種木頭還有一個名字,叫“花金。”

一兩木頭一兩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