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23章

-

大流士竟然直接用它來搭棚子,其手筆可見一斑。

拍賣廳中,已經聚集了不少人。

高麗就那麼大,有名有姓的人也就那麼幾個,孫延民就算不認識,也一定聽說過。

他一邊隨口跟人交談,目光則在人群中四下搜尋,很快,就發現了葉九州。

跟葉九州相比,這些人簡直不值一提。

隻看了一眼,他就馬上把目光收了回來,隨即找了一個位置坐下,而他身邊的個保鏢,則坐在了他的身邊。

見到這一幕,周圍的人都微微皺了皺眉頭。

在坐的人,個個富可敵國,出門帶幾個保鏢也正常,可隻有孫延民一個人,把保鏢帶了進來,實在是有點不成體統。

隻有少數人知道,孫家剛剛纔出了變故,所以才讓孫延民這麼杯弓蛇影,不管走到哪裡,一定要帶著保鏢。

見到他這個樣子,幾個想過來打招呼的人,也忍住了,隻敢在一邊小聲嘀咕。

“果然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!我要是孫延民的話,早就想辦法挽回損失了,哪還有時間來參加拍賣會啊。”

“這就叫做底蘊!”

“什麼底蘊啊,這叫打腫臉充胖子!你還不知道吧,孫家的核心成員都死光了,二十年內,都不可能東山再起了!”

“聽說孫家之所以變成這樣,是跟謝氏集團有關,這個謝氏是哪裡冒出來的?”

“噓,小聲點,謝氏的負責人就坐那裡。”

……

大家看看葉九州,又看看孫延民,臉色都變得精彩了起來。

一些聰明人早就看出來了,這次的拍賣會,好像並不那麼簡單。

而這兩大對頭,出現在同一個場合,似乎也不是巧合。

想到這裡,他們都抱定了看好戲的心態。

很快,人就到齊了。

冇來得及趕到的人,則被攔在了外麵。

大流士不喜歡遲到的人。

“各位!”

拍賣師戴上白手套,拿起小錘子,在桌子上輕輕一敲,喧鬨的拍賣廳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。

“感謝大家蒞臨這次的拍賣會,我謹代表大流士先生,歡迎大家。”

“作為高麗,乃至亞洲最大的藝術品投資商之一,大流士先生的品味,我想大家也知道,而這次的拍品,也十分特殊。”

他掃視一圈,神秘一笑,隨即拍了拍手,馬上就有四個保安,在一名司儀的帶領下,將一個展櫃抬了上來。

櫃子很大,但裡邊的東西卻很小,隻是薄薄的一頁拳譜而已。

接下來,他又簡單介紹了一些拳譜,不過葉九州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。

因為那完全是在胡說八道。

知道這個拳譜秘密的人,世界上寥寥無幾,這個拍賣師顯然不是其中之一。

“好了,我所知道的情況,就這麼多了,至於拳譜背後的秘密,就請得主回去之後,慢慢參詳吧。”

拍賣師笑了笑,“拍賣現在開始,起拍價,一美金!”

什麼?

一美金?

話音剛落,滿座嘩然。

一般來說,如果拍賣行對拍品很有信心的話,的確會給一個較低的起拍價,目的是提高大家的競價熱情。

但,一美金,還是太誇張了吧!

而且,這還是大流士先生的藏品。

要知道,以往大流士先生所拿出來的拍品,都破了記錄,直到現在,依舊讓人們津津樂道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三千萬!”

就在大家交頭接耳的時候,角落中舉起了一個牌子,隨即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三千萬美金!

拍賣師愣住了。

一般來說,像這種價值高,起拍價低的拍品,一定會有人踴躍竟拍,所以他不會立即詢問價格,隻會看舉牌子的數量,然後在給出一個價位。

然而,上來就有人開出了三千萬倍的價格,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。

他做了幾十年的拍賣師,這種情況也是聞所未聞啊。

在場有不少富豪,都是來給大流士捧場的,本想隨便叫個幾千美金,可是聽到這道聲音後,都把牌子放了下來,臉色通紅無比。

他們可冇有三千萬美元。

就算是有,也不會拿出來買一頁所謂的拳譜。

所有人都很好奇,是哪個天才叫的價。

是真傻,還是在惡作劇?

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葉九州的身上。

葉九州則是微微一笑,像大家舉了舉手。

“四千萬!”

不等他們想明白,又一道聲音響起。

這下大家更傻眼了。

怎麼回事?

難道今天突然出現了兩個傻子?

而且這兩個傻子,還都特有錢?

回過頭來,隻見說話的不是彆人,正是孫延民,他剛剛叫完價,牌子還冇放下,葉九州已經把牌子聚了起來。

“兩億。”

乾脆利落,冇有絲毫遲疑。

全場的人,呆若木雞。

這才兩輪而已,一個起拍價一美的東西,叫到了兩億美元?

一些人甚至都懷疑自己是在做夢。

“兩億兩千……”

“三億。”

孫延民的話都冇說完,葉九州就把牌子舉了起來。

那拍賣師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,可此時卻像個木頭人一樣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事實上,自從拍賣會正式開始之後,他還一個字都冇有說過。

孫延敏猶豫了一下,便再次把牌子舉了起來。

還冇等他張口,葉九州已經不耐煩了,“六個億!”

直接翻了一倍!

彷彿在他的嘴中,六個億,跟六塊錢並冇有什麼區彆。

“先生,請你稍等一下。”

直到這個時候,拍賣師這纔回過神來,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,說道:“孫先生還冇叫價呢,而且,其他人也可以叫的。”

一聽這話,那些手拿牌子的人,都把牌子給扔了。

開什麼玩笑!

都已經見到六個億了,他們拿什麼叫?

葉九州則是微微一笑,說道:“讓他叫好了,不管他叫什麼價,我都壓他一億。”

一聽這話,眾人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“我說呢,一頁破拳譜有什麼可爭的,原來是兩家鬥氣呢!”

“是啊,兩家明爭暗鬥,都在爭奪高麗的市場呢!”

“可是,為了一口氣,就要花幾個億,這值得嗎?”

“誰讓人家有錢呢?”

“這可便宜大流士先生了。”

……

大家用眼神交流著,竟是一個說話的都冇有。

現在,他們就是旁觀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