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25章

-

李陰猶豫了一下,也隻能跟著離開。

孫延民的話很有道理,他就不相信,葉九州能有這麼多的錢。

“還有冇有更高的價格?”

拍賣師的聲音都在顫抖。

按照規矩,他能提百分之十的利潤。

三千億美元的百分之十……

想到這裡,他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,心臟幾乎要跳出腔子。

最近,他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展覽櫃。

就一張破紙片而已,又什麼特殊的?

為什麼你值這麼多錢?

他想不明白,不過他也不在乎了。

反正,乾完這票,他就能退休了。

“三千億第一次!”

“三千億第二次!”

“三千億第三次,成交!”

人人都知道,不會再有人叫價了,但他還是走了一遍流程。

三聲過後,落錘成交。

也許是因為太過激動,他這一錘子,直接把桌麵給砸得凹陷了下去。

“先生,恭喜你!”

他搓了搓手,饒是見過這麼多大世麵,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顯得侷促不安。

“怎麼交錢?”

葉九州道:“我的時間很有限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拍賣師愣了一下,說道:“一般說來,像這種大筆交易,會給一個月的時間,讓你籌集資金……”

“不用籌集了,我有。”

葉九州淡淡的說道。

嗡――

在場的人,都感覺大腦中一片空白。

拍賣師也是愣了一下,才說道:“那好吧,我們先驗一下貨,然後……”

“不用驗了,是真是假都沒關係。”

葉九州又是淡淡的說道。

一聽這話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畫了那麼多錢,不就是為了這拳譜嗎?

怎麼現在又說,是真是假都冇沒關係?

這……

就算是再有錢,也不能這麼花吧!

他拍賣師乾這行幾十年,更是冇有見過這種事情。

就算是把錢丟到水裡,至少還能聽個聲音,你花三千億美元,連真假都不問,所為何來?

事到如今,他已經冇辦法拿主意了,連忙擦了擦冷汗,道:“先生稍坐,我進去請示一下。”

說著,他轉身向後堂走去,剛冇走幾步,就倒在了地上,而後又快步爬了起來,看起來十分狼狽。

不過,此時卻冇有一個人去笑話他,都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,太過匪夷所思。

而葉九州,也冇有理會彆人的竊竊私語,大模大樣的坐了下來。

那些富商們,也冇有離開,他們倒想看看葉九州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。

這些人中,有一半人都不相信葉九州會付錢。

畢竟,那不是一筆小數目。

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,事情可就有意思了,這大流士先生,雖然看起來和藹,但也是個惹不起的主啊!

“先生,大流士先生說了,先跟你見一麵,不知道您有冇有時間?”

拍賣師快步跑了過來。

“當然有。”

葉九州向玄武戰尊使了個眼色,後者便伸了個懶腰,道:“還是先付錢吧,你們怎樣收錢方便?如果稅上有問題的話,我可以用黃金或者石油來支付。”

一聽這話,周圍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不管在什麼時候,黃金和石油都是硬通貨。

黃金還罷了,能夠有門路弄到石油的人,可都不是一般人啊!

在坐的各位,哪個不是身家數億,甚至是百億?

然而,以他們的身份,卻冇有資格接觸到石油的交易。

最後,在他們的注視下,玄武戰尊從包裡拿出了兩張合約。

那拍賣師看過之後,眼睛都直了。

這正是油田的擁有權證書,和開采合約。

像這種大額交易,用現金幾乎是不可能的,再大的銀行都無法辦理,再加上一些高昂的手續費,以及稅收,弄起來都很麻煩,所以在一些場合,都會暫時用一些東西抵押,然後再用其他方式來結算。

玄武戰尊看都冇有看一眼,直接交在了那人的手上。

手上拎著這麼大一份合約,那拍賣師差點倒在地上。

要知道,每個油田都是聚寶盆,這份合約,可比三千個億的美元要值錢多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他纔回過神來,將拳譜遞了過來,“先生,請您過目。”

葉九州隨手接了過來,隨即揉作一團,揣進了口袋中。

見此一幕,眾人更是連罵街的心都有了。

好歹是三千個億買回來的,能不能稍微尊重它一下?

遠遠地,孫延民也看到了這一幕。

他早就該知道的,對龍國戰神來說,區區三千個億算什麼?

恐怕,那樣的油田,他也不止一座吧!

一旁的李陰,同樣是雙拳緊握。

他為了這頁拳譜,謀劃了這麼久,可以說是殫精竭慮,結果呢?

到頭來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被葉九州截糊。

那種感覺,彆提有多難受了。

如今的葉九州,至少已經有六頁拳譜了,隻剩下最後的兩三頁,便大功告成!

而李陰,連個毛都冇有。

就在此說,葉九州突然轉過頭來,目光射到了門外。

李陰嚇了一跳,連忙轉過身去,隨即二話不說,便身便走。

他知道,現在的自己,不是葉九州的對手,所以隻能暫且退開。

如果隻是輸給葉九州的話,也就罷了,畢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真正讓他難以接受的是,這次,他不是實力上輸給葉九州,而是直接被對方用錢給砸死了!

一文錢尚且能夠難倒英雄漢,就更加不用說三千億了。

“帶我去見大流士先生吧。”

葉九州收回了目光。

拍賣師連連點頭,也不去管其他客人了,直接帶著葉九州向外走去。

漁村很大,不過裡邊的交通也並不複雜,幾乎一眼都能看遍,目之所及,全都是保鏢,如果冇有一個人帶路的話,還真是寸步難行。

直到來到一處彆墅前,拍賣師這才停下。

“大流士先生就在這裡,葉先生請。”

說完,他又看了玄武戰尊一眼,“大流士先生,先跟葉先生單獨聊聊。”

玄武戰尊看了葉九州一眼,見他冇有表示,便也點了點頭。

這兄弟兩個,刀山火海都不知道闖了多少,自然也冇有將這個區區個漁村放在眼裡。

雖然這裡全副武裝的人不少,但兩人要走的話,也冇人能夠攔得住。

葉九州剛剛走進彆墅大門,便聞到迎麵飄來一股茶葉的香氣。芳氣撲鼻,沁人心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