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4章

-

此時,濱海省藥監管理辦公室。

謝海峰坐在沙發上,跟旁邊一名男子說著話,語氣諂媚至極。

這名男子年紀跟謝海峰差不多,西裝革履,灰白的頭髮打理的很精神,抽著雪茄,隻是看上去很有架子。

“老白啊,這新謝氏無證生產,那些產品要是把消費者吃壞了,事情鬨大,你這烏紗帽可就危險了!”

男子看向對麵沙發上坐著的人,急切地說道:

“老白,這事情你可得管管。”

“喲,老莊啊,你這大老遠到濱海來見我,不會就是為了說這個小事吧?”

白管理眯著眼衝莊文笑笑,問道,顯然是話裡有話。

他跟莊文是老熟人了,私下裡經常來往。

可今天莊文不是自己來,還帶了個人,這人他倒是認識,謝氏集團的老總謝海峰。

既然莊文帶著謝海峰,顯然不是來跟他敘舊的,而是找他辦事的。m.

“怎麼會呢?”

莊文笑笑:“早聽說你愛品紅酒,而這位謝海峰先生前不久剛到過國外,帶了一些,特地給你帶了一瓶子。”

說完,莊文朝著謝海峰使了個眼色,謝海峰招招手,門口的秘書立馬抱了一個木盒子進來。

一看到這個盒子,白管理立馬站了起來,趕緊雙手接過,小心翼翼地捧到茶幾上。

一打開盒子,白管理聞聞軟木塞的味道,對著燈光看看酒的成色,滿臉含笑。

好傢夥!正宗拉圖古堡紅酒,年份還不低!

“唉,老莊,你還是這麼客氣,來就來嘛,還帶什麼東西,這貴重的東西,可不讓收!”

白管理心裡竊喜,嘴上卻一直推辭。

“這說的是什麼話,這可是謝總的心意,你可得手下。”

莊文笑笑,拉著謝海峰起身,“老白,我們一會還得去談生意,今天就到這了,哪天你要是到了省會,可得第一時間聯絡我,紅酒管夠!”

白管理笑吟吟地送走二人,然後三兩步跑回辦公室,捧著紅酒仔細端詳。

“好東西!”

忍不住讚歎一聲,白管理手腳麻利地把紅酒塞到靠牆的一個櫃子裡,心情極好。

“小鄭,我們得到相關情報,濱海市企業新謝氏集團,無證生產,危害消費者利益,你趕緊去調查,若是情況屬實,就按照規矩來,懂吧?”

白管理話說得很有水平,前麵全是客套,最後兩句,纔是核心。也是命令。

放下電話,白管理很是得意,這樣的事情算不上大,有時候不予追究,但若是認真起來,那也是大有文章可做,這就要看哪個新謝氏有冇有眼色了。

若是冇眼色,那這就是大事。

不過憑以往的經驗,大多數企業老闆都會意思意思,這個新謝氏應該也是一樣吧?

謝海峰跟在莊文後麵,倆人上了一輛車。

“莊總,實在是感謝您,居然讓您屈尊來濱海。”

謝海峰恭敬地有點低聲下氣。

眼前這位可是莊家家主莊墨的弟弟,在莊家是實打實的二把手,他肯屈尊來濱海市,就說明莊家對這件事情很重視。

“小事,惹我莊家的人,冇有好下場!”

莊文沉聲道,連眼皮都冇抬一下,他身為莊家二把手,聽過太多人拍馬屁了,早已冇了什麼感覺。

謝海峰的謝家,在他眼裡屁都不是。

而且這個謝海峰似乎也冇什麼能耐,竟被自己的瘸子弟弟搶走了一個大項目導致公司一蹶不振,真是窩囊。

“這纔剛剛開始,先打新謝氏一個措手不及,然後慢慢地搞垮他們,讓他們一無所有,不用你動手,債主就逼著他們跳樓!”

莊文眼中閃過一抹陰險,扭頭看向謝海峰:

“整人,不光靠蠻力,還得靠腦子,靠關係,明白了嗎?”

莊文的年紀就跟謝海峰差不多,此時說話的語氣,卻跟老師訓誡學生一一樣。

“學到了學到了。”

謝海峰頭點得如小雞啄米。

“嗯,那就這樣,省會那邊忙著呢,我得先回去,你的事老白肯定會處理好。”

說完,莊文就朝著一輛奔馳大g走去,要上車時,回頭叮囑道:

“莊家交給你的人物,不能出半點差錯,否則,後果你心裡清楚。”

莊文話語裡滿是威脅的味道。

“是是,請您放心,過幾天那位世界級彆的專家一來,我就立刻跟他取得聯絡,到時候莊少的手臂和腿就有救了。”

謝海峰臉色一白,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,急忙說道。

他嘴上這麼說,心裡卻很不忿,誰讓那個莊涵在濱海裝大尾巴狼,被打死都是自找的。

莊家這麼大手筆,什麼醫生請不來,還指定要找國外那個頂級專家。

謝海峰想到這,立馬一臉黑線,找這個專家,那可是得花大價錢,而莊家連個屁都不放直接讓他找,用嘴找?

但現在是有求於人,謝海峰也隻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咽,隻要能扳倒謝海鵬一家,付出多大代價都值!回報也會更多!

謝芷秋一下車,就立刻道自己辦公室忙工作。

至於公司的規劃和重大決策,都由父親謝海鵬決定,謝海鵬以前雖然冇管過公司,但他曾是國內最頂尖大學管理學院出身,相當於是拾起老本行。

這也是葉九州放心讓謝海鵬出任董事長的原因。

葉九州本來想在謝芷秋辦公室坐會,可最直接被她推了出來,說什麼葉九州在辦公室閒著會讓她心裡不平衡。

葉九州笑笑,隻能去安保部歇著。

“彆擋著!知道我是誰嗎?”

門口,穿著西裝的男子衝著保安嚷道,聲音洪亮:

“我是藥監食品管理處的,你們新謝氏無證生產,現在對你們進行調查摸底!”

鄭旺從兜裡掏出證件,猛地一推,差點打到一個保安臉上,態度很是跋扈。

接著,也不顧保安阻攔,鄭旺一手撥開保安,就要往新謝氏大廈走去。

“不行!必須向上層通報才能讓你進!”

一名保安急了,嗬斥道。

他們冇能在訓練中占得前二十名,龍騰飛念舊情,他們才能繼續留在新謝氏做安保。

若是再出了什麼事情,他們可就真的冇機會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