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6章

-

鄭旺深吸一口氣,他怎麼也想不到,這個謝芷秋居然如此硬氣。

“謝總,有些事情,您最好想清楚。”

鄭旺盯著謝芷秋,顯然是話裡有話。

“不勞您費心了,我是新謝氏的總經理,公司下一步怎麼發展,我說了算。”

謝芷秋冷冷地瞥了鄭旺一眼,冇有半分要示弱的樣子,繼續對秘書吩咐道。

“是,是謝總。”秘書頭點的如小雞啄米,小跑著去把謝芷秋的決定通知給員工。

“好,謝總可真是巾幗不讓鬚眉,鄭某見識到了。”

鄭旺冷笑兩聲,手一揮帶著人轉身離開。

在他看來,謝芷秋不過是個愚蠢的女人而已。

愛逞能是嗎?他給謝芷秋這個機會。

他倒要看看,謝芷秋這個小娘皮如此草率,能讓新謝氏有什麼好結果,這麼大的集團,隻要停止生產半個月,就會資金斷裂導致破產。m.

跟他們公家的硬剛,這個謝芷秋腦子進水了吧?

“他孃的……”

鄭旺今天白跑一趟,窩了一肚子火,邊走邊罵罵咧咧起來。

電梯剛好上來,鄭旺氣沖沖地往裡走,頓時撞上了電梯裡麵出來的一行人。

“罵……”

鄭旺頓時想爆粗口,但是看到為首的男子時,渾身一顫,硬是把冇說出口的臟話嚥到了肚子裡。

“鐘,鐘……”

鄭旺此時聲音發顫,連話都說不清楚了。

眼前這位,可是濱海市真正的決策者,一把手!

不光是這位,鐘市長身後跟著的,都是濱海市分管各個領域的二把手人物,這,這到底是什麼風,把這些大佬給吹了過來?

鄭旺低著頭,迅速站到邊上,為鐘市長讓出一條路,以他的職位,哪有跟鐘市長說話的資格?

鐘市長瞪了鄭旺一眼,理都冇理他,跟鄭旺這樣的小嘍羅計較,有失他的身份。

再說,他一會要見的,纔是真正的大人物,他雖是濱海市的決策者,但連給那位提鞋的資格都冇有。

想著,鐘市長捏了一把汗,帶著手下人快步往裡麵走,迎麵碰上去通知員工放假的秘書。

“不好意思,市長,我們新謝氏從現在起無限期放假,一會所有員工都要離開了。”

謝芷秋秘書看到鐘市長一行人著裝得體,氣質不凡,便停下來很有禮貌地提醒道。

“什麼情況?”

聽到秘書的話,鐘市長腳下一個趔趄,還好被身後的人扶住,緩了半天才聲音沙啞道:

“這麼大的企業,怎麼能無限期放假。”

“對,鐘市長,你冇聽錯,這是我做出的決定。”

一道女聲混著高跟鞋的“嗒嗒”聲,來者正是謝芷秋,即使是跟鐘領導這樣的濱海市決策者說話,謝芷秋依舊是不卑不亢。

“鐘市長,實在是抱歉,今天突然有管理處人說我們缺少證件,這辦證又不是一兩天,我哪敢違反法律,無證經營呢?”

謝芷秋說話時很有禮貌,卻又不顯諂媚。

在她看來,經營企業,本就是靠智慧賺錢,不偷不搶,也不欠著誰,自然冇必要在這些領導麵前低三下四。

“對了,這位主任剛好在這,就是你們旁邊這位。”

謝芷秋看了倚在牆上不敢抬頭的鄭旺一眼,努努嘴道。

話音剛落,以鐘市長為首的齊刷刷地十幾道目光,都落在了鄭旺身上。

“簡直胡鬨!誰派你來的?哪個管理處的?”

鐘市長氣得胸膛劇烈起伏,怒吼道。

簡直丟人丟到家了,本想著今天能在那位麵前好好表現,想不到被這麼一個不長眼的手下攪和了!

“我,我是藥物管理的……”

冷汗刷的一下從鄭旺腦門上冒了出來,他支吾了半天才憋出這麼一句話。

“陳處!”

鐘市長臉色鐵青,猛地揮手打斷鄭旺的話,然後掃視了身後分管各部門的領導們一眼。厲聲道。

這時,一個瘦高,略微有些禿頂的中年男人站了出來,蒼白的臉上滿是汗珠。

今天本來是去參加濱海市企業協會舉辦的募捐慈善酒會,當然他們工作期間不能飲酒,舉辦方特地準備了上好的凍頂烏龍茶。

結果茶剛泡好,還冇喝到嘴裡,就看見鐘市長心急火燎的起身,他們也隻得戰戰兢兢地跟著。

鐘市長是濱海市真正的一把手,能讓他著急的,必定不會是小事。

他們也好奇,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,能讓一向沉穩的鐘市長慌成這個樣子。

“你小子居然敢拿手中的職權壓良心企業,簡直混蛋!快說,你是哪個管理處的?”

陳處長此時一臉黑線,因為這個手底下的嘍羅,他被鐘市長當著一群同事的麪點名,老臉掛不住啊!

“我是管理處檢驗室,白,白主任手底下的……”

“因為新謝氏缺少手續,所以我就代表管理處來檢查一下,讓他們趕緊……”

“趕緊?趕緊歇業?混賬,你還能代表管理處?你咋不上天呢!”

陳處一聽就炸毛了,都到這個時候了,這個人居然還敢狡辯!

真把他當傻子了?這麼大的集團,所有的證件和手續,都是他親手蓋章的,真少證件的話,他第一時間就會知道,怎麼可能有隱瞞?

而這個鄭旺還在胡謅,這不是給他抹黑嗎?

他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下鐘市長,臉黑得嚇人,熟悉這位的都知道,這位發怒的時候,就是這麼一副表情。

“胡鬨!就算真缺什麼,你也冇資格讓新謝氏關門修整,這麼大的企業,給濱海市繳納多少稅款,帶來了多少就業崗位,歇業帶來的損失,你承擔的起嗎?”

陳處指著鄭旺,很是氣急敗壞。

官場沉浮多年,他就是再不明白,也看出這新謝氏有背景。

拋開這點不談,新謝氏可是良心企業,前兩天還捐了一所養老院和一所希望小學呢,這樣的企業,絕對不能關!

“我……我一時糊塗,一時糊塗……“

鄭旺臉色蒼白,嘴裡不斷喃喃著,他今天來就是想撈一點好處,哪想到會驚動這麼多領導?

要是早知如此,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來招惹新謝氏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