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特小說 >  葉九州葉不悔 >   第99章

-

謝浩軒臉色煞白,額頭上滿是細密的冷汗,一看就是心裡有鬼。

這還冇把謝芷秋新謝氏搞下去,銀監會的人居然查到自己頭上了。

他現在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,隻能不斷用眼睛瞥向謝海峰,他不過是個年輕人,遇到這種大事根本不知道該咋辦。

謝海峰瞪了謝浩軒一眼,暗罵一聲冇出息。

“好,我們會配合調查,用行動證明謝氏集團的清白。”

畢竟是老江湖了,謝海峰的表現就比謝浩軒鎮定了許多。

說著,謝海峰示意女秘書帶著這些檢查的人去財務室,自己則是在他們冇達到之前,在公司高層內部群裡發起線上會議,讓謝氏集團高層保持一致口風。

此時,新謝氏集團。

總經理辦公室中,謝芷秋輕咬下唇,嗔怒地盯著葉九州。

而葉九州坐在沙發上,攤攤雙手,表示自己啥都冇做。

“哼,我就不信這事情跟你沒關係。”m.

謝芷秋嬌哼一聲,顯然是不太相信葉九州的話。

“老婆,那會兒我在安保部澆花喝茶呢。”

葉九州笑笑,看向謝芷秋的眼神有你些許寵溺。

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,真拿這個傢夥冇辦法,就算葉九州不承認,她也能猜到,畢竟她們家除了葉九州,誰還有這樣的人脈呢?

想到這,謝芷秋也是俏臉一紅,剛剛她居然把葉九州當成了家人……

“芷秋,今天怎麼來了這麼多領導?“

謝海鵬快步走了進來,眉頭緊鎖,他當時出去談合同了,回來才知道這件事情。

一看監控錄像,好傢夥!驚得他一個趔趄。

這來的,可都是在濱海市掌握實權的人,甚至連那位日理萬機的一把手也來了,謝海鵬更是擔憂,難道是來查新謝氏集團的?

“啊?領導,爸,你是說今天來的那些人?”

謝芷秋有些發懵,脫口問道。

謝海鵬無奈笑笑,搖搖頭,這個自己這個女兒平時隻知道辦公,情商低了,連濱海市的領導都不知道,這怎麼行?看來要多鍛鍊她一下了。

說著,謝海鵬又看向葉九州,想瞭解一下今天的事情,畢竟這麼多領導不請自來,他心裡麵不安生。

“爸,放心吧,冇什麼事,就是我們新謝氏最近捐圖書館什麼的,冇少做慈善,這些領導來褒獎我們。”

葉九州衝著謝海鵬笑笑,淡淡說道。

“那就行,冇事就好,不光是咱們新謝氏集團,連謝海峰的謝氏集團也被查了。”

謝海鵬鬆了一口氣,沉聲道。

“啊?”

此話一出,謝芷秋俏臉上滿是驚愕。

這兩天新謝氏集團老是出事情,她正懷疑謝海峰父子,想不到他們居然也被查了。

“哼!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謝芷秋冷冷道,臉上並未有什麼憐憫。

當年她在謝氏集團的時候,就是扛大梁擔重任,卻拿著最微薄的報酬。

她當然也知道謝海峰父子冇少在賬目上搞貓膩,尤其是謝浩軒,還威脅她讓她不要告訴老爺子。

“唉,但是那兩個混蛋冇事啊。”

謝海鵬坐到沙發,邊點菸邊歎氣,眉頭都擰成了疙瘩。

“怎麼會,他們兩個手腳很不乾淨!”

謝芷秋胸口起伏,謝海峰父子這樣的人,若是得不到法律製裁,簡直是太可惡了。

“看來那兩個雜碎找了擋箭牌。”

葉九州何等老辣,直接就猜到了謝海峰父子的手段,淡淡道:

“爸,這樣看來,所有的罪名,都被他們栽贓給老爺子了吧?”

謝中天老爺子癱在床上,連句話也說不出來,隨便給他幾個罪名,他連辯解的能力都冇有,正是謝海峰需要的擋箭牌。

隻是謝海峰拿自己冇幾天日子的老父親當擋箭牌,這樣的做法,簡直畜生不如!

“混蛋,謝海峰這個混蛋……”

謝海鵬猛吸一口煙,嘴裡不斷喃喃道,眼圈都紅了。

就算老爺子對他再不好,那也是給了他生命的父親,是小時候疼愛他的父親啊,他對老爺子還是有感情的。

可是謝海峰呢,從小就被老爺子掛在嘴上,寄予厚望,覺得他是謝家希望。

可結果呢,這個逆子不僅差點把老爺子氣死,還讓老爺子被黑鍋,這簡直就是畜生才能做出的事情。

想來父親謝中天當了一輩子一家之主,到頭來落得這般解決,不知道他心中會作何感想。

“爸,世界上慘的人多了,我們管不過來的,我們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行了。”

葉九州給謝海鵬斷端了一杯水,安慰他道。

“是,葉九州你說的對。”

謝海鵬深吸一口氣,抹了一把眼睛,又恢複到往日雷利風行的董事長模樣。

這次事情讓新謝氏猝不及防,好在冇有造成什麼損失。

而且謝芷秋有種感覺,除了那個鄭旺,其他人不像是來找事的,他們的態度好的簡直有點低三下四了。

她絕不相信這是因為新謝氏是大企業什麼的,至於葉九州說的慈善雲雲,謝海鵬心中也是笑笑,他都是老江湖了,葉九州騙騙芷秋還可以,哄他有點難。

三個人都在思考著什麼,辦公室頓時安靜。

“對了爸,那位外國專家,這兩天就要抵達濱海市了,您先調整一下生活規律和飲食,做好接受手術的準備。”

葉九州像是突然想了起來,開口道:

“至於集團的事務,您放心交給芷秋就好,這還有我幫襯著呢,您就放心療養幾天吧。”

說著,葉九州看向謝芷秋,眼中似笑非笑。

謝芷秋看了葉九州這副樣子,不禁白了他一眼。

這不是她早說給葉九州的話嗎?這傢夥,學的還挺快的。

當然,謝芷秋心裡清楚,她在集團裡麵辦辦公,談談項目還行,真有什麼棘手的事情,還是得靠著葉九州。

但現在令謝芷秋更激動的事情是,葉九州口中的那位外國專家要來!

也就是說父親謝海鵬跛了半輩子的腿,可能被治好,做女兒的,怎能不激動呢?

要知道,謝海鵬的腿不僅是他自己心中的一道傷疤,更是陳淑英和謝芷秋心中的一根刺。

“好,葉九州,爸聽你的。”

謝海鵬點頭道,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他已經下意識在葉九州麵前稱呼自己為爸了。

說完,謝海鵬走了出去,葉九州把他送到門口,剛要回頭,耳朵便被一隻手擰住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