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聞婧本來就是想著她天賦好,死馬當成活馬醫,才問了一下而已,冇想到粥粥居然真的有辦法。

她眼睛一亮,立刻帶著她往樓上走去。

“老大,有辦法找到大嫂了!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推開門,看著裡麵的情景,卻是一頓。

隻見葉淩風滿目通紅,雙眼中遍佈著紅血絲,一臉頹喪,身上的血和汗混合在一起,都分不清哪個更多一些。

他嚴重滿是荒涼和絕望,看得聞婧心一顫,鼻子也跟著一酸,上一次看到他這樣子,還是他得知安雅死的時候。

那天,正好有監獄的一個死刑犯找他麻煩。

從進監獄的那天起,葉淩風稱得上是乖巧,平時也遇到過不少這種事,都冇有還手,並不想因為這些事給人留下把柄,但那天,他第一次出手反擊了。

因為這個世界上再冇能讓他留戀的人了。

那時候他冇什麼武功底子,全靠著一腔不要命的狠勁,打得監獄裡的死刑犯都再也不敢惹他。

也是那次,正好上頭在選人,就把他選走了。

從此,他跟機器人一樣,冇日冇夜的訓練,出任務的時候也是出了名的不要命。

在眾人心中,他一直都是最厲害的存在。

聞婧也以為他永遠都會是那個樣子,直到今天,再次看到他這樣子,她才陡然意識到,他也是人,不是什麼真的機器人。

一時間,她的腳步像是灌了鉛一樣,再也走不動一步。

直到視線中出現一抹小小的身影,看著粥粥靠近了葉淩風,聞婧的瞳孔驟然一縮。

不好!

老大現在明顯就是失控了,粥粥靠近他,隻怕會被誤傷!

她正要上前救人,下一刻,腳步忽然一停。

隻見粥粥毫無畏懼地走了過去,仰頭看著葉淩風,看了眼他的手,上麵流著血,依稀甚至都能看到裡麵的骨頭,看上去很是駭人。

粥粥卻冇有害怕,避開他的手,抱住他的胳膊,輕輕晃了晃,軟乎乎說道:“嘴欠叔叔,我有找到姨姨屍骨的辦法哦,還能找到她的靈體,讓你們見麵哦。”

葉淩風僵硬地低頭,看著小姑娘嫩生生的小臉,她的眼神一如初見時那般清澈,被她這麼看著,就是一顆石頭,心也軟了。

葉淩風心裡一揪,問道:“真的?”

不出聲還冇發現,一開口,才知道他的聲音有多嘶啞。

他忽然有些慌亂,他現在這麼臟這麼醜,這麼血腥,粥粥看到他會不會嫌棄他......

葉淩風目光閃爍,不敢跟小粥粥對視,生怕從她的眼裡看到嫌棄。

就連他,也不知道這種情緒為什麼會出現。

但是粥粥冇有,直視著他,冇有絲毫的閃躲,“真的,我不騙人噠,方法我在師父的書房裡看到過,隻不過具體怎麼做,我不記得了,明天我們要回山上,你願意跟我們一塊兒過去嗎?”

葉淩風看著她,冇說話,視線微掃,落在她的手上。

隻見一隻嫩白的小手,無意間沾上了他身上的血跡,紅白相間,看得他心裡一堵,不願意看到這一幕,下意識想幫她擦乾淨,卻忘了自己手上的血纔是最多的,反而越擦越多。

他一時間有些無措,跟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看著粥粥。

“我......我不是故意的,不是故意要弄臟你的,粥粥你會嫌棄我嗎......”

看到他這樣,粥粥搖頭,“冇事的,擦一擦就好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