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......”顧晚風淚流滿麵。

這麼小就賭博真的好嗎?

還說的那麼婉轉!

他看也不用去做什麼親子鑒定了,這娃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九是他家少爺的種!

想到這極有可能是他們家的小少爺,他蹲下身,單膝點地,半跪在唐小次麵前,視線與唐小次的視線平齊:“小少爺,您想賭什麼?”

唐小次說:“賭誰贏誰輸呀!”

“哦哦......”

顧晚風剛想說,他賭他們家少爺贏,就聽唐小次繼續說:“我賭我媽媽輸。”

顧晚風:“......”

他肯定是最近晚上睡的太晚,耳朵不好,幻聽了。

他說:“哦,小少爺是賭你們媽媽贏是吧?”

唐小次忽閃眼睛:“不是呀,我是賭帥叔叔贏,我媽媽輸!”

“......”顧晚風一言難儘的看著他,艱難的啟齒:“我能問問為什麼嗎?”

他不是最喜歡看他媽媽打人嗎?

而且,他媽媽確實很厲害,一招就把他們家除了他們少爺之外武力值最高的秋雨哥給秒殺了。

當然,秋雨哥可能冇防備,另外知道唐夜溪極有可能是他們家小主子的親生母親,留手了。

可唐夜溪確實很能打,一招他們就看出來了。

既然唐夜溪那麼能打,為什麼小傢夥兒要賭他媽媽輸呢?

唐小次眯著眼睛笑,小腦袋湊到顧晚風耳邊,小小聲的說:“......我不告訴你哦!”

“......”顧晚風再次淚流滿麵。

不告訴他,還離他耳朵那麼近乾嘛?

這麼調戲他真的好嗎?

看著小傢夥兒萌噠噠的小模樣,顧時暮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種很奇異的感覺。

他對女人冇什麼興趣,他也不喜歡孩子。

可是非常奇異的,對這一對雙胞胎,他有種非常奇妙的親近感。

尤其是看到那個矮了哥哥半頭的小傢夥兒,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笑眯眯的小模樣時,他的心臟格外的柔軟。

有種莫名奇妙的想要摸摸他、抱抱他、寵愛他的感覺。

他也在唐小次麵前蹲下身,輕笑著問:“我能問下賭注嗎?”

“可以呀,”唐小次指了指顧晚風的腦袋:“賭他十根頭髮!”

顧晚風:“......”

所以,這位小少爺這是要替他哥哥報拔頭髮之仇吧?

顧時暮莞爾,笑看了顧晚風一眼:“可以。”

顧晚風:“......”

他還能說什麼。

他點頭,“好的,小少爺,聽您的。”

唐小次忽閃眼睛,“你賭我媽媽贏對不對?”

顧晚風:“......對!”

他們家少爺的心已經偏到南極去了,他能說不對嗎?

“好噠!”唐小次開心了,歡喜的笑著,噠噠噠的跑回了他哥哥的身邊:“哥哥,你等著我幫你報仇哦!我拔頭髮可疼可疼了!”

顧時暮忍俊不禁:“你就這麼確定,我會贏?”

唐小次衝他做鬼臉,“我不告訴你!”

顧時暮輕笑,“沒關係,我很快就可以知道結果了。”

誰贏誰輸,打過就知道了!

他看向唐夜溪,“唐小姐,你選地方,還是我選地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