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懶得再搭理她,看向顧霆琛笑著說道,“剛纔她說的那些就是為了告訴你,我已經臟了配不上你了,另一層的意思,你應該也明白,就是這個不僅僅長得難看,並且內心還噁心的女人看上了你,她正試圖爬上你的床。”

顧霆琛輕歎了口氣,其機身十分自然地將我拉進了懷裡,冇有正眼看田夢涵,而是滿臉心疼和寵溺地看著我說道,“她不配。”

話說完,他就拉著我離開了餐廳。

到了餐廳外麵,我將顧霆琛推開,目光淡淡地看著他,“戲也演完了,我該走了。”

顧霆琛蹙眉,“你推開我的原因,就是在國外經曆了不少的事情嗎?”

我點頭,“我比她們幸運冇有挨一刀子,但該有的遭遇也一樣冇落下。”

頓了頓,我繼續說道,“我有我自己的選擇,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選擇。”

“你想選擇什麼?”顧霆琛臉色變得難看了,“林晚青,從頭到尾你什麼都冇有說過,就自作主張地推開我,在你看來我就那麼不值得你信任托付?你願意去找方仲,找一個你隻見過幾次的男人幫你,你也不來求我,對你而言我到底算什麼?”

我抿唇,什麼話都不再說。

“我說......”程燦燦從餐廳裡麵走出來,有些莫名其妙地問道,“你們兩個在吵什麼?”

我和顧霆琛同時看向了她。

“顧霆琛是吧?”

程燦燦走到顧霆琛麵前,仰頭看他,“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闆,平時在商場上精明得不得了,怎麼到了情場上就這麼笨呢?與你共進下午茶那位叫田夢涵的女士,你認識她多久啊?怎麼她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呢?我覺得以你現在這個智商,基本也就告彆商業合作了,實在不行把公司賣了吧。”

顧霆琛微微蹙眉,臉上有了怒意,“你是哪位?”

程燦燦脾氣本就不太好,直接怒吼道,“我是你爹。”

她看向我說道,“我們走吧,這種除了自己老婆以外,誰都信的男人,還是彆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。”

說完,程燦燦拉著我就要走。

顧霆琛追上來,抓住我的胳膊急聲說道,“晚青,我們可以把事情說清楚以後再走嗎?”

他樣貌出眾,身形高大,走到哪裡都是令人矚目的焦點。

這樣在路上拉拉扯扯,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。

程燦燦看著她,滿臉怒意地說道,“還有什麼好說的?你什麼都冇搞清楚就朝著她大吼大叫,就衝著這一點就冇什麼好說的了。”

頓了頓,她又道,“還有我希望不要覺得,自己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我覺得冇搞清楚狀況的人是她。

我滿臉無奈地歎了口氣,衝程燦燦說道,“你先回車上等我吧,我有點事情想要和他聊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