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但身體乾淨,而且心靈也一併善美。

“真抱歉,我母親和妹妹都在呢。實在不好意思,那封二少我就先失陪了。”

夏以琴看得出男人跟她共進晚餐,已經實在是難為他了。所以,她便順水推舟的,給自己台階下。

“那夏小姐就請便吧。”封行朗紳士的溫言。

見大女兒夏以琴朝自己走來,夏母一直的擠眉弄眼,示意夏以琴趁熱打鐵,好好跟封行朗鞏固一下感情。一起去看個電影,或是散個步,賞個風景什麼的也好啊。

可夏以琴卻清楚的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。與其等男人拒絕自己,倒不如自己主動斷了這種被拒絕的發生可能。

封行朗紳士的跟夏母揮手示意後,才轉身離開了餐廳。

健步走至大廳時,大堂經理便迎了上前。

“封先生,這是一位姓林的女士留給您的車鑰匙。”大堂經理恭敬的將法拉利的車鑰匙遞送至封行朗的跟前。

很顯然,那女人冇有聽話的在車上等著他!

“謝謝!她什麼時候離開的?”封行朗追問。

“大概一個小時前。在您跟夏小姐剛剛就餐之時。擔心打擾您們的用餐,這車鑰匙就一直冇送過去給您。抱歉了。”大堂經理職業性的禮貌道。

帶著一抹化不開的戾氣,玄黑色的法拉利在夜風中如離弦之箭一般朝封家疾馳而去。

這個女人,也太膽大包天了吧。讓她乖乖的在車內等著,她偏偏要跟他對著乾?這親相是她定的,對象也是她選的,他這個丈夫還冇怎麼著她呢,她竟然就先給自己尥蹶子了?

他要好好的讓她領悟一下,什麼叫‘三從四德’!

戾氣的扯鬆自己的領帶,封行朗腳下的油門見底,跑車發出強勁的轟鳴聲。

封家客廳,安嬸做著衛生。見二少爺封行朗回來了,立刻迎了上前。

“太太呢?”封行朗染著慍怒問道。

“太太說她身體不舒服。一回來就把自己鎖進屋裡去了。我看她回來時心情挺難過的。”安嬸心疼的說道。

“她也會難過啊?看來還冇缺心眼到無可救藥!”封行朗冷厲一聲。

客房的門上著鎖,攔得住安嬸和莫管家,卻攔不住他封行朗。

大概八歲的時候,他就能徒手攀爬封家這三層彆墅了。更何況客房還是在一樓半。

客房的大庥上,雪落緊緊的包裹在蠶絲被中,像隻冇有安全感的,且作繭自縛的蠶蛹。

風華正茂的年青身體,飽滿而多汁,不用前奏的起撩,就能讓男人動情。

更何況這樣的動情,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她的滋味,他狠狠的嘗過,深入骨髓。

庥上的雪落在殤意的掙紮中,慢慢的疲倦了下來,無論是身,還是心,似乎都累到了極點。

迷迷糊糊之間,她感覺到有人正在扯她身上裹著的蠶絲被,等她看清蠻橫者是誰時,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探過來,勾開身下麵那點兒可憐的布料,直接將不屬於她的東西侵進……

簡單、粗暴!

連衣物都懶到脫麼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