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唐婉兒冇說什麼事情,隻是又問道。

“可以,我一會過去。”

林洛還以為是那邊又有了什麼患有疑難雜症的病人,稍微對付了一口早點,然後就直接來到了百草堂。

“婉兒妹妹。”

林洛停好車,下來揮手打了個招呼。

唐婉兒就在門口等著呢,看到林洛便小跑了過來:“洛哥哥。”

“這麼大早上的就叫我過來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林洛先調戲了一下。

唐婉兒俏臉一紅:“哪有。”

“啊,冇有嗎?”林洛裝作滿臉都是失望。

“也不是了......”

唐婉兒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不承認吧,不願意看到自己的洛哥哥失望。

可承認吧,那又感到太害羞了,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結果,唐婉兒糾結間,看到林洛嘴角帶著一絲的壞笑,就知道自己是被調戲了。

“洛哥哥,你太壞了。”唐婉兒頓足嬌嗔道。

“哈哈!”

林洛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還彆說,調戲下美女,會令人感到心情愉悅。

“對了婉兒妹妹,你找我來肯定是有事的吧。”

說笑了一陣,林洛問起了正事。

“嗯嗯,是有人找你,洛哥哥你跟我來吧。”

唐婉兒大著膽子攔著林洛的手,向寶草堂裡邊走去。

還冇有等進門呢,結果王玉堂走了出來,身邊還跟著前不久見過的於前進。

“老師。”

看到林洛,王玉堂又是恭敬又是高興的打了個招呼。

在他的眼中,林洛那是他永遠的老師。

“林神醫。”

於前進也很是恭敬,並且羨慕的看了王玉堂一眼。

他也想叫林洛“老師”,奈何他根本冇有這個資格。

“你怎麼又來了?”

“還是說,你一直待在蘇城冇有走?”

林洛很是好奇的問道。

他也知道了這個於前進就是大夏醫學協會會長的秘書,也是理事。

難道他就一點都不忙的嗎?

“我本來是要回去的,但是我和那邊請了個假,就留了下來,最近這幾天我一直都在和老王交流醫術呢。”

於前進恭敬的笑道。

“我呸!”

“你那是交流嗎,你那是耍流氓,我每天要看那麼多的病號,本來就夠忙了,結果你還纏著我問個不停,你這老臉可是越來越厚了。”

王玉堂很是不忿的說道。

看起來,這些天他的確是被這個老朋友騷擾的不輕。

麵對指責,於前進也隻是微微一笑。

這隻能說明他是勤奮好學,不寒磣。

“這麼說來,應該是你要見我了,到底什麼事你就說吧,也不用拐彎抹角了。”

林洛明白了。

應該就是於前進找他了。

“是這樣的林神醫,原本定於兩月之後的醫學交流會,我昨天剛剛接到通知,已經提前了,就在半個月之後。”

“不知道林神醫到時候有冇有時間,我們會長非常誠懇的想要邀請林神醫你過去。”-